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向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所长

中国对联合国经费分摊坚持量力而行

2015-11-02

日经中文网近期报道,2016至2018年的联合国会费正在拟议调整中,日本的分摊比例将下降为个位数的9.68%,仍居仅次于美国的第二位;而中国则将从目前的5.15%大幅上升至7.92%,并从第六位上升至第三位。

UN-flags.jpg
 

针对这一尚未最终确定且颇具争议的重大调整,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近日专门就联合国经费分摊比额议题发言,既未照单全收,也未简单否定,而是进行了有理、有利、有节的阐述,彰显中国“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形象。

对近来再度被热议乃至被炒作的联合国会费调整问题,中国坚持如下主张:

其一,应继续按照支付能力原则分摊经常预算。各国应根据联大确定的支付能力原则分摊预算,并及时、足额、无条件缴纳。衡量支付能力要充分考虑各国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不能只看到一些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势头好的一面,夸大其实际支付能力,忽视其人均收入与发达国家的巨大差别,要继续坚持“低人均收入宽减”。

其二,应确定公正合理的维和预算分摊比额。各方应根据联大决议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集体责任,其中,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承担超出经常预算比额的特殊责任,发达国家承担较多摊款,欠发达国家承担较少摊款,发展中国家应继续享受必要的宽减。

其三,应采取相对稳定的比额计算方法。现行会费和维和摊款比额计算公式虽然并不完美,但平衡考虑了各方关切,也是会员国长期艰苦谈判形成的共识,并被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应继续沿用。

其四,应以互商互谅、协商一致的伙伴精神开展讨论。讨论过程要体现开放、包容、民主、透明,充分照顾各方关切,避免预算问题政治化,避免对任何一方的歧视性做法。会员国之间要相互尊重,耐心协商,相向而行,共同寻求各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其实,即使根据当前以支付能力为基础制定的现行计算方法,中国2016-2018年的联合国经常预算和维和预算分摊比额也将大幅度增加。中国经济总量虽大,但人均水平低,属于不折不扣的发展中国家。中方反对任何在经常预算比额方面把中国同其他发展中国家区别对待的做法,不会接受超出中国支付能力的计算方法。而只要计算方法公平、公正、合理,中国愿承担应尽的财政义务,并在维和摊款方面继续担负起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特殊责任。

国际社会需全面与客观看待中国的综合国力。一方面,改革开放使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13亿多人摆脱了物质短缺,总体达到小康水平;但另一方面中国仍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仅相当于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二、美国的七分之一,排在世界80位左右。中国城乡有7000多万低保人口,还有8500多万残疾人。此外,世界银行近期大幅上调了贫困线标准,中国还将因此而新增大量贫困人口。

尽管还只是发展中国家,但中国同时又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对支持其他发展中国家发展以及联合国维和行动尽力而为、慷慨解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不久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时,宣布了一系列新的重要举措,包括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设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免除对有关最不发达国家、内陆发展中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5年底到期未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未来五年为发展中国家在减贫、农业合作、促贸、生态保护和应对气候变化、医疗设施、教育培训等方面提供“6个100”项目支持等。中国政府将认真落实上述举措,并在“南南合作”框架下继续建设性参与国际发展合作。

综上所述,对联合国经费分摊中国既不会打肿脸充胖子,更不会当冤大头,而是实事求是,量力而行,自主承担力所能及的大国责任,包括一分为二:对会费分摊强调自身人均收入并不高的实际国情,抵制被捧杀;对维和经费承担起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特殊责任。可以说,中国对待国际责任既坚持原则,不脱离实际即自身的发展中国家身份,又具有灵活性,与时俱进。与中国的务实坦荡形成反差的倒是另外两个国家:日本一再对其联合国会费缴纳第二多的所谓国际贡献津津乐道、沾沾自喜,乃至患得患失,心理失衡;而美国则动辄拖欠联合国会费,甚至以此施压联合国服从其好恶,服务于一己之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