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东未来的两条道路

2020-02-08
B.jpg

2020年1月3日凌晨1点,在巴格达机场公路上,伊斯兰革命卫队少将、革命卫队精锐部队“圣城旅”的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的车队被美国MQ-9“死神”无人机发射的数枚导弹击中。车队的车辆在烈焰中爆炸,10人死亡,苏莱曼尼只能靠着他遗留下来的戒指辨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10名死去的伊朗人和亲伊朗指挥官当中,有几人曾经为击败“伊斯兰国”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暗杀事件发生两天之后,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马赫迪在议会发表讲话说,苏莱曼尼是在执行一项和平使命,为的是缓和与沙特的紧张关系,而伊拉克正是这一谈判的中间人。美国国会通过决议,限制特朗普对伊朗发动战争的权力。这一努力得到大多数美国人的支持,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然而,它既不能逆转之前的政策错误,也无法阻止当前紧张局势的升级。

暗杀行动的目的是要加速伊朗的政权更迭,是多年来已经走入歧途的秘密行动的沿袭。而在中东地区,这已不再是唯一的选择。

从特朗普180度转向到对伊朗的新制裁

就在几年前,人们还对伊朗充满了希望。经过多年的外交努力,伊朗与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以及德国和欧盟达成了全面核协议(即2015年7月的JCPOA)。

根据协议,伊朗同意销毁它储存的中度浓缩铀,同时美国、联合国和各方缓解在能源、金融、航运、汽车和其他领域对伊朗的制裁。在多年苦苦挣扎之后,伊朗的石油生产和经济终于开始复苏。然而,在特朗普上台前的交接过渡期内,美国国会通过决议,将《伊朗制裁法案》的有效期又延长了10年,从而为冲突持续升级铺平了道路。

此后,特朗普开始对伊朗采取更加强硬的政策,为的是从沙特的经济和地缘政治支持中获取好处。2017年5月,美国和沙特签署了一项历史性军售协议,金额达1100亿美元,而且10年之内有望扩充到3500亿美元。作为回报,特朗普政府开始统筹升级与伊朗的对抗,并退出了核协议。在伊朗对美国的两个基地实施导弹袭击后,特朗普承诺加大对伊朗的经济制裁。

更糟糕的是,自从2017年初以来,特朗普政府一直许可秘密行动,以求软化伊朗的“温和派”,同时促使“鹰派”采取战略行动,好让白宫有借口实施政权更迭和新一轮制裁。起初,支撑特朗普政权更迭政策的是新保守主义者约翰·博尔顿的“沙阿方案”,这之后负责秘密行动的是一些最有争议的中情局官员,他们曾深度参与2014年参议院报告所谴责的拘留和审讯项目,现任中情局局长也曾被指控销毁酷刑录像证据。

持批评态度的人士认为,中情局局长及其伊朗事务负责人的暗中许可,是2019年到2020年伊朗采取反抗行动的一个催化剂。

美国的政权更迭与中国的发展经济

不出所料,伊拉克议会呼吁驱逐驻伊拉克的美军。石油和军火出口被视为美国在意中东的主要原因,毕竟,伊朗和伊拉克拥有世上最大已探明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两国储量加起来超过拥有世界最高已探明储量的委内瑞拉。另外,沙特和阿联酋占到美国军火出口总额的22%和7%。

中国在这一地区的有效存在直到21世纪初才开始增加,但它与美国战后以来所扮演的角色并不相同。而且,过去10年随着美国出现页岩气革命,美国与沙特达成默契的国际环境已经崩塌。残暴的恐怖势力蔓延和反恐,也让人们对美国在该地区的目标提出质疑。

与中国强调发展经济不同,美国的做法向来是以政治、战略联盟和政权更迭为前提。这些干预有一个长长的清单,尤其在中东地区,其中包括在叙利亚、伊朗、伊拉克和黎巴嫩搞政变,以及采取干预措施。美国成为石油进口国和上世纪70年代发生能源危机之后,这种干预的倾向愈发强烈。

在以往,主要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是从美国获得巨额收入,但如今中国已成为沙特、伊朗、科威特和阿曼的第一出口目的地。如果成功的话,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当被视作21世纪的“马歇尔计划”,它将加速基础设施投资,尤其是让中低收入国家实现现代化。2018年,作为“一带一路”项目目的地,中东和北非国家超过了其他新兴经济体,项目投资金额猛增到281亿美元。自从“一带一路”倡议启动以来,这类投资在过去5年达到1230多亿美元。

相比之下,美国2017年的经济和军事援助总额为500亿美元。这笔资金在中东地区大多流向伊拉克(37亿美元)、以色列(32亿美元)、埃及(15亿美元)、叙利亚(9亿美元)和也门(6亿美元),即便全加起来,也只相当于中国在该地区“一带一路”项目的1/3,而且这些援助的目的也不是建设性的。

从伊朗局势升级到全球性收缩?

2015年之前,伊朗经济由于制裁连续两年下跌9%。在稳定之后,随着制裁的放松,伊朗的石油出口恢复到接近制裁前的水平,从而推动经济在2016年增长了7%。由于经济增长扩大到非石油领域,中期实际GDP的增长预期达到4.5%。美国退出核协议以后,由于各大公司为免遭美国的惩罚纷纷撤离,伊朗经济在第二轮制裁下陷入了温和衰退。

特朗普在苏莱曼尼被暗杀之前所采取的那些政策,将使伊朗经济连续第二年出现衰退,2019/20年度预计收缩8.7%。随着财政压力增加,年通货膨胀率估计将达38%。但是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光有经济停滞是不够的,它还要让伊朗经济急剧收缩,也许是彻底垮掉。

从历史上看,美国的中东立场是强势政治、经济制裁、军事干预、秘密行动和政权更迭。在特朗普时代,这种立场更加阴暗的一面占据上风,美国与欧洲盟友的疏远就证明了这一点。相比之下,中国的立场是政治合作、经济发展、不干涉、明确反对秘密行动和政权更迭。通过“一带一路”项目,中国有望加速这一地区的经济发展。

同世界其他地区一样,美中两国在中东都有发展空间。而在这一地区,多极化的崛起为一个更加和平、稳定和繁荣的未来增添了希望——尤其是现在,美国使中东事态升级有可能导致它2020年的全球性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