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环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港澳研究所

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带来多重伤害

2019-11-28
_109919120_db1624cd-a52a-4280-8b9b-e2f8ac064816.jpg

近期,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提交总统特朗普签署。如果该法案成为美国法律,将是对《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的重大修订,也是自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美国国会再次针对香港“制定”国内法律。

如果说1992年美国总统签署香港政策法时,香港尚处在港英政府管治时期,中国政府不便发表看法,那在1997年香港回归后,中国政府已多次表明态度,不希望外部势力与香港的反对派互相唱和,对香港事务评头论足,这会被视为对中国内政的干涉。然而,美国的部分国会议员不以为然,自2014年以来不断以修订《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的名义在参众两院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2014年正值香港发生“占领中环”事件,虽然“占中”不为大多数香港市民接受,但提出议案的美国国会议员显然不关心这些。此后,每届国会都有同名议案提出,但均未获得通过,遑论提交总统签署。

然而2019年这次不同。此次法案6月中旬在参众两院同时提出,10月中旬在众议院通过,11月19日在参议院通过,隔日众议院表决同意参议院的版本,随后提交总统。可以说是“一路绿灯”,在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之下快速通过。国会议员们在着急什么?

是关心香港的事态吗?法案声称是为了保护香港的人权和高度自治,制裁“侵害香港人权”的人。而实际情况是,香港回归22年来,依据《基本法》享有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得到了充分落实。香港有完备的法律来保障人权和自由,除《基本法》外,还有《香港人权法案条例》及其他法律,《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同样适用于香港。“修例风波”持续6个多月以来,香港有700多起示威、游行和公众集会,其中很多演变为暴力违法活动。然而,香港没有出现人道主义危机,负责执法的警察一直保持着克制,甚至被认为有些“软弱”。如果美国的国会议员真如他们所讲的“与香港一起”,就应该致力于维护香港的法治秩序,致力于维护香港的城市活力,而不是美化示威者的激进暴力行为,罔顾港人的整体利益,执意通过这样的法案。

退一步讲,美国有2016年生效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如果真要制裁“侵犯香港人权”的人,也根本不需要再通过一个专门针对香港的法律。

所以,整个法案的快速进程,让人看到的更多是美国国内围绕特朗普竞选连任的种种较量,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一波三折,是香港在美国政客的政治算计中变成向中国施加压力的一张牌、一颗棋子。树欲静而风不止,无怪乎特区政府对国会通过法案表示“极度遗憾”和“强烈反对”,也无怪乎中国政府要“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制”。

如果法案成为美国法律,无论对香港、对美国还是对中美关系和国际社会的利益都将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

对香港而言,“修例风波”正处于止暴制乱的关键时期,美国国会在这个节点通过法案,明显是向香港的反对派势力传递“支持”,部分示威者还可能从中得到错误信息,以为美国支持他们的暴力违法行为,从而采取更加激进的行动,不利香港结束动荡、恢复社会秩序。

对美国而言,香港是重要贸易伙伴,是其第九大商品出口市场、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市场和第六大农产品出口市场。目前,有1344家美国公司在港经营,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约有8.5万名美国人在港居住。2019年,香港初创企业中有34%的创办人来自香港以外地方,其中美国人高居首位。在这样一个利益交融的国际城市,如果该法案成为美国的国内法,那将是悬在香港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即便“备而不用”也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而那些一直以来通过香港市场分享中国内地发展红利的美国公司和企业也必然受到影响。

对在香港有经济利益的其他国家而言,香港的简单税制及低税率、信息的自由流动、优越地理位置和独立关税区地位都是公认的优势。这样一个做生意的好地方,如果失去其独特性,对国际社会是一种损失。

让我们还是把香港的人权与民主交给香港的法律,保障人权、发展民主首先是特区政府的责任,而维护一个独特的香港,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符合所有投资者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