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无核化的“风险管理路线图”

2018-06-11
4.jpg

目前看,“特金会”下周将在新加坡圣淘沙举行,板门店和新加坡都在为此加紧筹备。然而,让这次历史性会面蒙上阴影的是双方能否就无核化问题展开建设性讨论(华盛顿观点是“朝鲜的”无核化,而平壤观点是“朝鲜半岛的”无核化)。

谈判桌上的朝鲜领导人很清楚无核化意味着什么。今年3月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第一次会面时,金正恩明确将无核化定义为一个可以被解决的问题——只要美国和韩国采取渐进的同步措施,对朝方的努力做出回应。而在谈判桌另一侧,美方心里想的却是所谓CVID模式,即朝鲜“完整、可验证和不可逆地废除”核计划。按照这种模式,正如美国防长詹姆斯·马蒂斯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峰会会场外的表态,平壤只有采取永久性措施终止核计划,对它的制裁才能解除。

第一种关于无核化的想法,需要一个长期的分阶段过程;第二种设想则是更直截了当地解决问题。不过,美国的立场并不那么简单,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副总统迈克·潘斯和特朗普总统各说各话,甚至相互矛盾。他们的发言引起人们的困惑。最近几天,美国总统本人暗示了美国立场的变化。事实上,他已经认识到与朝鲜达成核协议(这是他会晤金正恩的主要目的)也许需要不止一次峰会。“这会是一个过程,”特朗普说。

今年5月,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CISAC)发布了一份“有技术见地的朝鲜无核化路线图”建议报告。报告作者是西格弗里德·赫克(他是唯一获准多次参观朝鲜铀浓缩设施的“西方人”)、罗伯特·卡林和埃利奥特·塞尔宾。

在提供路线图细节之前,这些作者警告华盛顿“很难想象金正恩会同意”当前这种和叙利亚问题谈判所讨论的模式类似的CVID无核化要求。相反,美国“必须为阶段性方案做好准备”,而这恰恰是金正恩所寻求的。他们还提出,把核装置运出朝鲜的想法有危险,“武器必须由组装它们的人来拆卸”。此外研究人员表示,“美朝彼此之间巨大的信任赤字”很可能促使平壤在会晤达成的任何协议中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正如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的报告所描述,过去17年中,美国历届前政府在和朝鲜打交道的时候都采取了规避风险的策略。也因此,允许金氏政权保留民用核计划与和平空间计划(二者因其实际意义和象征意义受到平壤的高度重视),这种考虑在白宫向来没有市场。鉴于这一策略没有能够终止和(或)逆转朝鲜的核导计划,报告敦促对无核化采取风险管理的办法,即区分哪些资产与行动会构成最大风险,哪些是可以被管控的。它基于这样一种认识:首先,朝鲜政权永远不会放弃它的全部核技术;其次,这些核技术当中的某些技术“并不成为一个问题”。

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的研究团队确定了与朝鲜核导计划有关的八个大类(核武器、核部门人员、核试验、导弹试验、钚、聚变燃料、铀浓缩、零出口)和22种设施或活动,然后列出十年框架内的三阶段风险管理路线图。第一年为“暂停”阶段,第二到第五年为“遏制”阶段,第六到第十年为“清除”阶段。每个阶段的实际持续时间取决于政治走势。该方案的优势在于,各方在经历路线图的不同步骤时仍会建立信任并产生相互依存关系,这两者是有效解决核问题的基本要素,因为它能让朝鲜感觉不那么受威胁。

第一个“暂停”阶段主要是针对最直接的风险。为此,报告敦促朝鲜停止核试验,停止中远程导弹试验,停止钚和高浓缩铀的生产,停止核武器、核材料或核技术出口。研究人员认为,适度的核查措施可以使朝鲜出于和平与民用目的保留部分核计划所蕴含的风险受到管控,也便于相关人员在美韩科学家的协助下向民用核活动过渡。

第二阶段,必须申报和削减核武器,拆除5MW核反应堆、氚反应堆和热室,申报隐蔽的离心机设施并接受检查。然后朝鲜必须加入《导弹技术控制协定》。

最后阶段包括彻底清除核武器、铀、钚和离心机,销毁隧道和导弹,拆除试验用基础设施和再处理设施,加入《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和《核不扩散条约》。

作者们强调,实施路线图具体步骤的相关谈判十分重要。而他们的结论认为,过去六个月韩朝、朝美之间的对话气氛有助于实现“数十年来难以想象”的任务。

如果美国继续参加对话,考虑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建议的分阶段渐进方法,在朝鲜每次承诺向无核化迈进一步的时候都给它提供补偿,那么最终朝鲜也许会觉得它的安全“有赖于核武器以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