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姚云竹 中国人民解放军退休少将

洞朗对峙:一些基本事实

2017-08-02
S2.jpg

中国和印度士兵在偏远的喜马拉雅高原的对峙进入了第二个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接连发出措辞强硬的声明,要求印度军队撤回,并警告印度方面不要误判形势并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强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捍卫领土的决心,并宣布军事措施,以应对近期事态发展。中国政府的这种强硬回应颇为罕见。而印度政府则似乎将这一对峙视为反复发生的边境冲突之一,并认为随着时间推移会逐渐淡化。印度外交秘书苏杰生7月11日在新加坡发表演讲时说,印度和中国能够管控围绕争议边界时常爆发的分歧。

不过,中国政府的强硬回应意味着这次有所不同,和以往相比这次更具挑衅性、也更无法忍受。

首先,一个简单事实是中国和印度在洞朗地区没有边界争议,对峙发生在边界已经勘定的地区,在1890年关于锡金和西藏边境的《中英会议藏印条约》签署后从未有过争议。诚然,中印之间有着数千公里的漫长边境线,并且其中大部分还未获官方勘定。不过,根据1890年条约,中国与锡金之间220公里边境线已有共识,并为1947年独立后的印度政府所接受。这也是双方唯一没有争议的边境地区。6月16日,印度军队越过已经勘定的边界,强行阻止中国一侧的基础设施建设,导致了目前的紧张对峙。印度在提及对峙地点时采用了“三国交界”这一颇具误导性的说法,未说明洞朗地区并非印度领土,甚至不是和中国有争议的领土。此外,对峙地点至少距离三国交界点两公里。中国将把印度的入侵视为试图将争议扩大至无争议地区,它只会导致整个边境议题变得更难解决。

其次,印度声称新德里有责任协助不丹保卫其领土,这一说法既没有法律根据也没有道德诚信。不丹并非是印度的协议盟友。不丹在1949年和印度签署了一份友好条约,“不丹同意在对外关系方面接受印度政府建议的指导”。这一条约在2007年更新,修订后的条款将“接受指导”的要求改为“合作”。条约规定,两国政府“在涉及其国家利益的议题上应当互相紧密合作”。并且,双方都不应“允许利用本国领土从事危害对方国家安全和利益的行为”。虽然不丹同意“合作”,但条约中并无条款支持印度的越界干预。我们都知道,不丹是一个主权国家,是中国和印度的友好邻邦。在中国的14个陆上邻国中,不丹是唯一一个未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并是仅有的两个尚未和中国解决边境纠纷的国家之一(另一个是印度)。不丹的领土主张和中国的有冲突。双方自1980年代以来已经进行了24轮谈判,并就双方边界基本要点达成了共识。不过,没有印度的允许,不丹无法和中国签署边界条约。并且,没有印度支持的边界条约,不丹就无法完成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谈判。印度作为不结盟运动的发起国——这一运动的核心原则包括国家独立、国家主权、反对集团政治——非常清楚以第三方名义进行干预有违其宣称的外交政策。如果越界进入对方领土来保护第三方是正当的,那么中国军队在和印度有领土争端的地区出手保护印度邻国,印度将作何反应?在这一点上,完全可以说印度正在损害不丹的国家利益,并且其和不丹的“合作”也只是为了印度的国家利益。

再次,印度越界进入的洞朗地区在中国的实际控制和管理之下。中国解放军进行例行巡逻,中国地方政府建造公路和设施来支持生活和经济活动,中国牧民每年夏天都在这里的草场牧牛。并且,在获得中国地方政府允许并支付了“草税”后,不丹牧民也在这一地区牧牛。中国完全有权利在其实际控制的领土上建设道路、房屋和其他设施。

如今,我们有了以下基本事实:中国和印度在双方边界锡金段没有边界争议。无论是主张自己的领土权利,还是支持第三方和中国的领土争议,印度的越界行为都没有法律和道德上的正当理由。中国多年来实际控制和管理着上述地区,并为生活和经济活动建设设施。

因此,当印度外交部长苏什玛·斯瓦拉杰7月20日在印度议会上院指责中国“单方面”改变洞朗现状时,我们发现现状的所有关键要素都被印度方面推翻了:没有争议的边界爆发纠纷,中国的实际控制被无视,中国-不丹边界谈判被阻碍,甚至“锡金-西藏”边界也因印度增加军事部署而复杂化。坦率来说,非法入侵中国领土才是对现状最具破坏性的因素。洞朗对峙不是双方都已熟悉的无数边界冲突中的一个,这是没有先例的,并且性质完全不同。这就是为何中国政府采取强硬姿态,要求印度无条件撤回。在错误行为被纠正、现状被恢复之前,没有谈判空间。新德里应当明白事态的严重性,并以更加敏感和审慎的方式来处理这一提议。

莫迪总理曾评论过这一事实:过去40年印中边界没有射出过一发子弹。我们双方均应更加努力,在未来继续守护这一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