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马蒂斯为中国提供解决朝鲜问题合作机会

2017-06-09

在6月3日国际战略研究所主办的新加坡香格里拉亚洲安全对话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的发言有一半以上聚焦于美国与中国和朝鲜有关的安全事务。

马蒂斯对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措辞似乎比他的前任更直率。他显然使用了比特朗普总统更严厉的语气,后者今年4月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海湖庄园峰会后,近来已经软化了对北京的言论。

S2.jpg

正如人们预期的,这位国防部长向北京发出的信号既有消极面也有积极面。与以往美国防长的香格里拉讲话一样,马蒂斯谴责了中国的各项安全政策,坚称美国“不接受中国侵犯国际社会利益的行为”。马蒂斯特别抨击中国在争议海域进行人工岛礁建设,坚持认为五角大楼有权继续在这些海域采取航行自由行动。

马蒂斯和其他美国官员同样怀揣美国(和本地区)长期以来的担心,即中国的行为可能破坏数十年来维系国际和平与繁荣的全球规则。这些行为包括宣布防空识别区、将人工岛礁军事化以及挑战海上自由。

但马蒂斯仍然表示,政府将寻求有益的、以结果为导向的对华关系,(即使是)“在我们有分歧的领域”。他补充说,“我们会力争负责任地管控竞争,因为我们意识到美中关系对于亚太地区稳定是何等重要”。

马蒂斯并没有质疑中国在亚洲安全事务上的合法作用,并重申了美国政府长期以来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承诺,尽管他在讲话中破例提到对台军售。他补充说,华盛顿将继续与北京在“互利”问题和“共同的事业”上合作,如恐怖主义和核扩散。

这位部长还指出朝鲜问题是未来合作的领域。马蒂斯尤其明确表示,政府的优先选择是继续通过中美外交合作而不是军事选项,来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

马蒂斯明确指出,朝鲜政权“一直在从事暗杀外交官、绑架、杀害船员和犯罪活动”。他还证实“朝鲜涉足核扩散活动,这意味着朝鲜保留那些核能力并不仅仅是用来自卫”。此外,马蒂斯认定朝鲜“有明确意图想拥有核弹道导弹,包括洲际导弹”,这对美国和其他国家构成“明确而现实的危险”。

为应对这一紧迫威胁,马蒂斯表示,美国将“利用一切经济和外交手段使事态得到控制”。例如,在与韩国和日本加强防务合作的同时,美国将与这些政府和中国等其他国家合作,对平壤施加经济压力。马蒂斯重申,美国政府无意改变朝鲜政权或制造更大的地区不稳定,相反,美国在朝鲜问题上压倒一切的目标是“平壤最终和永久(放弃)其核与弹道导弹计划”。

马蒂斯对习近平主席今年4月“只有各方履行职责,相向而行,才能解决半岛核问题”的讲话表示欢迎,但他也略失耐心地尖锐指出,“这些语言必须付诸行动”。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在几天后与澳大利亚国家安全官员会面时也强调了这一不满。

前些天在纽约,经过几周对话,中国和美国最终同意对朝鲜实施新的制裁,联合国安理会一致支持在联合国全球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名单上增加4个实体和15个个人。北京甚至同意特朗普政府就扩大制裁进行公开投票的要求。

在解释北京支持新的制裁时,驻联合国大使刘结一使用了与马蒂斯类似的语言强调解决朝鲜危机的迫切性,“半岛核问题处在重回对话协商解决正轨的关键窗口期”。

虽然这给了特朗普政府适时的象征性胜利,但最新措施并不标志着自2006年以来针对朝鲜发展非法弹道导弹和核武器所实施的制裁发生了实质性改变。尽管有这些措施,平壤过去10年里还是进行了5次核试验和多次导弹试射,包括今年年初以来的十几次导弹试验。也许朝鲜还要再进行一次核武器试验,才能促使安理会对平壤实施更全面的制裁。

马蒂斯正确地指出,永久解决朝鲜问题的一个关键步骤,是中国重新评估其自身利益,并“意识到朝鲜是一个战略责任,而不是资产”。到目前为止,北京的优先考虑是继续让朝鲜作为战略缓冲国,防止出现一个与美国军事结盟的统一朝鲜。

因为聚焦于其他问题,以及最近中国-东盟安全问题有所推进(包括有关行为准则的“框架”协议),或许还有其他原因,中国人民解放军派出了一个级别较低的代表团参加今年的香格里拉亚洲安全对话。中方成员在多个小组发言,反复在会上提出问题,并在马蒂斯发言之后举行的特别新闻发布会上对美国对台军售和与台湾的其他防务关系提出反对意见。美国国防部长也保持了低于以往的姿态,并在飞往新加坡期间避开了媒体采访。

不管怎样,与其他亚洲国家一样,中国的安全分析家显然在密切关注着事态发展,以评估和弄清特朗普政府在本地区的目标和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