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孙云 华盛顿史汀生中心高级研究员

中国与“亚太稳定倡议”

2017-06-01
S4.jpg

5月,五角大楼宣布支持一项在未来五年内投入75亿美元以强化美国在亚太地区存在的计划。这一名为“亚太稳定倡议”的计划最初由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在今年早些时候提出,并获得了美国国会议员支持。据参议员麦凯恩说,这一倡议“可以通过定向融资方式增强美国军事实力,重组我们在该地区的力量态势,改善相关基础设施,资助更多演练,预置装备,并同盟友和伙伴培养能力”。这一倡议如果被采纳,意味着从2018年到2022年在该地区每年额外增加15亿美元开支。

这项倡议之所以在政策界受到欢迎不难理解。在特朗普就任之前,人们就担忧亚太地区在他的外交战略中缺乏优先性。的确,特朗普在总统大选期间表示,美国对亚洲盟友(包括日本和韩国)的承诺可容商榷,除非它们愿意分担更多财政负担。他上任之后的事态发展似乎印证了这种感受。自他上任以来,奥巴马标志性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基本从美国政府声明和叙述中消失了。在经济领域,特朗普政府正式放弃了奥巴马的关键性地区贸易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鉴于亚洲观察家们对特朗普亚洲政策的极度失望和沮丧,可以说“亚太稳定倡议”发出了一个令人鼓舞的信号:美国仍对这一地区有担当。

两大安全担忧——崛起的中国和拥核的朝鲜——便是证明这一倡议合理性的显而易见的理由。在呼吁特朗普政府采纳这一倡议时,参议员麦凯恩正确地指出,中国在本地区的跋扈行为要求美国适应中国挑战的广度,并解决美国对本地区安全承诺信誉遭质疑的问题。除了中国不断增长的实力,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就加剧的朝鲜核威胁也令这一倡议显得及时和有吸引力。

尽管“亚太稳定倡议”在政府和政策界获得了大体积极的回应,但它是否符合特朗普政府更广泛的政策和亚太军事立场仍有待观察。迄今,这届政府通过高级别访问和声明来确认其对该地区盟友的承诺。国防部长马蒂斯和国务卿蒂勒森先后访问亚洲并传达了这一信息。

中国对“亚太稳定倡议”的反应相当低调。这或许是因为现阶段尚不明确这一倡议将如何确保获得资金,并且中国在这一计划尚未落实前就有所反应也为时过早。但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对在目前中美关系中所处的位置感到相当舒适。尽管在特朗普上任前以及上任初期中美关系出现波动,但尤其是4月初习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在海湖庄园会晤后,双边关系似乎出现积极转变。应美国要求,中国对朝鲜施加了更多压力,并且双方在峰会后仅一个月就以史无前例的速度达成了一份初步贸易协议。

如果中国相信特朗普政府正试图和中国建立交易型关系,中国就会更倾向于相信特朗普的中国政策主旋律将是合作而非对抗。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亚太稳定倡议”这样的计划仍可能造成一些不快,但不会对美中关系造成重大影响。中国已经准备好在关键议题上包容特朗普,以换取他对其他议题的合作。例如,中国人已经清楚地意识到特朗普政府执行更多航行自由行动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但他们关注的重点是,执行这些行动时是否高调、具有挑衅性、不留情面。在这个意义上说,倡议本身并不会自动转化为与中国的极端对抗,尤其是如果中国能从美国对华合作/交易态度的更大背景下来理解这一倡议。

即便是在华盛顿,“亚太稳定倡议”的更大问题也不在于其指向或内容。相反,问题在于是否更多军事开支就足以强化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尽管大多数人都相信为亚太地区提供更多的防卫预算是有必要和受欢迎的,但关键问题仍是美国对盟友的承诺,对中国的战略,对本地区自由贸易体系的信念,以及在需要时维护其领导角色的决心。这些深刻的战略议题超越了简单的国际关系交易性策略,并要求对原则有坚定的承诺。

在中国问题上,人们批评特朗普政府天真地以为美中之间的问题能以简单交易来解决,而中国对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根本性挑战是不可能通过一系列交易来调和的。如果他们的观点确实也是特朗普的心态,那么“亚太稳定倡议”或许是将美国政策路线导向正确方向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