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贾春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中国需全面提升海外反恐能力

2016-09-23

8月30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遭汽车炸弹袭击,造成三名吉尔吉斯斯坦籍使馆工作人员受伤,使馆建筑也遭到一定损坏。事后,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宣布该起恐袭事件由“东伊运”策划实施,并得到了叙利亚恐怖组织“征服沙姆阵线”(原称“基地”组织叙利亚分支“支持阵线”)的资助。

S1.jpg
图片选自:央视网

该恐袭事件造成的伤亡虽然不大,但这是中国驻外使领馆首次遭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且案件由“东突”势力策划、国际恐怖组织提供资助,可谓手法残暴、性质恶劣,因而值得认真对待和思考。

首先,该事件标志着中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来源发生了变化。众所周知,20世纪90年代以来,“东突”势力虽与国际恐怖势力有勾连,也有部分“东突”分子跑到国外参加训练并就地施恐,但影响相对较小。可以说,与美国“9•11”事件后在海外大张旗鼓地开展“反恐战争”不同,中国作为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所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主要来自国内“东突”势力的暴恐活动。因此,中国虽然在“9•11”后与美国、巴基斯坦等国开展了一定程度的反恐合作,并在海外遣返、击毙了一批“东突”恐怖分子,但反恐斗争的重点一直是国内,特别是新疆南部地区。此次大使馆遇袭事件,以及2015年7月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所在酒店遇袭案和2015年11月“伊斯兰国”残杀中国公民樊京辉事件表明,中国今后不仅在国内面临暴恐威胁,在海外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也越来越突出。

其次,“东突”暴恐势力正在走向全球,成为世界性恐怖组织。此前,“东突”暴恐势力主要的国际勾结对象为活跃在南亚、中亚的“基地”组织、“乌伊运”等恐怖组织,其主要国际活动空间也是南亚和中亚。据统计,在20世纪90年代,曾先后有1000多名“东突”分子赴阿富汗接受“基地”组织培训。如今,“东突”势力的国际勾连重点则转向了中东,据统计已有300多人赴中东为“伊斯兰国”而战。此次恐袭的部分细节,如案犯得到了“征服沙姆阵线”的资助,案犯的同谋窝藏在土耳其等也表明,“东突”势力的活动范围已超出南亚和中亚,开始走向中东和世界,东南亚则成为其出逃通道。其勾结的对象也由南亚、中亚的恐怖组织扩大到“伊斯兰国”、“征服沙姆阵线”等活跃在中东的国际恐怖组织。这表明,“东突”已不再仅仅是中国的恐怖组织,已经演变成一个世界性恐怖组织。

第三,中国驻外使领馆、企业及海外公民面临的恐怖主义风险将越来越突出。此次中国大使馆遇袭案,加上此前中国外交官被杀案(2002年,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长途客车遇袭案(2003年,吉尔吉斯斯坦纳伦州),以及前述中国公民樊京辉被“伊斯兰国”杀害案等表明,中国驻外使领馆及海外企业、公民已成为“东突”势力及国际恐怖势力的重点袭击目标。今后,伴随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企业、公民将走向海外,其中也包括反恐形势严峻的南亚、中东、北非等地。在此背景下,中国驻外使领馆、企业及人员面临的恐袭风险将越来越大。

由此可知,伴随着“伊斯兰国”的崛起和国际反恐形势的变化,以及“东突”势力走向全球,中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也悄然发生了变化,除了国内恐怖主义,国际恐怖主义特别是与“东突”势力有关联的国际恐怖主义也成为中国面临的重大恐患。在此背景下,中国不仅要继续加强国内的反恐维稳工作,还要还强对海外反恐工作的重视,全面提升海外反恐能力。

S2.jpg

为此,中国需要做的是:首先,通过加强边界防控、出入境审查等切断境内外“东突”势力及国际恐怖势力的内外勾连通道,重点是切断境外“东突”分子的回流之路。其次,全面提升海外反恐能力,除了要“境外清源”,还要全面加强对驻外使领馆、海外企业及公民的反恐防护。第三,加强国际反恐合作,特别是与大国、邻国及“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的反恐合作,如情报共享、边界防控、港口机场安检、“去极端化”工作交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