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握住卡特伸出的手

2016-06-23

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6月5日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防务对话发言的睿智,于最近几周得到了证实。那次主旨演讲中,卡特呼吁各国为解决共同安全问题加强多边合作,并通过把现有机制转变为更加全面的网络,为实现这一目标铺路。

之后,中美在北京举行了乏善可陈的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双方机舰在有争议水域发生数次短暂军事摩擦,中国-东盟外长会上中国也与东南亚国家产生重要分歧。

从根本上说,中国与其他国家同样希望能实现广泛的包容性合作。然而2010年以来,北京在领土主张方面愈加固执,为此,不少东南亚国家开始寻求域外势力制衡中国,结果事态循环升级,并朝军事化方向演变。

东盟国家视美国为外部制衡力量是可以理解的。印度和日本都在苦苦应对中国的坐大,欧盟太遥远,而俄罗斯压抑着对中国野心的不安,希望中国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方向。

尽管有成果,但奥巴马政府的亚洲再平衡政策无法为中国找到一个位置。美中两国官员仍然在要么把对方当成伙伴、要么把对方视为麻烦之间左右为难。因为网络安全、经济政策特别是南海和东海的领土问题,过去几年两国之间存在的怀疑与担忧超过了希望与机会。在领土问题上,中国强调国家主权,而美国更关注地区的稳定。

美国并不是争端中的一方,但部分主权声索国是美国的盟友。而且,美国担心该地区任何一处的军事冲突,都会破坏各国的和平与繁荣。武装冲突,无论是有意而为,抑或是因为疏忽导致事态升级,都会损害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繁荣,这些国家每年通过这片水域往来的航运业务价值达50亿美元。这一地区的管制争议,已经导致非法捕捞和环境标准松懈。动用武力还可能吓跑航运商,或迫使他们支付高得多的保险费。

美国官员试图避免同中国在领土纠纷或贸易、网络安全等其他领域发生对抗。在上述领域,中国的所作所为有可能破坏给亚太带来数十年和平与繁荣的全球规则。在亚洲主权争端中,美国没有公开支持任何一方,相反,美国始终在强调防务的普通原则,例如开放全球公共空间,遵守规则和行为准则,尊重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建立多边解决争端及合作机制。美方还认为,北京在主权争端上的态度,是对中国崛起的重要检验,它检验北京是以和平方式,还是以破坏性方式,来使用自己不断增强的能力。

卡特在新加坡作主旨演讲的时候也遵循了这一标准。他呼吁亚太国家“确保拥有一个积极的、有原则的未来……届时,每个人、每个国家始终都有上升、繁荣和成功的机会与自由”。卡特指出,虽然亚太地区缺少欧洲那种强有力的多边安全机制,但亚洲军队的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切实际、更加有效,其目的是建立包括双边、三边和多边等所有各方在内的'亚太安全网络',帮助各方跨越更远距离,动用更多经济力量,做更多的事情”。

虽然“有原则的安全网络”是新的提法,但卡特讲话的内容并不新鲜。他今年早些时候在多次讲话中使用了类似语言。不仅如此,前几任美国防长在以前的香格里拉对话中,都有过类似表态。2010年,罗伯特·盖茨称南海“(不仅)对直接接壤的国家至关重要,对所有在亚洲拥有经济与安全利益的国家同样重要”。2012年,利昂·帕内塔呼吁在“基于规则的秩序”之上搭建亚洲安全架构。2014年,查克·哈格尔发出质疑,认为中国在黄岩岛的行为及在东海设立防空识别区是“破坏稳定的单边行动”。与卡特一样,这些前国防部长们重新审视了美国在这一地区强大的军力与部署,并坚持认为美国应无限期地保持在东亚的存在,包括从事航行自由行动。

如同以往,今年参加香格里拉对话的诸多他国防长,都对这些观点予以呼应。中国政府称,有十多个国家支持中方领土争端只能通过当事国之间双边谈判解决的立场,然而这种方法只会让中国在弱小对手面前占尽优势。也有消息显示,中国没有获得多少支持,更多国家还是支持让域外国家和海牙常设仲裁庭这样的国际机构介入。海牙仲裁庭不久将对菲律宾提起的中国“九段线”主张合法性一案作出裁决。

在香格里拉会议发言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孙建国将军详细介绍了中国新的安全观如何有利于通过对话和包容共赢的安全合作实现互谅。孙将军表示,南海局势总体是稳定的,可以畅通无阻地自由航行,但他也对该地区军事结盟的加强发出警告。

孙将军对卡特的顾虑进行了驳斥,后者担心在南海和其他领域的强硬立场让中国有“自我孤立”的危险。孙坚持认为中国不会被孤立,反而是那些陷入“冷战思维”的人在不断挑衅,在为攫取单方面优势有选择性地利用国际法并制造其他问题。孙特别警告说:“我们不惹事,但我们也不怕事。”

中国外交部和中国媒体评论员也质疑卡特的讲话。中国的决策者们可能认为,奥巴马政府当权的最后几个月可能是进一步获取单边利益的机会,例如在南海宣布设立防空识别区,或者将更多岛屿军事化。然而,其他国家的回应,可能是对中国发起更多国际诉讼,以及同美国建立更强大的防务关系。对中国和其他国家来说,比较好的选择就是接受卡特的提议,为共同利益建立一个合作性的多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