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封口令”何时不算“封口令”?

2016-04-15

《海军时报》2016年4月8日称,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希望在南海对中国采取更具对抗性、更强有力的政策,但被白宫阻止。文章还说,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苏珊·赖斯就这一问题对军方领导人下了“封口令”:

south-china-sea.jpg
图为9月17日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小哈里·B·哈里斯(Adm. Harry B. Harris Jr.)在华盛顿参议院听证会前走过一张中国南海永暑礁的照片。(美联社)

“据两位要求在讨论政策问题时不透露姓名的国防部官员称,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向军方领导人下了'封口令',不许他们在上周高级别核安全峰会举行前的几星期内就南海争端表态。参加华盛顿峰会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奥巴马总统举行了私下会晤。

这个'封口令'是3月18日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记录的一部分。熟悉会议资料的一位国防部官员说,这其中包括赖斯要求避免公开评价中国最近在南海的行动。”

白宫和军方高级领导人,包括哈里斯上将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后来都否认了“封口令”一说。

这很像是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给军方的一个警告,要求他们在奥巴马总统与中国领导人会晤之前不发表潜在煽动性谈话或有可能被解读为与白宫对华政策相抵触的声明。被封口很不幸,但这种警告是在她的权责之内,哈里斯上将似乎也承认这一点。

哈里斯发表了一个声明,声称他相信总统会考虑他对东亚事务的建议。然而,他没有谈及他提出了什么样的政策建议,只是说他向总统作秘密简况报告时提出的私人建议“如果不是个人化的,也就没什么价值可言了”。哈里斯表达出的这种关系,其实是文官与军方关系的基础,他之前的一些军方领导人同样不明白这一点。

军方和文职高官们经常意见不一,但最终,从理论上说,在私底下接受军方坦率而广泛的意见建议后,政策还是要由文官来制定。军方的工作变成执行政策。了解这些工作状态,并在私底下保持分歧,是文官与军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麦克阿瑟·道格拉斯将军就未能掩饰住自己对杜鲁门政府朝鲜政策的歧见和轻蔑,他非常过分地写了一封信,向国会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结果杜鲁门总统在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一致支持下罢了他的职。

1990年,空军参谋长迈克尔·杜根向记者透露了美国在海湾战争中可能打击的军事目标,其中包括萨达姆·侯赛因及其家人,之后他被国防部长迪克·切尼炒了鱿鱼。为这一举措进行辩护时,切尼对记者表示,杜根甚至不是海湾行动“指挥系统当中”的一员,所以“揣测可能或不一定实施的计划中包括或不包括什么是很欠妥的”。而且,杜根将军有关把萨达姆·侯赛因及其家人作为打击目标的说法,被认为有可能违反了一直以来有关禁止暗杀外国领导人的总统行政令。

2008年,《时尚先生》发表了有关陆军中央司令部司令威廉·法伦上将的一篇文章。据汤姆·巴内特写的这篇文章,法伦是唯一阻在美国与一场对伊朗战争之间的人,而这场战争显然受到小布什政府的青睐。文章引述法伦之前对半岛电视台发表的评论说:“对抗的声音甚嚣尘上……既无助也无用。我不希望有战争,这也正是我们应该为之努力的。我们应该尽一切可能去创造不一样的环境。”但是,对于厌倦了战争的民众因为这篇文章给予自己的赞扬,法伦并不接受,他称这篇东西是“毒笔文章”。尽管如此华盛顿仍是不悦,法伦不久之后退休,人们猜测他的退休是被强迫的。

2010年,奥巴马总统撤了阿富汗战争司令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将军的职,因为之前他和他的手下在私底下对《滚石》杂志记者就阿富汗政策批评了奥巴马政府。此前一年,麦克里斯特尔就已经据称有意把自己的建议文本泄漏给媒体而遇上麻烦。他的基本建议是“要么加强军力,要么任务失败”,在白宫看来,这是向总统施加压力接受他的建议。这件事被当作了麦克里斯特尔被解除职务的先兆。“近60年来,这是第一次总统直接介入战区高级指挥官因为对白宫不敬而被免职,上一次是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在朝鲜战争中被杜鲁门总统免职。对奥巴马先生来说,这是一个麦克阿瑟时刻,是对文官掌权的重申。”

这些事件与一些军方高层因为发表愚蠢评论而丢了职位还不一样。1995年,时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海军上将理查德·马克表示对国防部长威廉·佩里没有信心,之后辞职。马克还告诉记者,殴打并强奸一名12岁日本少女的水兵和海军陆战队员应该花钱找妓女,而不是花钱租辆车来犯罪。

哈里斯上将和奥巴马政府之间发生的小插曲,如果有的话,还是围绕政策。奥巴马政府明确表示,它在最后几个月里打算采取的政策是“不做蠢事”,而专注于努力实现可以达成的目标。在核安全峰会上与中国实质性接触,被看成比用美国军事力量对抗中国更加有效。不过,美国正通过其他途径反击中国在南海的侵犯,其中包括与菲律宾重修军事同盟。根据新协议,美国被允许在五个菲律宾军事基地修建设施。这样,与过去25年相比,将会有更多美国部队、飞机和舰船部署在菲律宾全国。

尽管奥巴马政府还有不到一年的任期,但它知道中美之间尚有一系列的重要事项。南海显然是其中之一,但同样还有核安全、朝鲜、网络安全、人权、韩国导弹防御计划、双边投资协定等等。2015年9月奥巴马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气候变化发表了历史性联合声明。毫无疑问,管理合作与竞争,是中美双方未来都要面临的挑战。奥巴马总统希望确保美国在应对挑战时用一个声音说话,下届政府无疑也如此。

一方面提建议,一方面可能不得不去落实与建议南辕北辙的政策,虽然不易,但却是文官与军方关系的基本前设。这种体制没有更好的替代方案。军官发声,与不受公众欢迎的政府政策唱反调,有时被赞为勇敢,但这种行为有时也是军事政变的基础。高级军官退休后才说出对政策的不满,就像2006年针对伊拉克政策的所谓“将军起义”,有时也会被人们批评为什么不早点站出来说话。

文官与军队的关系是难题。但它是美国的特点,美国也竭尽全力要摆正这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