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中为何必须解决沙特的圣战威胁

2016-03-14

如果要阻止沙特阿拉伯继续输出圣战,美国就必须对其政策作出必要调整。美国只挥舞胡萝卜,而没有大棒,这让巧言令色的沙特王室左右逢源,其巨大代价则是很多国家的安全。

的确,美国现行的政策方针,给了沙特王室拥有各种选择并拉拢中国的战略空间。中国已经是沙特最大贸易伙伴和最大石油进口国,它与沙特的关系从贸易投资,延伸到武器军火,包括秘密转交的中国“东风-21”和“东风-3”中程弹道导弹。美国和伊朗达成核协议之后,在中国国家主席最近访问利雅得期间,中国同意建造沙特的第一座核电站。

圣战主义和宗派主义在沙特已经制度化。沙特是世界上唯一以其缔造者伊本·沙特命名的国家。伊本·沙特统治了20年,直到过世。1932年,他在英国帮助下将阿拉伯半岛的中央地带纳入自己的掌控,建立了尊奉瓦哈比的沙漠王国。瓦哈比源自18世纪救世主式的激进主义,近几十年被认为是伊斯兰教的一派。

是石油财富改变了这个曾经贫瘠的、世界上最大的没有河流的国家。

由于上世纪70年代油价飙升,沙特戏剧性暴富,它花了超过2000亿美元用于其全球圣战计划,包括资助瓦哈比伊斯兰学校、清真寺和书籍。瓦哈比认为,对“异教徒”的暴力圣战是合法的。

沙特的资助使激进的逊尼极端主义扩散至非洲和亚洲,并通过人数庞大的穆斯林少数族裔对欧洲构成新的威胁。事实上,瓦哈比的输出,正使诸多南亚和东南亚国家那些宽容、非正统的伊斯兰传统灭绝。

而世界其他地方,由于受制于沙特的金钱并依赖沙特的石油,因此对这个王国的圣战计划视若无睹。

不要搞错:沙特的瓦哈比狂热,恰恰是IS、基地组织等伊斯兰恐怖集团的精神寄托之本源。正如美国副总统拜登2014年在哈佛大学的演讲所说,沙特和其他“盟友竭尽全力武装、支持了基地组织以及最后这个恐怖主义伊斯兰国”。

沙特甚至在人权方面也甚少受到国际压力,尽管它拥有世界上最专制的政权。中国宣称它与利雅得的关系“没有附加条件”,而美国至少还对沙特恶劣的人权记录发表年度报告,内容包括沙特打击数百万实践自己信仰的基督教、印度教和佛教侨民。

从马来西亚总检察长最近披露存入纳吉布总理个人账户的6.81亿美元(其中6.2亿已经归还)是来自沙特王室的“个人捐助”,就可以看出这个王国在如何收买各国领导人。沙特给克林顿基金会提供了1000万到2500万美元,该基金会去年还收到来自沙特王子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创立的慈善基金提供的另一笔捐款。

如今沙特在也门犯下战争罪行,在那里,它发动了对伊朗支持的胡塞叛军的空中打击。联合国的一个专家小组去年10月份称,沙特领导的联盟针对平民点的攻击“严重违反”了《日内瓦公约》。不过,沙特军队在也门的战斗中失败,叛军仍然控制着首都萨那。

由于自身前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不确定,沙特王室现在格外热衷于打派系这张牌,以获得国内多数逊尼派的支持,并把该地区其他伊斯兰统治者揽到自己身边。

在军事镇压了逊尼派领导、什叶派占多数的巴林的“阿拉伯之春”起义后,沙特今年初处决了2011年领导什叶派发起反政府抗议的本国“阿拉伯之春”领袖。沙特处决尼米尔,公然无视美国国务卿克里的警告,克里曾警告此举将加剧与伊朗的紧张。尼米尔是什叶派教士和学者,在盛产石油的以什叶派为主的东部省,他已经成为“阿拉伯之春”的象征性人物。

实施处决前,沙特组织了一个逊尼派国家反恐联盟。这个联盟包括了所有国际恐怖的主要支持者,如卡塔尔、巴基斯坦,当然还有沙特。这就好像是纵火犯冒充消防队员。

当这个联盟很快沦为国际笑柄后,沙特国王萨勒曼又大规模地实施了全球首屈一指的臭名昭著的砍头。仅一天之内,他就下令以恐怖主义罪名处决了47人,其中包括尼米尔。这些人多数被与IS类似的方式斩首。

沙特王室似乎错误地认为,加剧伊斯兰世界的教派分裂,就可以保持住他们的权力。但油价的崩溃使王室在国内面临的挑战不断加大,不满正在悄悄滋长。

通过圣战获得正统性,玩弄教派之争,沙特王室或许在自掘坟墓。毕竟,煽动圣战和宗派主义,有让国内极端主义者坐大和毁掉王室的危险。

这种情况下,鉴于沙特输出激进的伊斯兰极端主义,美国的当务之急是停止再作他想。与沙特和中国这两个专制政权的关系不同,石油已经不再是沙美关系的粘合剂,沙美关系中共同的战略利益或价值观在很大程度上已不复存在。而且,美国国内的石油产量正在上升。

美国领导的反恐战争,必须不仅针对恐怖主义的结果,而且必须针对其原因,尤其是沙特通过综合性宗教产业传播圣战所起的核心作用。

不切断瓦哈比狂热这个为伊斯兰恐怖主义提供养分的源头,针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战争就不可能获胜。瓦哈比是仇恨的根源,这种仇恨引发了2001年对美国的“911”袭击、2008年的孟买袭击,以及去年11月的巴黎恐袭。铲除这一根源要求美国放弃与沙特结盟,并把它作为问题的核心来看待。

必须认清,这个世界上最主要的圣战精神支持者繁殖出了各类危险的极端主义分子,他们正危害着地区与世界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