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朝鲜问题 贸易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沱生 中国国际战略研究基金会主任

中国要准备同美国在南海进行长期博弈

2015-11-05

10月27日,不顾中国政府的多次交涉和坚决反对,美国海军驱逐舰“拉森号”挑衅性地进入中国南沙岛礁邻近海域。这一事件发生在习近平主席9月底访美之后,对于中美关系的发展是非常消极、有害的。

Harry-Harris-Fan-Changlong.jpg
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星期二(11月3日)在北京会见了到访的美国太平洋总部司令哈里斯,双方就南海争执举行了会谈。

据我了解,在南海问题的处理上,从白宫、国务院到国防部,美国内部也有一些分歧。其中国防部、太总是最强硬的,这跟他们的部门利益有关,南海紧张有利于其增加军费和采购新式武器装备。

美国军舰这次来南海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象征性地做做样子,给国内对华强硬派一个交代。另一种则是决心使这一军事行动常态化,并逐渐扩大规模与强度。两者都是挑衅性的,但如果是后者,将大大增加中美南海摩擦的安全风险。美国究竟要怎样做,中国将拭目以待。当前,中国要准备美国采取第二种做法,准备与美方在南海就此进行长期的斗争与博弈。

美国声称其行动是维护 “航行自由权”。众所周知,南海有世界上最主要的海上通道,这是中国、日本、韩国,还有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诸多国家共同使用的海上通道,保持其自由通畅是各国的共同利益。这条海上通道从未因有关国家存在岛礁及海洋权益争端而受到影响。

美国长期对华进行近岸军事侦察,才是双方在“自由航行权”上发生争论的根本原因。美国的这一做法危害中国的国家安全,理所当然地遭到中国的反对。这一次美国又通过军事行动把争论扩大到了中国扩建岛礁附近的海域,使中美关于“自由航行权”的争论进一步加剧。

先不讲美国这样做是否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公约本身含有一定模糊性,中美的理解、解释存在着较大的分歧),但有一点十分清楚,即美国这样做,只会给中国人民和PLA传递非常消极的信号,表明美要将中国作为 “对手”甚至是“潜在的敌人”。有些美国专家说,解放军也可以到美国附近的海域来。但如果解放军真的也整天在美国的周围进行侦察,中美关系不是要回到冷战时代了吗?

与此相关的是,美国一直要求中国澄清九条断续线的含义,要求中国根据所属岛礁的地形、地貌,说明中国在南海到底拥有多少领海与专属经济区。当前,南海争端的形势相当复杂,仅中国就与五个东南亚国家存在海上岛礁及海洋权益争议(中国与印尼之间只有海洋权益争议)。在这种情况下,从现实出发,中国至今尚未划定南沙岛礁的海基点、海基线,而是保持了一定的模糊性。这是中国克制的表现,表现了中国希望通过和平对话解决争端的真诚愿望。

但另一方面,九段线的基本含义则是清晰的,中国已经多次做了说明:一是在九段线内,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二是中国享有UNCLOS所规定的海洋权益;三是中国对这片海域拥有一定的历史性权利;四是九段线内的海上通道是完全自由通畅的。最近习主席在访美时还明确指出,中国在南沙群岛的有关建设活动不针对、不影响任何国家,也无意搞军事化。总之,中国的政策是既要坚决维护领土主权,又要努力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愿意通过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来实现合作,并通过和平对话最终解决争端,使南海成为“和平、合作、友好之海”。

必须指出的是,近年来美国不断加强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包括坚持进行对华近岸军事侦察;介入南海主权争端,向越南等国出售武器;加强地区内的军事同盟关系,重新获取使用菲律宾军事基地的权利;以及要求日本等域外盟国到南海联合巡航等。最近美国军舰的行为更是摆出了不惜直接与中国进行军事摩擦与对抗的姿态。但美国却指责中国在南海干扰其“自由航行”,指责中国的岛礁建设是搞所谓“军事化”。美国的这些指责是片面的、完全站不住脚的。恰是美国自身的行为增加并促进了南海军事化的趋势。

在南海问题上,中美确实存在严重分歧,但分歧还是要通过对话来解决,而非诉诸武力冲突与军事对抗。当前,面临正在出现的危机形势,两国也许更需要“静悄悄的外交”,而不是大肆炒作。此外,去年中美已就“建立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信任措施机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达成了两个备忘录,不久前又对两者做了修订,只要双方都遵守这两个机制的精神与准则,在南海对峙中,两国舰机应可以避免发生擦枪走火等不测事件。但是,如果未来美国舰机采取更加挑衅的行为,如加大派遣频率,进入更敏感的海域,扩大行动的规模,采取更为有害的行为方式,则必将激起中国民意更激烈的反对,也必将引起中国军事上更强烈的反应。届时,双方发生冲突的风险将显著上升。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对于美国舰机到南海岛礁附近进行挑衅活动,已准备了各种应对方案,今后将视情况以多种手段与美国进行长期博弈,坚决维护国家主权与海洋权益。与此同时,中国亦将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决不陷入美国制造的激化南海主权争议的陷阱,并将尽力避免与美国在南海发生重大军事危机和军事冲突。在此情况下,美国将得不到任何它想要得到的东西,也决不可能达到它想达到的任何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