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 翟崑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中菲关系攸关南海稳定与亚太和局

2023-01-18

2022年底2023年初,越南领导人阮富仲和菲律宾新任总统小马科斯先后访华,形成一个促进中邻关系,稳定南海局面的外交活动小高潮。越南和菲律宾是南海问题的关键国家。越南在2021年越共十三大后保持了领导人的连续性,近年来中越外交互动频繁,总体稳定了两国关系和南海问题。而小马科斯的前任杜特尔特在其任期内与中国一起维护了南海相对稳定的大局,世人更关注同时与中美都有特殊渊源的小马科斯政府南海政策是否生变。小马科斯是2023年第一个到访的外国元首,从双方1月5日发布的联合声明来看,稳定南海局势仍是大局。联合声明第十三条称,两国元首就南海局势深入坦诚交换意见,强调南海争议不是双边关系的全部,同意妥善管控分歧。双方重申维护及促进地区和平稳定、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的重要性,同意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以及《联合国宪章》和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基础上,以和平方式处理争议。

这意味着,中菲在2023年初即表达了继续保持南海稳定局面的战略意志和决心,有利于南海稳定与亚太和局。中菲和中越关系是维护南海大局稳定的关键,南海稳定又攸关亚太稳定。自2010年美国奥巴马政府实质性介入南海问题以来,各方围绕南海问题的战略博弈复杂化、激烈化,不时爆发摩擦和危机,这在2013年时任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提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南海仲裁案达到高点。但是在杜特尔特总统2016-2022年任职期间,与中国一起扭转了南海形势,共同塑造了一个长达六年、宝贵的南海稳定局面。尤其是在2020-2022年的三年疫情期间,尽管遭遇美国印太战略拉紧同盟网络,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和美英澳同盟,乃至“印太海域态势感知伙伴关系”的鼓噪擂动,南海并未掀起大风大浪。这为中国应对美国围堵遏制,妥善应对其他周边热点问题,推进亚太和平发展奠定了基础。由此来看,中菲和中越在南海问题上的相对稳态是稳定南海局面,避免中美在南海和东南亚战略博弈升级的关键一环。

这里就有一个看似“反常”的现象,即在中美战略关系恶化、东南亚成为中美战略博弈要地,南海问题成为美国搅局抓手的背景下,南海局势反而呈现较长时间的“稳态”。从战略环境看,中国面对的印太环境整体趋于恶化。日韩跟定美国的战略走向非常清晰,欧洲主要大国与美国形成战略协同,印度趁火打劫在经济和安全上对华战略倾向激进,中亚在遭遇哈萨克斯坦政局变动和俄乌冲突后,一些国家进入对华战略调整期。而东南亚国家反而发出“东盟及其成员不选边站,同时与中美搞好关系”的声音。中国与东盟以第一大贸易伙伴的身份,超过20亿人口的体量,形成一个中国-东盟和平发展区,并共同推进了世界上最大的自贸区RCEP的落地生效。从南海问题本身看,虽然南海争端各方都在做维权保障等方面的常规动作,但领导人保持战略清醒、战略克制和战略定力,不冲突、不对抗,显示了多年来对南海局势进行战略管理的经验和技巧。在这方面,杜特尔特是小马科斯的榜样。

正如南海潮起潮落,南海局势也是在紧张与稳定之间波动性变化。2023年才刚刚开始,今后南海局势能否继续维持稳态,不逆转,不失航,仍需复杂而精妙复杂的战略管理。首先,这需要中菲、中越等做好双边的沟通协调,不管潮起潮落,坚定落实双方联合声明,积极在南海创造合作点。其次,尽快完成中国与东盟的“南海行为准则”(COC)谈判,并将COC作为未来亚太和平文化、安全秩序的基石。第三,争取在中美缓和,并降低菲律宾等国外部战略压力的态势下,在东盟架构之下推进中-美-东盟的包容性地区秩序构建。总之,中菲稳则有利于南海稳,南海稳则有利于亚太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