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云 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美日首脑会谈与跛脚印太战略

2022-02-14

1月2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了视频会谈,这也是岸田就任首相后首次与拜登的会谈。美日领导人决心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进一步强化同盟,台海、人权、经济安全保障、海洋问题等几乎美日双边会谈中针对中国的“熟悉话题”都涉及了。日美还商定上半年在日本举行第二次日美印澳四国机制峰会。峰会前,两国还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中国增强透明度,推进核裁军。这些很自然引起中国强烈反弹,也引发舆论界高度关注。

但此次首脑会谈有一项内容似乎没有受到太多关注,即双方建立“经济版2+2部长级磋商机制”,展示以美日为轴心支持拜登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意图。笔者认为,这显示美日对其印太战略缺乏经济支柱这一致命弱点有清醒的认识,但治愈印太战略“高度军事化”这一“跛脚”病根希望不大。

首先,拜登政府没有走出历届美国政府亚洲战略“高度军事化”的思维定势和路径依赖。我们翻看美国与亚洲盟友的会谈都可以看到这种“亚洲外交军事化”的明显特征,此次首脑会谈2/3内容也都是与军事和安全相关。无论10年前奥巴马政府提出的“亚洲再平衡”还是现在的“印太战略”,关键词基本上是反导系统、威慑力和扩展威慑力、海军力量扩展、增加盟国防卫费用开支和军备建设等。

此次会谈中,日本首相向拜登总统表明了要对日本防卫力量进行根本性强化的决心,拜登表示支持。在美国看来,亚洲战略中“军事一体化”似乎是首要的,“经济一体化”是会自然追随的。问题在于,高度军事化的地区战略最终获益者可能主要是军工产业,而不是本地区的民众。

第二,美国政要的印太经济框架基本停留在口号式概念上,除了强调高标准和最先进以外,没有具体内容和路线图,对大多数本地区国家来说不接地气和缺乏吸引力。2021年10月底,拜登总统参加东亚峰会时宣布美国将和伙伴一起探索建立一个印太经济框架,包括在贸易便利化、数字经济和技术标准、产业链韧性、去碳和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劳工标准等领域设定共同目标。同年11月,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和贸易谈判代表戴琪相继访问日本等东亚国家时也提出要建设最先进的地区经济合作标准。

然而,美国基本处于亚洲一体化进程之外。美国退出了TPP,不是已经生效的RCEP成员国,也不愿意加入数字经济伙伴协定(DEPA)。其新框架似乎要放弃已经积累30年的以亚太和东盟+6为基础的地区合作,有另起炉灶的意思。但本地区大多数国家关心的是如何进一步从一体化中获得发展利益,特别是那些欠发达国家迫切需要实现数字和绿色经济转型的切实帮助。美国的印太经济框架只有口号式的高标准高质量,地区国家会认为这仅仅是为了维护美国地区霸权的工具和理论武装。同样,日本以不满足高标准为理由对中国申请加入CPTPP采取观望态度,同时美国自己不愿意回到TPP,还阻止别国参加TPP,这些自相矛盾的做法,只能造成该机制空转,日本期待的经济领导力也会耗尽。

第三,印太经济框架仍停留在美国是“亚洲经济发展恩赐者”的错误认知上。美国认为,其同盟体系为地区带来了和平,美国海军自由航行带来商业船队安全通行,美国市场让亚洲国家通过出口致富,美国投资让亚洲经济腾飞,美国技术创新造就了亚洲经济升级,美元保证了亚洲国际贸易支付的顺畅。不可否认,美国对亚洲经济发展有贡献,但上世纪90年代以后,亚洲经济发展的巨大牵引力是地区经济一体化,而在这方面美国是缺席的。过度自信亚洲经济一体化中的“美国不可或缺论”,只能让美国的地区存在感越来越少。

美国及其盟友的亚洲战略需要战略转向,要从“高度军事化”思维中走出来,真正思考本地区国家要什么,而这也符合美国根本利益。错误配置资源,只能让跛脚的印太战略日益积重难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