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肖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政治学博士

制衡外部威胁

2021-12-30
肖斌.jpg
2021年12月15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俄罗斯莫斯科外的住宅内与中国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路透社)

2021年12月15日,中俄两国元首再次举行视频会。本次视频会取得的主要成果包括:高度评价和肯定了当前的中俄关系;商定共同出席北京冬奥会,并强调不接受任何将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政治化的企图;开展更多的联合行动,维护双方的安全利益等。

此次会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认为本次会晤将有利地推动中俄战略协作。自1996年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以来,中俄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发展迅速。一是“政热经冷”的问题已逐步解决。据俄方统计2021年1月至11月,中俄贸易总额达1230亿美元,超过了2019年的记录。二是进一步巩固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21年6月,中俄两国元首宣布《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延期,该条约已成为21世纪中俄关系长期稳定发展的纲领性和基础性文件。但是,影响中俄关系的外部威胁也在不断增加。中俄元首会晤进行了90分钟,中俄官方只公开了不到10分钟讲话内容。因此,笔者认为通过战略协作制衡外部威胁是中俄首脑会晤的核心目的。

基于不同的身份认知和安全利益,中俄面临的外部威胁具有一定的差异性。俄罗斯主张世界多极化,北约及其部分伙伴关系国直接损害了俄罗斯的安全利益。中国主张多边主义、维护国际秩序,强调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但是外部势力介入国家统一进程和支持分裂主义危害了中国的安全利益。不过,从外部威胁的来源上来看,中俄有着共同的外部威胁,即同时来自体系、地区和国家三个维度。

在上述三个维度中,地区维度是核心。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与乌克兰就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混合战。俄罗斯在其新版《国家安全战略》(2021年7月)中指出,由于乌克兰危机,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已经急剧恶化,美国及其一些北约盟国是不友好国家。为了捍卫自己的安全利益,俄罗斯向俄乌边境地区集结部队对抗北约东扩,双方军事冲突似乎到了一触即发的边缘。俄美元首启动了“红线外交”,俄罗斯总统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在两国元首会晤后对媒体说,在莫斯科的“红线”问题上,俄罗斯和美国之间存在非常严重的分歧。

北约原本与中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但在北约集体安全意识形态化、中美竞争关系加剧、中俄关系趋密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国于2019年首次成为北约的威胁。在2021年6月北约布鲁塞尔峰会公报中,北约称中国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和与联盟安全有关的领域构成了系统性挑战。然而,若具象中国和北约的行为,中国只是北约“想象中的威胁”,而部分北约成员国已对中国造成了“事实上的威胁”。一段时间以来,不仅美国军舰频繁驶入南海和通过台湾海峡,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北约成员国也派遣军舰驶入南海,英国、加拿大、法国军舰甚至过航台湾海峡。

在美国印太战略出台后,为了加强彼此联系,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建立“美英澳三方安全与防务伙伴关系”(AUKUS),该联盟首要任务是由英、美两国协助澳大利亚建造一支核动力潜艇舰队,这是美国新印太战略联盟合作的一部分。无论美英澳三国怎么表述AUKUS的正当性,在中国看来AUKUS就是一个外部威胁。起初,俄罗斯并不重视美国的印太战略,但在印度不断靠近美国主导的安全合作机制,以及俄印关系出现疏离的苗头下,阻止国际反俄势力从南向北渗透便成为俄罗斯需要考虑的问题。对于俄罗斯总统出访印度(2021年12月),俄罗斯学者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认为,历史上,俄罗斯与印度有着良好的关系。然而,外部势力影响了俄印之间的互信,并破坏了俄印关系。为了将俄印关系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俄罗斯需要重新思考、调整和更新与印度的关系。

为了制衡外部威胁,中俄战略协作的频率会更加频繁,直到全球和地区战略力量恢复平衡。但是,笔者想强调一个事实,国际政治中的任何结果都是各方互动产生的。国家间无休止的争斗能创造共同的、国际冲突的历史,却很难拥有共同的、和平繁荣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