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肖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政治学博士

积极寻求“上合组织空间”的中国利益

2021-10-07
43ff1989-0ccf-434a-b36b-984327078a33.jpg
今年7月,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外长及官员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上合影留念,会议主要讨论了阿富汗的安全局势。图片来源:法新社。

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上,伊朗加入上合组织的申请得到了积极回应,沙特、埃及和卡塔尔则被批准成为对话伙伴国,“上合组织空间”扩大到西亚、阿拉伯半岛和东北非地区。由于上合组织成员都是非北约成员国,加上部分成员与美国关系紧张,英、美、德、法媒体把上合组织描述为中俄联手抗衡美国的工具。与此同时,美英澳高调宣布成立涵盖印太地区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通过防务合作威慑中国。

在偏见取代理性后,那些主张“中国威胁论”的国家总是会为自己的行为寻找理由,以证明自己行动的合法性。对于中国而言,支持“上合组织空间”的扩大是一个风险决策,因为上合组织第二次扩员是在大国政治处于“冷和平”(即非战争状态下的对抗和竞争)状态下启动的,扩员的利弊还有待时间检验。但是,无论扩员带来怎样的结果,中国都需要在“上合组织空间”中积极寻求自身利益,其中保持安全利益预期稳定是重中之中。

“上合组织空间”对中国安全利益意义重大

“上合组织空间”已成为中国平衡全球秩序失衡的重要依托。过去20年,中国与上合组织成员国关系总体平稳,并在双边层面建立了各种水平的战略伙伴关系。为了进一步加强“上合组织空间”的稳定性,中国选择了自己擅长的方式——用经济发展寻求和平稳定。中国领导人在上合组织杜尚别峰会上提出,未来5年与上合组织国家贸易额要实现2.3万亿美元的目标。与此同时,中国选择开放合作的模式,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与“上合组织空间”内国家的发展战略、区域合作倡议对接。更重要的是,中国已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当伊朗、沙特和卡塔尔在上合组织框架下建立起不同水平的关系后,“上合组织空间”将成为中国石油和天然气最重要的来源地。为此,通过“上合组织空间”寻求安全利益预期的稳定对中国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面临“上合组织空间”的诸多挑战

尽管“上合组织空间”对中国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但若实现安全利益预期稳定,中国不得不面临诸多挑战,其中上合组织的议事原则和国际体系压力是内外挑战中较为突出的因素。根据现行的制度形态,上合组织奉行的是“协商一致”的议事原则,这对提高决议的效率是有利的,但会降低决议的实际价值。为此,上合组织在扩员后,现行议事原则将加剧组织运行低效、地区公共产品供给不足、合作成本高而收益低的问题。在全球秩序失衡的状态下,国际体系的压力是“上合组织空间”最直接的外部压力,并直接体现在中、美、俄关系上。中国是上合组织的创始国成员国,随着中美竞争关系的加剧,中美在诸多重大问题上严重对抗;在北约东扩后,美俄关系波折起伏,2014年乌克兰危机使美俄关系降入谷底。因此,在当前的中、美、俄关系下,大部分上合组织成员国更偏好选择规避风险的战略,中国借助上合组织寻求自己安全利益的路径很狭窄。

保持战略理性

尽管存在诸多挑战,但是在“上合组织空间”内积极寻求安全利益预期稳定,对于中国未来发展非常重要,因为安全利益预期越稳定,就越有利于中国的发展。结合上合组织现状及未来发展,笔者认为保持战略理性是中国在”上合组织空间”寻求安全预期稳定的首要条件。保持战略理性是一项系统工程,需从历史经验、与世界的关系、国家未来发展出发,并优先做好以下工作:

要在战略定位上深思熟虑。好的目标并不意味着实现路径是合理的,因为决策者有可能把不喜欢的路径视为不适宜的,并可能会影响人们的判断。此外,任何国际机制都不是完美的,即便在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也存在着某种对立关系。因此,要按照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看待“上合组织空间”的中国利益,尤其是避免夸大“上合组织空间”的作用,要充分考虑到集体行动的有限性。

要注重弥合战略政策差异。中国在“上合组织空间”的利益很难独力实现,通常受空间内外行为体互动行为的影响。正如对中俄关系在欧亚地区的作用就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是把中俄关系构建成为欧亚地区反西方的力量,另一种是把中俄关系构建成促进欧亚地区稳定发展的力量。但是,若从战略理性出发,后者更符合中国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