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孙成昊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
  • 董一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拜登访欧不会改变欧洲“战略自主”决心

2021-06-28

美国总统拜登任内首访选择了欧洲,他不仅出席G7峰会、北约峰会与美国-欧盟峰会三场重要活动,还在与欧洲盟友广泛接触后,在日内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可见对欧洲的重视程度远超前任。特别是美欧峰会自奥巴马第二任期以来就处于停摆状态,这一机制的激活以及与北约、G7的联动,展现拜登政府至少在外交互动和元首沟通方面更加倚重欧盟。

从几场峰会的情况看,拜登时代的跨大西洋关系从气氛到议程都较特朗普时代大为改善,而欧盟主动在重要议程上谋求与美国政策协调的趋势明显。同时,美国已试图在某些领域以照顾对方关切的方式积极拉拢欧洲,美欧战略协调初见成效。

拜登对欧盟的倚重并非看重跨大西洋关系本身,而是聚焦目前不断走向激烈的中美战略竞争,希望不必陷入单打独斗的困境。

鉴于欧盟巨大的市场规模、政治经济科技领域不可小觑的实力以及对国际规则和多边主义的影响力,美国试图以重振跨大西洋关系为抓手,将欧洲拉入“大国竞争”阵营,推动其在地缘政治、意识形态、经贸、科技等领域与美国共同采取与中国竞争乃至对抗的政策。

从相关公报内容看,美欧联手对华的苗头已经浮现,一些倡议摆上案头。比如G7公报提及新疆、香港、南海、东海甚至台海,提出在供应链、基础设施、经贸规则等领域构建针对中国的“替代方案”。北约峰会公报将中国列为“体制性挑战”,并有意通过伙伴关系影响亚太安全事务。美欧峰会公报亦提出G7公报中的一些主题,虽然措辞相对弱化,但美欧间构建跨大西洋经贸、科技等联合委员会加强政策协调已成为双方共识。

同时,为进一步稳定跨大西洋关系,拉拢欧洲一致对华,美国还在一些此前存在纷争的领域主动向欧盟让步,如拜登访欧前放松了对参与“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项目欧洲企业的制裁,美欧峰会前夕双方就暂停波音与空客之间补贴纠纷相关关税报复措施达成共识,并且提议要彻底就公共补贴的国际规则达成共识。

然而,欧洲并不愿被美国直接拉入反华阵营,对于所谓的“中国挑战”,欧洲更希望首先明确哪些领域存在挑战,这些挑战又意味着什么,同时设计有别于美国的对华政策。

在这三场峰会中,美欧的“共识”也并没有完全被美方主导,而是将各方政策立场融合,如在美欧峰会公报中,“合作、竞争与系统性对手”的表述与2019年欧盟对华战略报告中的定性描述极为类似。

即使中欧关系2021年以来明显出现波折和困难,欧洲主要国家也仍然坚持强调独立自主的对华政策立场不动摇。法国总统马克龙在G7峰会前表示,欧洲应坚定“在对华战略上保持独立”而非“自动站到美国一边”,或坐视“新冷战”发生。德国总理默克尔、意大利总理德拉吉等欧洲大国领导人也不愿追随美国与中国进行彻底对抗。

拜登访欧之行并不会减弱中美博弈的紧张趋势,而在这种背景下,欧盟更能感受到“战略自主”的弥足珍贵。欧盟强调的“战略自主”是在处理大国关系时依据自身利益行事,而不是在其他大国的裹挟下盲从,避免自身从“地缘政治棋手”沦为棋子甚至棋盘。

此外,欧盟也强调在经贸、科技、能源、安全等领域加强自身能力建设,减少对他国依赖,以免这种依赖成为他国影响自身政策自主的杠杆和资本。

而基于各自利益和战略倾向差异,欧美在共同关注领域内的分歧和矛盾难以彻底消除,这也将增添欧洲谋求更大自主空间的动力。在抗疫领域,美欧虽然提出向发展中国家捐赠疫苗共同倡议,但欧盟不满美国鼓吹“放弃专利权”慷他人之慨,却在疫苗及其上游产品出口上大加管制,且并未改变大肆囤积疫苗的政策方向。

在科技领域,包括法国、德国、荷兰等国均支持加强对跨国数字巨头的监管以及“数字税”的创立,丹麦近期“窃听门”事件的披露更加剧欧洲对美欧数据自由流动安全性的担忧,而美国则严厉抨击上述做法,指责欧盟推进“反美科技政策”,并试图以“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倡议消解“数字税”提议。

在安全领域,拜登政府对北约的重视程度有所提升,美欧安全纽带得以强化,但欧洲国家对于军费“达标”仍然意兴阑珊,美国则将欧洲军事装备和防务能力缺乏视作“北约漏洞”,未来美欧在军费问题上的分歧和摩擦恐将持续。同时,一些北约成员国也不愿过早强调中国挑战,而是希望全面评估中国对北约的影响后再做进一步打算。

在经贸领域,美国试图加大努力让欧洲缓解“特朗普焦虑”,但欧盟对于美国能否尊重其利益的疑虑难以大幅缓解,欧委会贸易委员东布罗夫斯基斯敦促美国“落实其承诺”,推动解决钢铝关税问题,并为欧美广泛的贸易争端寻求全面和持久的解决方案。

经历了“特朗普冲击”的欧洲面对拜登的温情脉脉增添了几分冷静和务实。尽管拜登在访问期间强调特朗普主义在美国无足轻重,但欧洲清楚“美国优先”随时可能卷土重来,甚至当下也没有从美国的对欧政策中彻底销声匿迹。鉴于此,欧洲将从增强自身实力出发,在中美竞争的背景下探索一条既能稳定跨大西洋关系又能谋求战略自主的道路,而不是全盘接受拜登“民主对抗专制”的总体叙事,避免被美国拖入一场代价高昂且牺牲“战略自主”前景的新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