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拜登与北京

2021-01-05
微信图片_20210105170957.gif

当选总统乔·拜登几十年前就以坚定的全球主义者著称,他支持与中国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然而,若希望修复唐纳德·特朗普任总统期间受损的双边关系,他会面临着巨大的障碍。其中一些障碍是他个人的,包括一个正在发酵的丑闻,该丑闻涉及他的儿子亨特和家族其他成员的行为。流传中的指控称,拜登家人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从事复杂的以权谋私活动。尤为严重的一项指控是乔·拜登同意接受一家中国投资公司的隐秘财务资助,而且这家公司同中国政府关系密切。

除去这些个人因素可能阻碍这位新总统推行与北京交好的政策外,他还必须对付一些棘手的政治现实。过去一年来,美国的舆论极度反华,反映了人们对北京应对新冠疫情和收紧对香港控制的普遍愤慨。来自多方的压力也在增加,要求美中经济“脱钩”,并展示对台湾的更多支持。

共和党内的“鹰派”和他们在右翼媒体的盟友正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以争取“遏华”强硬政策获得民众支持。他们有强烈的动机把拜登描绘成一个绥靖分子、一个中国的傀儡,甚至更糟的是一个共产主义政府的自愿代理人,其原因有二。首先,鉴于美国公众舆论的性质,这种信息会是政治上的赢者,它将让拜登和民主党陷入守势。其次,民主党人这些年一直把特朗普总统和其他共和党领导人说成是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傀儡,令许多共和党人难以忍受,他们渴望报复。

这些因素加起来将成为拜登难以逾越的困难,即使他强烈希望克服它。其实,危险在于他会被迫对北京采取强硬路线,以保护自己免受腐败或不忠的指控。特朗普对俄罗斯采取了令人惊讶的对抗政策,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消除对他是叛徒的诋毁。拜登对中国做出类似反应的话,其后果对两国来说都将是最不幸的。

2020年10月《纽约邮报》发表了两篇文章,指控拜登家人有财务不当行为,这让拜登本人更容易受到攻击。两篇文章的根据都是在亨特·拜登放在维修店没有取回的电脑中发现的文件。第一篇报道中提到的证据是,时任副总统的乔·拜登对其子与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的可疑交易的介入,在程度上比他自己所声称的要大得多。这种明显的更大程度介入,让人们对这位前副总统在要求乌克兰政府解雇检察官维克托·肖金时所扮演的角色提出新的质疑。

《纽约邮报》随后的文章提供了电子邮件证据,证明亨特·拜登以极高折扣获得了一家中国投资基金20%的股份。更糟的是,其中一份文件称,虽然亨特拥有20%的股份,但另有10%由他监理的股份是“留给大人物”的。亨特的前商业伙伴托尼·波布林斯基之后不仅证实了这封作为罪证的电子邮件的真实性,还肯定地表示“大人物”指的是乔·拜登。

主流媒体不遗余力地掩饰这两篇报道,脸书和推特甚至阻止访问。强烈反对特朗普连任的媒体完全无法容忍这些令人尴尬的披露,它们可能毁掉拜登的竞选,让那位面目可憎的总统继续留任。但随着特朗普即将离任,这类动机现在越来越弱,对这些指控感兴趣的也许不只是《福克斯新闻》、《国家评论》和《华尔街日报》等右翼媒体,或者是格伦·格林沃尔德这些一贯反叛的独立揭丑闻记者。对拜登家族海外财务关系的进一步审查,有可能给这位新总统造成严重困难。

对于拜登政府向北京提出和解前景更具破坏力的,或许是国会共和党人煽动公众反华情绪的能力。即使在总统竞选期间,拜登和他的助手们也感受到了压力。他们的回应是试图给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对华政策“摘掉鹰派标签”。一个电视节目明目张胆地把特朗普总统描绘成北京的傀儡。“人人都知道他们——中国在病毒问题上说谎”,解说者以一面飘扬的中国国旗为背景声称,然而“特朗普总统却相信了中国”。随后的广告试图把拜登描绘成比特朗普对中国更强硬的人,并指责总统在新冠疫情早期阶段“对中国人太宽容”。

或许事实证明,这种立场在艰难的竞选角逐中只是一种政治姿态。令两国经济脱钩的政策会让中美双方遭殃,更不用说那些使军事对抗危险上升的安全战略了。拜登政府有重要的动机和理由去恢复唐纳德·特朗普任总统之前双方更加合作的现状。然而实现这一目标存在着巨大的障碍,而乔·拜登在承担这项任务时并不处于有利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