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璐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WTO改革:中国的解题思路

2020-11-12
i.jpg

10月28日,WTO召开代表团团长非正式会议,宣布推荐尼日利亚籍候选人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为新任总干事。这一结果得到绝大多数WTO成员的支持,却遭到美国反对。美国宣称将继续支持韩籍候选人俞明希,令以协商一致原则为基础的总干事遴选陷入僵局。

这一局面是近年来WTO现状的缩影。“僵局”“瘫痪”“无力”已成为形容WTO各项职能和人事任命的高频词汇,地缘政治博弈也越来越频繁且直白地登上WTO舞台。WTO成员一致认为,曾为全球贸易发展和经济治理作出突出贡献的WTO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刻。但究竟改多少、从哪里开始改、如何改,各方却莫衷一是。

中国一向支持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积极参与WTO改革的各项讨论。中国认为,在坚持多边贸易体制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的情况下,顺应时代发展,对WTO进行必要改革,优先解决其面临的生存危机,增强其权威性和有效性是应取之道。个别成员意图对WTO进行根本性改革,甚至滥用“一票否决权”则无助于WTO长远发展。

上诉机构停摆导致的争端解决机制失灵是中国认为的危及WTO生存的首要关键问题。失去了有效的争端解决机制,国际贸易秩序将退回以国家实力、外交手段决定胜负的“丛林法则”,国家间的每一场贸易争端都有可能演变为抬高关税、反制报复的贸易战,相对弱势的发展中国家将深受其害。美国在该局面形成中的作为人尽皆知,而目前敦促尽快重启上诉机构法官遴选程序的WTO成员已超过120个。中国同意争端解决机制存在缺陷,但也坚定维护其在WTO的核心支柱地位,一直与欧盟等成员努力探索上诉机构危机的解决方案。中国参与的多方临时上诉仲裁安排仅仅是一个临时机制,中国仍致力于恢复上诉机构正常运转的最终目标。反观美国,一再冒然否定其他各方提出的改革方案,且从未提出具体的改革意见。美贸易代表莱特希泽6月表示,如果上诉机构永远不会重新生效,“那就好了”,更让人质疑其改革诚意。

2017年以来,美国滥用国家安全例外,采取单边主义措施,大行贸易保护主义之举,破坏了国际秩序和国际规则,中国和许多其他WTO成员一样,认为应予以有效遏制。但到目前为止,这一现象仍未被制止,也因争端解决机制失灵更难得到约束。

中国认可WTO谈判进展缓慢,落后于时代发展,造成了某种程度的规则过时和真空。因此,中国以积极、建设性的姿态参与正在进行的渔业补贴、农业补贴、电子商务等议题谈判,引领投资便利化措施等新兴议题的多边讨论,推动WTO规则的公平、完善、包容。中国也鼓励各方以务实和寻求共识为导向推进谈判,并确保透明度和包容性。

发展是WTO工作的核心,聚焦发展是WTO吸引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加入的重要原因。中国坚持原则,即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特殊与差别待遇是发展中成员群体在历史上争取到的权利,不应因个别成员的不满而遭到摒弃,反而应推进其更有效、充分地发挥作用。中国同时保持适度灵活。中国早就言明,如在今后谈判中不再需要特殊与差别待遇,会把机会让给更需要的发展中成员。事实上,中国现在享受的特殊与差别待遇十分有限。中国驻WTO大使张向晨指出,现行WTO协定的155个特殊与差别待遇条款中,直接关乎成员权利和义务的仅25条,而中国实际仅享受8条实实在在的所谓“权利”。

至于美国、日本等成员意图将所谓“市场导向条件”裹入WTO改革的做法,中国认为,改变一国经济模式并非WTO的目标,任何成员也不应因政经体制差异而受到歧视性待遇。对于这道题的“出题人”,很多人反而心有疑惑:难道动辄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征关税、“封杀”别国企业、施压贸易谈判、扰乱市场秩序就是遵从“市场导向条件”吗?

新冠肺炎疫情使全球供应链承压,保护主义泛滥,贸易环境的稳定性大受冲击,未来疫苗和相关药物的公平有效分配面临难题。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一个强力有效的WTO。中国将持之以恒积极参与WTO改革相关磋商,根据实际能力为重振多边贸易体制、建立公平公正的全球贸易体系作出贡献,也希望各方能携手推动WTO走出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