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亚裔的美国梦正在消失

2020-10-29
421.jpg

显然,美国的总统竞选将加剧美国的“恐华症”。人们已经开始担心,对于成长在这个动荡时代的新一代美国人来说,世界将是零和的,它促使大家用非黑即白的“我们”和“他们”来思考问题,一方得到好处,必定是有一方受到了损失。疫情期间,美国对亚裔的攻击暴露出这个国家令人不安的反亚意识,那就是,在现代美国,亚裔的身份仍然受到挑战。这些隔洲的敌意将如何影响亚裔美国人?它在后新冠疫情时代对美国亚裔将意味着什么?

中文.jpg
点击阅读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27期

虽然美国亚裔的才华和对美国社会的贡献日益得到大众传媒的认可,但新冠疫情和中美之间的持续对抗阻碍了这种进步。截止到2020年3月19日,也就是“停止仇恨亚太裔通报中心”(STOP AAPI HATE)建立六个星期的时间内,该中心就收到了近1700起与新冠肺炎有关的歧视亚裔的报告。这些事件包括故意回避、口头骚扰和人身攻击。在同样面临感染新冠肺炎和经济生存风险的同时,美国的亚裔还面临着因为所谓病毒来自亚洲而被骚扰的可能。

那些肇事者不去追究政府控制疾病传播不力的责任,而是把冠状病毒的扩散甩锅给亚裔美国人。“新公众诚信中心/益普索民意调查”的民调结果显示,32%的美国人曾经目睹一些人将新冠疫情怪罪给亚裔,美国亚裔目睹过这类行为的比例则达60%。同样的,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内部报告预计,由于新冠疫情与中国和美国亚裔群体有关,出于仇恨亚裔美国人的犯罪案在美国很可能激增。

种族歧视的汇集已经影响到亚裔经营的企业,因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亚裔美国人的企业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之一。亚裔拥有190万家小企业,雇员约350万人,每年创造7000亿美元GDP。这些企业往往集中在依赖人流的行业里,由于社交距离的规定,这些行业停工的时间更长。强制封锁加上反亚裔情绪高涨,使许多美国亚裔的企业陷入了危机。

举例来说,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亚裔拥有的企业近26%在住宿和餐饮服务业,17%在零售业,11%在教育服务业,这些行业里亚裔美国人占的份额高于其他任何群体。其结果就是,亚裔企业不仅在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中比例过高,而且早在今年1月疫情消息传到美国,而美国尚未开始采取封锁措施的时候,亚裔企业的业务就已经下滑。由于封锁、担心冠状病毒和反华偏见日增,唐人街的整个商业模式已经完全被颠覆了。

美国领导人的反华言论只会加剧人们的反亚反华敌意。特朗普一直多方面攻击中国,从呼吁联合国成员国要求北京对新冠疫情负责,到指责中国试图窃取机密信息。唐纳德·特朗普一再给新冠肺炎贴上“武汉病毒”、“中国病毒”和“功夫流感”的标签,拒绝接受这类标签可能引发对美国亚裔的种族歧视和污名化美籍华人的警告。为了即将到来的大选,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对手乔·拜登也求助于激烈的反华言论。他的一个视频广告中伤华人,他也因此受到大量美国亚裔支持组织的抨击。尽管如此,拜登仍继续批评特朗普对中国过于软弱,并承诺美国选民他将以更强硬的立场与中国打交道。

这类信息不仅让美国亚裔群体倍感沮丧,也显示了美国当前的外交政策轨迹。就在上个月,美国国务院证实,自2020年6月以来它已撤销了1000多名涉嫌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中国学生和学者的签证。撤销签证只是白宫在中美对抗日益加剧过程中采取的众多制裁措施之一。已经很清楚的是,无论谁赢得2020年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国都将继续是白宫的头号敌人。当前的中美僵局是两国关系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倒退之一,而且没有迹象表明这一趋势会在短期内打破。

也就是说,美国亚裔从一个几乎不为人所见的群体,在走过很长一段路之后,再次被人鄙视和遗忘。虽然墨西哥仍然是美国移民来源最多的国家(25%),但亚洲移民加起来在美国移民中占的比例最大(28%),其中中国(6%)和印度(6%)移民的数量在亚裔中居首。预计到2055年,美国的亚裔将超过拉美裔,成为美国最大的移民群体。不过,尽管政府公开认可的反亚裔种族主义时代似乎已是过去式,但美国国内的挑衅性政治话语,以及政治辩论的负面本质,仍提醒着人们种族关系的脆弱性。显然,亚裔美国人在他们今后的日常生活中将面临新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