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止跌回稳是当前中美关系的首要问题

2020-09-08
陈积敏.gif

当前中美关系处于建交以来新低点,这种状态不符合中国的战略预期,不符合两国战略利益与两国人民的福祉,也不符合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与美国部分政客的政治操作及美国政治周期有直接联系。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美国部分政客对华言论“火药味”十足,甚至积极鼓吹“新冷战”,然而今年5月美国政府发布的对华政策性文件则理性得多。

从主观上讲,中国希望中美关系能尽快走出低谷,迎来新的发展。可以说,止跌回稳是当前中美关系最重要也是最迫切的一个问题。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当然需要双方相向而行。然而,美方的政策与行动并不在中国可以影响与控制的范围之内。实际上,“不干涉内政”一直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因此对美方该做什么,中国不想也不便过问。所以,“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应成为中方应对策略的基本要求。中国对美外交的基本立场与原则应保持连续性与稳定性,并在此基础上加以运筹,促进双边关系转圜与改善。

具体而言,中国的应对主要包括两大层面。

从消极方面看,中美应防止战略误判,对可能的战略冲突点,如台湾、南海等问题构建危机防控机制。近期,美国在台湾、南海问题上不断试探中方底线与耐心,这种行为是非常危险与不负责任的。对此,中方也做出一定的反应。双方的交锋引起外界对中美之间会否走向局部冲突的讨论。应该说,双方对于“不冲突、不对抗”是有基本共识的,然而问题在于一线人员会否发生战略误判,以至引发擦枪走火事件,继而将两国推向局部冲突。从这个角度来说,危机预防与管控机制显得尤为重要且必要。从可能性上说,无论中方还是美方均对此持类似意见,这为相关机制的构建与强化提供了政治基础。2020年5月,特朗普政府在最新对华政策文件中表示,美国将保持与中国就战略意图沟通展开防务联系与交流,防止并管控危机,减少可能引发冲突的误判与误解风险,继续在共同利益领域开展合作。美军也继续与解放军就开展有效的危机沟通保持接触,包括保留为计划外情况降温的响应渠道。8月6日,中美防长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通话,美国防长表达了年底访华的意愿。这些军事领域的交流与互动既是当前中美关系的少有亮点,也是稳定双边关系的一个保障。

从积极方面看,主要包括:

1)保持与加强包括元首会晤在内的高层级交流,准确理解对方战略意图。一定程度上说,中美对对方战略意图的认知存在信息不对称,尤其是美方对中国战略意图的理解有很大偏差。例如,美国认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是要改变国际秩序,美国最新对华政策文件表示,“中共选择利用自由开放的、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并试图重塑对其中立的国际体系。北京公开声称寻求按照中共的利益与意识形态改造国际秩序”。然而,中国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的目的既不是将现有秩序推翻,也不是另起炉灶,而是推进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朝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中国将此视为对世界做出重大贡献的具体实践,而美方则认为这是要改变国际秩序的挑战性行为。显见,中国需要更准确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战略意图,而保持高层战略沟通尤其是元首外交至关重要。

2)发掘共同利益领域(如司法)并加强这些领域的合作。当前,美国对华政策基调是战略竞争,但不排斥可能情况下的合作,甚至欢迎这种合作,如芬太尼、非法移民等执法合作。美国对华政策文件指出,“美国意识到中美两种体系间的长期战略竞争”,但“竞争不必要带来对抗或冲突”,“我们仍然对建设性、结果导向型接触以及与中国在共同利益领域开展合作持开放态度”。本质而言,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有两个关键词,即“建设性”与“结果导向”。主观上,美国希望与中国构建建设性关系,但最终取决于中美战略互动及美方的实际获益。在中美战略竞争的大背景下,中国也应充分利用各种机会,开展与美国的合作。

3)维护与促进两国的社会文化交流,努力建构对对方的正面认知。美方对华采取“全政府”战略竞争政策,但尚未展开广泛的社会动员,若实现“全政府+全社会”战略竞争模式,中美关系将陷入极为不利且难以逆转的境地。需要认识到,中美社会文化交流面临重大挑战,如美国已采取诸多限制中国媒体在美活动的措施;执法部门甚至对美国高校施压,迫使一些高校中断与孔子学院的合作,美国国务院将孔子学院美国中心列为外国使团;美方中止与中国内地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的所有富布赖特交流项目;美国部分高校中止由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的访问学者交流,等等。与此同时,美国公众对华好感度降至新低。盖洛普2020年2月份的调查显示,仅有33%的受访者对中国有好感,比2018年下滑20个百分点。7月,皮尤的一份民调也显示,对华持负面态度的受访者比例达到73%,比3月份提高了7个百分点,另有57%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美国的竞争者,甚至26%的受访者将中国视为美国的敌人。这反映出美国政府在塑造民意方面的能力与效果,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加强两国社会人文交流,尤其是年轻人的沟通,对双边关系持久稳定发展的重要性与必要性。

一个巴掌拍不响。中美关系能否回归正常状态,不是中国一方积极努力就可以决定的。应该说,中方已经释放出足够的诚意与善意(如认真落实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高层在对美政策讲话中表达稳定中美关系的意愿),现在是美方做出适当反应的时候了。正如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所言,当前中美关系的根本问题在于“在中国与现有国际秩序深度融合的情况下,美国能否容纳中国,与一个历史、文化和制度不同的国家和平共处”。美国即将举行总统选举,无论下届政府花落谁家,这都是他们需要认真思考并做出严肃回复的必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