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的伊朗险兆事件

2020-01-21
241.jpg

美国和伊朗最近紧张而危险的互动暴露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经营外交政策的大量问题。主要的结论,就是他没有外交政策。他的重要决策是出自本能反应和自相矛盾的冲动,例如,在寻求达成协议的同时又以武力相威胁。如果有什么占支配地位的愿景或理念,那就是他希望避免再发生一场旷日持久、代价高昂的战争。然而他还是差一点就陷入这样一场战争。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曾经承诺要撤回美国的军队。他有的时候拒绝对挑衅行为做出回应,尤其当这些挑衅是来自中东地区得到伊朗支持的组织。这让伊朗人——以及几乎所有其他地方的人——误以为他会继续容忍下去。到最后,他的一些共和党右翼人士、最重要的是连FOX新闻频道的评论员都说他软弱。这样说特朗普是很危险的,他的总统任期向人们说明,为什么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不应当被选入白宫。

特朗普实施外交政策的另一特点,是他身边围着一群庸才。他们当中没有胸怀博大、富有创造性的战略思想家,也不具备独立之精神。特朗普现在用的人是三年来的第四位国家安全顾问、第二位国防部长和第二位国务卿,另外许多关键的外交政策岗位还空着。其他人学到的教训再明白不过:与特朗普相处的唯一方式就是别去挑战他。在总统无知而又缺乏好奇心的情况下,这种对盲目尊从的期待就更加成问题了。

人们普遍认为,傲慢自夸的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是特朗普高级顾问中最老练的马屁精。作为前国会众议员,蓬佩奥还是国会当中伊朗“政权更迭”核心小组的一位健谈学友。我们事后得知,蓬佩奥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向特朗普施压,要求下令暗杀被美国列为外国恐怖组织的伊朗“圣城旅”的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某个报道称,当特朗普于1月3日最终决定下令杀死伊朗的二号政治领导人时,“新的团队很团结,不像上届团队那样倾向于抵制总统的意愿”。

在未对伊朗宣战的情况下,通过无人机袭击在伊拉克境内杀害一名外国官员,这很可能是非法的。但这样的细节问题并没有让特朗普感到不安。有证据表明,特朗普做决定时并没有考虑可能的后果。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为防止这种不计后果的行为而建立起来的国家安全体系被破坏的荡然无存,总统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假如这位总统情绪多变,那么整个世界都会有非常大的麻烦。

事实上,由于伊朗领导人比特朗普精明,我们勉强避开了与伊朗全面开战。此危险插曲中的最大生命损失,是一架刚从德黑兰机场起飞的乌克兰民用飞机不幸坠毁,机上176人全部遇难。在伊朗航空管理当局允许这架飞机离港的三个小时之前,伊朗向驻有美军的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了导弹。为了苏莱曼尼之死而精心策划的这一报复行动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通过瑞士人传递的秘密消息也表明,伊朗人希望阻止危险局势的升级。与美国打仗他们会输,但他们肯定会让美国的资产受重创,包括进行网络攻击。松了一口气的特朗普收到伊朗人的信儿,于是也就坡下驴收了手。

震惊不已的国会要求政府通报杀死苏莱曼尼的理由,而缺少明确的理由让特朗普及其国家安全官员处境不利。政府给出的理由相互矛盾、变来变去,未能让议员们相信确实存在一个迫使总统采取行动的“迫在眉睫”的威胁。这件事,再加上现政府的特点是蔑视国会及议员们对行政部门问责的宪法责任,蔑视宪法赋予立法机构的唯一宣战权力,使国会掀起了一场新运动,为的是限制总统对伊朗发动战争的权力。不过,众议院和(由特朗普的共和党盟友控制的)参议院不太可能达成一致,更不要说拿出不被总统否决的措施。

在这期间,美国和伊朗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糟。自从杀死苏莱曼尼以来,美方的损失更大。伊朗宣布将不再遵守对其核计划的限制,这使它研发核弹头所需要的时间从特朗普上台时的将近15年缩短到只有5个月。美国目前面临越来越大的从伊拉克撤军的压力,而这正是苏莱曼尼长期以来的目标。美军为打击伊斯兰国对伊拉克军队进行的训练——这正是巴拉克·奥巴马总统任期内美国被邀请重返伊拉克的原因——如今已被搁置。特朗普并未像他承诺的那样从中东撤军,如今反而向这一地区增派了数千人。

与此同时,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免不了以胜利者自居,并指责批评人士同情伊朗,甚至偏袒恶贯满盈的苏莱曼尼。目前的迹象表明,公众对此并不买账,多数人认为这一事件让美国更不安全。他们也许是对的。尽管美国和伊朗——以及伊朗的多个代理人——之间的敌对态势已经平息,但很少有人相信这种平静会持续下去。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Trump's Near Miss with Iran”(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