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政府比中国更需要一份贸易协议

2019-12-13
1213.jpg

随着12月15日美国新一轮关税的临近,太平洋两岸的投资者都在小心翼翼地关注着特朗普政府和中国政府之间的贸易谈判。包括美国特朗普总统在内的一些美国人认为,由于最近出口经济恶化,中国比美国更需要一份协议。然而,国内政治压力却意味着特朗普政府迫切需要在短期内达成协议。美国政府正紧张地注视着烦琐的经济指标,希望将清算推迟到2020年大选之后。随着美国股市的泡沫化达到历史高点——很大程度上归因于有可能达成协议的乐观情绪——美国政府需要签署一份具体协议,避免股市出现可能拖累整个经济的痛苦崩盘。

最近几个月,出现了一波传言和声明,称有可能达成缓和中美贸易战的“第一阶段”协议。此类协议的轮廓一直模糊不清,但包括中国承诺大幅增加对美国出口农产品的采购,以及美国提出取消进一步的关税。中国政府和特朗普政府让许多经济观察人士的心弦摇摆不定,它是巴甫洛夫铃铛式的,上周还“即将达成协议”,下星期特朗普就耀武扬威泼冷水。目前看来,中美两国还在进行有意义的谈判,尽管双方只愿意按照自己的条件签署协议。不过,现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12月15日,这是美国对156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5%额外关税的最后期限。

虽然双方都感到痛苦,但杠杆的平衡作用似乎并不均匀。中国经济增长有可能低于已属平庸的官方统计数据,其出口经济因工厂订单的减少而受到重创,虽然中国人民银行采取了刺激措施,信贷却没有增加。而美国方面,尽管政府延长了补贴期限,农业部门还是受到与中国市场割裂的打击。而有关美国经济健康状况的混合信号,正被债务驱动下相当不错的消费支出,以及央行国内外宽松政策制造的股市泡沫所掩盖。看起来,在本月的谈判中,由于经济相对实力较强,美国似乎处于比中国更有利的地位。

但并非所有事情都是它的外在模样。即使利润停滞,美国股市仍处在正持续升至历史最高水平的泡沫之中。用各种指标衡量,这些市场都被严重高估。在很大程度上,这可归因于央行的扩张性政策和廉价的信贷使美国公司得以回购自己的股票,并使其他机构在虚高的股价后面推波助澜。与此同时,公司债务已升至历史新高,预示着如果收益进一步下降,一场清算即将来临。这种性质的泡沫是脆弱的、易受冲击的,随着不断膨胀,脆弱性也越来越大,而它们背后的力量则失去势头。当前泡沫背后最重要的心理力量之一,是特朗普政府推动的误导性叙述,也就是即将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很快接下来投资者所不屑的贸易战和关税也会结束。

12月3 日,似乎发生了这种乐观泡沫破灭的一个小预演。特朗普暗示说,贸易协议有可能推迟到2020年大选之后。股市应声暴跌。只不过一个小小的即兴声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早盘就下跌400点。总统过后表示,这点下跌无关紧要,未来的下跌也不会影响他与中国达成更好的协议。这纯粹是吹牛。在美国历史上,还没有哪届政府如特朗普的白宫像激光那样聚焦于股市。

为了真正取胜,中国需要利用其所能调动的筹码,确保贸易战开始以来加征的所有实质性关税被撤回。而要做到这一点,它就必须愿意比美方更长久地承受这些关税带来的暂时痛苦。这是一场不对称规则下的“博弈”。当然中国政府也会关注民意,高失业率意味着不满、罢工和骚乱,经济增长下滑则会伤害有影响力的大企业主和房地产所有者。不过,中国政府不需要担心选举会让它在短期内失去权力,但特朗普政府却要担心这个。

传统观点认为,经济表现对总统选举结果有相当大的影响。特朗普政府正计划在2020年利用美国的经济实力竞选。市场动荡不仅危及美国的整体经济和普通选民,也考验极富有的共和党捐款人的耐心,他们可能宁愿静观选举结果,期望下任总统能与中国达成协议。正像我们刚才说的,美国经济是由脆弱的股市泡沫在支撑,而这部分取决于对结束贸易战的乐观情绪。中国政府可以非常简单、单方面地泄露有关谈判的最新悲观消息,以测试这个泡沫的强度。它甚至可以直截了当地表示要中断谈判,这将被证明会造成严重的冲击。

无论如何,没有哪件事情比2020年大选前美国股市开始下跌更让特朗普政府担心。只要看看共和党在2008年股市暴跌后的选举中如何被碾压,就能明白其中的原因。中国面临着经济动荡和自身的烦扰,但即使2020年处境艰难,它实际上也不会面临失去权力的威胁。要智取特朗普政府,帮助重建中国希望的贸易体制,中国政府只需问问自己,到底是谁更应担心2020年的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