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大阪元首会晤后的中美关系

2019-07-03
d.jpg

6月29日,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在大阪举行了长达80分钟的会晤。美国将不再对剩余3000多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新关税,双方将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重启经贸谈判。特朗普表示,与习近平相谈甚欢之后,和中国的对话将“重回正轨”,美方愿同中方达成彼此都可接受的贸易协议。他在随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还表示,将允许美国高科技公司向华为出售产品,美中两国可以成为“战略伙伴”。

考虑到贸易战给两国经济带来的损害正日益显著,中美元首会晤取得的这一进展是令人鼓舞的。但是,中美经贸谈判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历经起伏,尤其在2018年12月阿根廷中美元首会晤之后。因此,人们有理由担心这只是一份脆弱的“停火协议”,中美经贸谈判的命运仍然前途未卜。

正如前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佐立克所言,特朗普先生做交易是冲动的,是基于对眼前政治的评估。如果金融市场暴跌,他就有可能降低要求,或至少从悬崖边后退。特朗普政府之所以开始愿意对中国采取相对温和的态度,是因为美国企业、消费者和其他商业机构反对贸易战的声音不断加大。

虽然特朗普为自己的竞选连任喊出“让美国一直伟大”的口号,但实际上,至少从经济层面看,他还远未实现“让美国再次伟大”。美国近期经济数据并不令人满意,5月新增就业岗位不足10万,6月制造业和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双双跌至荣枯线边缘。摩根大通的研究表明,美国明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已升至45%。

北京的确担心,如果美国经济数据变得好一点,特朗普政府就有可能毁弃其作出的任何承诺,重新举起关税大棒,或采取其他恶意举动。这也正是习近平希望与特朗普就中美关系的根本问题进行交流的原因。习近平在会谈开始时特别提及“乒乓外交”,1971年发生在日本名古屋的这一历史事件对中美关系实现“解冻”至关重要。习近平强调,合作比摩擦好,对话比对抗好。

从中国的视角看,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政策上已陷入“竞争迷思”,这是造成经贸谈判一波三折的重要原因。而且美国在经济、外交和安全领域的很多对华举动,甚至存在跨越两国关系“红线”的风险。

首先,美国错把“竞争”当成对华关系的战略目标,而一味追求竞争会扼杀双方合作的机遇。特朗普政府曾提出寻求“建设性的、结果导向的美中关系”,但这一概念似乎不再被提及。与中国竞争的话语已经充斥美国官方政策文件和国会听证会,从华为到中国留学生都正在成为美国对华竞争战略的受害者。华盛顿嘴上将中国称为“竞争者”,但行动中已经把中国作为“对手”。特朗普政府需要对未来数十年的美中关系提出令人信服的愿景,并在此基础上制定和实施对华战略。

其次,在“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这一理念引导下,美国处理对华经贸关系正在滥用“国家安全”,从而使中美经贸摩擦变得更加复杂难解。美国政客们不仅将华为及其5G设备视为国家安全威胁,还称中国企业生产的交通和地铁车辆也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把经济问题和安全问题混为一谈,实际上是试图推动中美“脱钩”的鹰派人士的重要策略。中国经济学家余永定认为,美国的真正意图是把中国企业从全球产业链中挤出,剥夺中国的发展权。

第三,特朗普政府对两国关系中的敏感问题缺乏准确认知,对北京的过分刺激将侵蚀双方之间本就不足的信任感。为确保此次大阪元首会晤顺利进行,白宫推迟了彭斯副总统在威尔逊中心有关中国人权问题的演讲,据说演讲还会触及香港问题。北京确信,美国在香港持续升温的政治风波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此外,美国国防部将对台湾进行新一轮军售,特朗普政府据称很快会宣布就新疆“再教育营”问题制裁中国官员的决定。这些举动将使中美关系面临新的危机。5月,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还公开提出要应对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文明冲突”。北京已经清楚意识到,一股针对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攻势正在美国国内酝酿。

最后,与之前几届美国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与中国之间的外交沟通质量可以说是最低的,白宫决策层始终缺少一位能有效管控美中紧张关系的关键人物。副总统彭斯多次就中国问题发表颇具挑衅性的演讲,国务卿蓬佩奥经常在国际场合发表恶意涉华言论,这些令北京倍感恼怒。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长期被视为“反华派”,上任以来从未到访中国,据说也不愿与中国官员进行交流。在大卫·史迪威分管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的任命被批准后,国务院、国防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处理中国事务的中层官员都是鹰派人士。

应当清醒地看到,随着美国2020年大选选战的升温,在接下来的数月中,美国和中国达成经贸协议面临的政治环境可能更加不利。“反华派”和“反特朗普派”似乎都不希望看到贸易战停战。无疑,北京无法左右美国国内政治斗争,因此它应把更多精力用于深化国内的改革开放。在G20大阪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宣布了一系列新举措,包括发布新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实施新的外商投资法律制度、建立健全外资企业投诉机制等。

特朗普政府需要认识到,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里既不像彭斯所说的被美国“重建”,未来几十年也不可能按照美国的意愿被改造。简而言之,为了让中美关系真正“回到正轨”,北京需要将中共十八大以来已经作出的诸多承诺尽快转化为行动,而华盛顿则迫切需要重新校正其已经陷入“竞争迷思”的对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