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中美关系如何避免“墨菲定律”应验

2019-06-21
g.jpg

近期,中美关系出现了一种危险的趋势。在两国贸易谈判停滞后,双方在其他领域的矛盾正在升温。在人权、地缘政治、出口管制、科技等领域,双方一些并未暴露的问题如今正在成为显见的难题。一些最极端的担忧正在变成现实,一些最具破坏性的建议也很可能被政府采纳。中美关系很可能正在遵循“墨菲定律”的轨迹,即双方的历史遗留问题都会成为今天的麻烦,双方出现的问题很可能演变为最坏的结果。

如果中美关系的“墨菲定律”成真,意味着两国可能走向外界所担心的最坏情景——全面对抗和隔绝。这种情景不仅将给两国绝大多数民众和企业带来灾难性影响,也很可能改变全球历史的走向。

冷战后,各国经济和文化联系日益紧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水平得到显著提升。新一轮科技革命给全球化提供了新的动力。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有机会让本国经济迈上新的台阶,解决更多经济发展不充分所带来的问题。地缘政治因素边缘化是全球化发展的主要原因,而中美全面对抗将根本性改变这个因素。这意味着,技术革命所带来的红利和经济增长预期将不复存在。

一些具有战略远见的思想家已经看到了这种危险的趋势。刚刚在新加坡结束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了一个深刻的演讲,阐述亚洲国家对于这种风险的担忧。李显龙的演讲部分解释了中美关系“墨菲定律”发生的机理。他认为,中美关系发生如今重大变化的主要原因是没有从对方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把彼此的分歧复杂化。因此,双方的一举一动都可能被对方视为挑衅,也促使对方做出反击。在美国,对于中国的负面看法已经渗透了美国的体制,折中的观点被边缘化。

事实上,中美双方的这种战略互疑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都存在。但是,双方过去基于互谅,能够遵守形成的规则和默契,不会单方面采取改变现状的行动。如今,美国变了。在国际局势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的情况下,美国开始以一种近似冷战的视角来看待世界,有意在国家与国家间划定阵营,设立阻碍资本、技术和人员流通的障碍。此外,美国采取最极端的猜测来看待他国行为,忽略了其他更温和的解释和逻辑。这些变化使得中美矛盾在彼此猜测中不断升级,战略互疑正转向战略对抗。

“墨菲定律”并非凭空发生,这一现象发生的主要原因是系统内部存在一定会在长期运行中暴露的隐藏缺陷。对当前的中美关系来说,这个隐藏缺陷就是美国被历史记忆、保守主义思维所固化的战略想象力。之前的美国政府倾向于用一种创造性的想象来看待中美关系。两国希望通过创新方式来超越“修昔底德陷阱”。如今,美国却缺乏设计中美关系新图景的动力。这种想象力的缺失与美国外交家凯南在他著名的长电报中对苏联的看法类似。凯南认为,苏联没有想象出两种制度、两个大国共存的世界图景,也没有想到他国可以选择与两个主要大国不同的发展道路。这种战略想象力的缺失是苏联对外战略设计的重要缺陷,束缚了苏联的政策选择。令人遗憾的是,这种缺乏想象力的战略不仅被美国政府接受,也开始影响美国战略界对中美关系未来的看法。创新性想法和解决方案不再受到重视,如何采取报复和逼迫对方成为了主流意见。

为了阻止中美关系的“墨菲定律”应验,双方需要改变两国的互动模式。“墨菲定律”生效的主要原因是系统持续运动,缺陷演变为问题的几率就不断增加。如果有机会让系统暂停并得到整修,维护人员就有机会发现其中隐藏的系统缺陷。中美关系如今需要一个停机维修,双方需要建立一段缓冲期和冷静期。双方需要意识到经贸问题难以在短期内解决。但与此同时,美国方面需要停止继续升级两国在其他领域的矛盾和冲突,避免双方的相互报复陷入恶性循环。两国政府、学界、媒体需要利用这一冷静期展开广泛对话,继续推进对中美关系创新性图景的讨论,探索解决当前两国矛盾的创新性方式。

在此基础上,两国战略界将从实际情况出发,以全球大趋势为出发点,重新设想两国关系的多种可能性,给两国政府和舆论提供一些更加积极、更具建设性的故事和未来。在这个过程中,中美两国也需要听取第三方国家的意见和建议,与第三方展开积极的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