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举办博鳌论坛和参加海军阅兵显示中菲关系出现好转

2019-05-08
b.jpg

博鳌亚洲论坛马尼拉会议(4月22-25日)与菲律宾参加青岛解放军海军周年纪念大阅兵(4月22-25日)在时间上的重叠,说明了菲律宾与中国关系的改善程度。两个活动对菲律宾来说都是第一次。加强两军关系,在增加经济互动的同时采取建立信任措施,这些都为改善双边关系奠定了更持久的基础。所以,尽管仍然存在挑战,但这些新的进展也许将带来希望。

会有更多突破性进展吗?

2016年以来,中国一直是菲律宾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从去年开始更是最大的投资国。随着2018年入境人数增幅达到29.62%,中国今年也许还将成为菲律宾最大的入境游客市场。中国在基础设施、钢铁、电力、物流和制造业的投资,还有可能给菲律宾经济带来变革性影响。去年,中国成为菲律宾香蕉的最大进口国,超过保持这一地位30年之久的日本。高层政治关系的改善,正在帮助推动经济往来的扩大。考虑到菲律宾经济的快速增长和光明的前景,选择马尼拉作为会议东道主也就不足为奇了。

时机也许并非巧合。事实上,这预示着双方更加重视彼此之间迅速发展的关系。马尼拉主办博鳌亚洲论坛会议之后,紧接着就是北京的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4月25-27日),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是出席会议的37位国家领导人之一。杜特尔特也曾参加2017年的首届“一带一路”峰会。菲律宾现在还是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国。

在马尼拉的博鳌亚洲论坛会议上,政府和企业界齐聚一堂,共促区域经济合作。这次会议是应前总统、众议院议长马卡帕加尔-阿罗约的邀请举行的,阿罗约也是博鳌亚洲论坛的理事。菲律宾两个最大的商业组织——菲律宾华商总会和菲律宾工商总会,是当地的会议组织者。

趁热打铁

尽管地震袭击了包括大马尼拉市在内的部分吕宋地区,但并没有阻止来自菲律宾、中国、泰国和其他东盟国家的500名企业家汇集在一起。马尼拉的首次亮相,标志着东盟国家的首都第五次主办这一地区会议。2001年成立以来,博鳌论坛曾在河内、香港、万象、金边、曼谷、首尔、阿斯塔纳、迪拜、罗马、巴黎和伦敦举行过会议。这个被视为亚洲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高级别交流平台有很深的菲律宾印记,因为菲律宾前总统菲德尔·拉莫斯是它的创始人之一。

杜特尔特总统未能出席会议,不过总统府文官长萨尔瓦多·梅地亚尔蒂宣读了杜特尔特的致辞。其他主要发言人包括众议院议长阿罗约,博鳌论坛秘书长李保东,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博鳌论坛副理事长周小川,泰国前副总理、博鳌论坛理事素拉杰·沙田泰博士。其他显要嘉宾还包括福建省副省长郭宁宁。福建是当地多数华人的祖籍。此外还有中国国资委副主任任洪斌。任的出席非常重要,因为许多国有企业正越来越多地在海外投资做生意,包括在菲律宾。

商业洽谈随之而来。中国制造业、农业、高科技和劳务领域的投资者参加了会议,他们渴望与菲律宾合作伙伴达成交易。例如,流行即时通讯和移动支付平台微信背后的中国科技巨头腾讯,据说就在与当地企业集团Ayala谈判。众议院议长阿罗约表示,中国科技行业投资者对进一步了解本地规则、特别是了解对外资的限制非常感兴趣。

博鳌亚洲论坛马尼拉会议强调了包容性增长、多边主义、全球化,以及捍卫全球贸易体系使之免受保护主义威胁的重要性。发言者们还强调了基础设施投资、互联互通、数字经济作为新经济增长引擎的作用。中国巨大的电子商务市场和高效的物流,甚至可以给东盟的中小微企业打开机遇之门。与会者还呼吁加快“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支持“一带一路”倡议。沙田泰博士注意到,北京在为第四次工业革命进行教育投资和职业培训投资。他表示,这或可成为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开展合作的一个重要领域。

超越经济

与此同时,在安全方面,菲律宾海军派出它最大的军舰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舰队检阅。这艘400人的战略运输舰“丹辘”号前往青岛,与其他60个国家一起参加了中国海军成立70周年纪念活动。13个国家派来了军舰,其中包括与北京长期有领土和海洋争端的国家,特别是文莱、日本、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参加的国家还有澳大利亚、孟加拉国、缅甸、俄罗斯、新加坡和韩国。

4月25日,当各国领导人聚集在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的时候,各国海军正结束它们在青岛为期四天的活动。阅舰活动让中国展示了其不断壮大的海军实力,这其中,包括亚洲最大的导弹驱逐舰(055型)、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长征10)和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中国和东盟海军还举行了反海盗和海上应急救援联合演习(4月27日)。北京试图提高它的海军建设的透明度,让邻国对其和平意图放心。

通过与美国和澳大利亚等传统盟友结盟,同时与中国和俄罗斯等新伙伴培养关系,菲律宾的海军外交为它追求独立的外交政策打下了基础。

确实,过去三年来,政治关系的回暖开始为中菲双方带来经济和安全红利。杜特尔特超越南海争端,欣赏中国,看来是从他的前任——前总统拉莫斯和阿罗约那里得到启示。

然而,持续破坏海洋环境、干预菲律宾渔民捕鱼作业的相关报道,削弱了培养和睦关系的努力。对中国贷款的担忧,对中国工人涌入的担忧,对中国离岸博彩业激增有可能带来社会问题的担忧,也许都不会轻易消失。最后,公众对中国的信任度较低,这也意味着热闹的双边互动仍难免会继续受菲律宾方面的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