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牛铁航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高级研究员

中美之争将从贸易发展到多维空间

2019-03-07

去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至今打了近一年。双方终于发现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不可能你输我赢,因为不仅全球产业链已经形成,而且信息全球化导致的共享经济模式已不允许一国或一个地区独立实行单边主义。贸易战是消耗战,只能是双输,即使最后和棋也没有赢家。单讲贸易,只是一个平面,它脱不掉与投资、金融、汇率、高科技和非贸易领域等立体或多维空间发生干系。因此,中美之争一定会从贸易这个二维平面发展到多维空间。特朗普将中兴、华为等中国通信业巨头列为制裁对象即为明证。

历史上看,美国说到底只不过是需要树立一个国际对手或敌人来整合自己。笔者不久前参加“纪念延安精神与中美关系”会议。当时很奇怪,为什么中国共产党早在延安时期就与美国建立起非常和谐的合作关系?其实并不奇怪。那时的中(共)美关系并非是有共同的意识形态,而是有共同的敌人,就是要抗日。因为美国和中国的共同敌人是杀了几千万中国人和几万美国人的日本人。上世纪70年代中美建交的机制是什么?也很简单,是共同对付苏联。今天的所谓中美之争并非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之争,而是谁能主导未来全球化进程和新经济发展之争。

当下,正如基辛格所说,世界经济已经全球化了,但世界政治仍然以国家为单位,因此我们面临的共同问题一定是全球化所带来的问题,如人类自身的发展与环境的矛盾、宇宙太空的探索、危害人类的疾病、自然灾害、信息爆炸等。考虑当今的中美关系,一定要在全球化背景下考虑,中国与美国的不同点是什么?共同点是什么?在美国看来不同的地方是巨额贸易逆差、中国政府非市场化的国有企业,加上中国用市场换技术等等。共同点是中美都认同市场经济和以美元为中心的全球经济体制,都面临如何高质量、高效率地发展本国经济,共同面对人类命运的全球化问题。也就是说,当中美之间互为对手时,它们是不一致的;当中美共同面对全球化问题时,它们必然是一致的。

对外而言,即便美国上下一致把中国当作最主要的敌人,也不是说对内美国的政策制定者都是铁板一块。特朗普代表的利益和华尔街代表的利益就有所不同。美国华尔街中犹太人国际金融集团和特朗普所代表的军工和工业集团在政策上也可以看出来是有差别的。比如说对美元的问题上,到底是走“强美元”之路,还是走“弱美元”之路?特朗普上台之初,美元指数大幅上涨至103,人们预计短期内还将上冲110,甚至120。但事实上自他上任至今,美元指数一路下跌了10%,直到今天的96。人民币也相应升值到了6.7人民币兑1美元。这恰好印证了笔者的想法,即美国对自己的国内和国际的政治经济形势的判断并不是铁板一块。开打贸易战的逻辑是要走利用压低汇率提高出口的传统道路。一年后的今天,美国的政策出现了超跃传统的新变化。今后,在全球化总趋势不变的情况下,中美一定还会有谈判。除非世界走向半球化或两极化,但笔者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美国在美中贸易战过程中已经将重点逐渐从单纯的贸易上移到知识产权、高端服务业(金融)市场开放等新经济领域。我国的决策者更应审时度势,运用好中国的创新优势,及时调整对美方针,将中美之争引向高维度的增量搏弈方向。1月3日,中国适时发射的“嫦娥4号”登月卫星成功登陆神秘的月球背面,正是这一努力的成功案例。又如2月24日,华为在全球第一个宣布5G可折叠手机诞生,这必然逆袭中美谈判的格局。加上中国早已成功发射的“墨子号”量子通信卫星、Fast巨型“天眼”,都迫使对手不得不相向而行。近日,特朗普发推特,称要与华为对等竞争5G巨大的潜在市场,就是我们努力的结果。

2月25日特朗普表示对中国延迟加税,并希望见习近平主席并签贸易战协议,这恰恰宣示了美中之争已从贸易战这个平面维度上升到立体维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