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郑羽 同济大学全球治理与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特朗普主义中的孤立主义倾向

2019-02-02
d.gif

2019年1月2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357票支持、22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通过禁止特朗普总统可能让美国退出北约的法案,同时美国国会还在关于该法案的声明中暗示将会使用预算资金支持“欧洲的遏制举措”,以对付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

国际社会记忆犹新的是,2017年7月,美国众议院罕见地以压倒多数票通过法案,限制特朗普总统在解除对俄罗斯制裁问题上的权力。表面上看,美国国会是要阻止在总统选举中获得俄罗斯支持的特朗普对俄采取投桃报李的绥靖主义,阻止其废除奥巴马时期建制主义的强硬对俄政策。现在看来,上述两个法案的更多意图在于遏止特朗普国际政策中的孤立主义倾向。

2017年7月以来,特朗普国际政策中的孤立主义倾向并没有收敛,而是有所发展。例如,2018年12月20日,美国多家主流媒体透露特朗普总统准备在2017年9月增兵4000人后,将驻阿富汗美军撤走7000人,并已经下令国防部着手制定具体撤军计划。此外,众所周知,2018年12月下旬,特朗普总统准备下令从叙利亚撤军,遭到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坚决反对。

特别要指出的是,特朗普政府今天的孤立主义与美国历史上的孤立主义有很大的不同。仔细分析特朗普主义(本文将特朗普总统已经形成的内外政策基本原则称为特朗普主义)的国际政策,可以将当前的孤立主义倾向称为“有选择的孤立主义”。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并不是放弃对全球事物的领导权以及美国第一的国际地位,而是在实力相对衰落的国际背景下继续保持美国优势和领导地位的新战略选择。这种孤立主义具有三方面功能。

其一,继续卸责。特朗普总统从阿富汗继续撤军的计划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奥巴马政策的继续。奥巴马总统在2014年5月解释自己的撤军决定时说:“阿富汗不是一个美妙的地方,美国对建立一个美妙的阿富汗没有责任。”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8月开始对阿富汗塔利班武装展开大规模的围剿行动,但直至2018年11月仍未能击溃塔利班武装。考虑到阿富汗塔利班的政治目标是在国内夺取政权,并不谋求在境外实施恐怖主义行动,在“基地组织”势力被消灭,美国本土和海外基地安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阿富汗已经不是对美国利益生死攸关的地区,甚至不是有重要利益的地区。特朗普总统在该地区的撤军考虑是要继续推卸国际责任,减少国力消耗。

其二,推进分担。众所周知,特朗普上台伊始就开始对欧洲的北约盟友施加压力,要求成员国增加防务经费,这一话题成为他与北约各成员国举行首脑会晤的主要议题。特朗普不顾欧洲盟友的意愿试图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这与其考虑退出北约一样,在建制派看来是从根本上威胁美国在至关重要地区的战略利益,美国国会因此两次通过法案阻止特朗普可能的政策规划。在美国已经成为大规模石油出口国,油气战略储备已经相当充裕的背景下,中东地区对美国的战略意义已经大幅度下降。叙利亚战场形势由于俄罗斯不惜血本大规模投入而波诡云谲,短时间内难以走出僵局。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主要表现为阻止俄罗斯和伊朗获取地区主导权,阻止该地区的恐怖主义势力向外蔓延。特朗普的撤军计划是建立在英法德和以色列分担更多军事责任的考虑之上的。

其三,强化遏制。特朗普有选择的孤立主义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是集中精力应对中国这个他们眼中的美国领导地位挑战者。因此,在特朗普试图在相关领域和地区推进有选择的孤立主义政策构想时,美国对华政策在2018年春季完成了由以往合作与遏制并举向以遏制为主的大幅度战略转变。

总之,特朗普看起来常常令人惊诧莫名的“不靠谱”外交政策,实质上暗藏着一个商人政治家的逻辑和精明。但这种有选择的孤立主义命运如何,取决于特朗普团队与国会两党建制派的博弈和客观的国际战略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