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自满和歇斯底里之间

2019-01-18
a.jpg

我们正用关税战来纪念美中建交40周年,这实在是颇有讽刺意味。一些人将其归咎于特朗普总统的个性,但是,无论谁赢得2016年大选,中美之间都会有紧张发生。许多美国人认为,中国在开放的贸易体系下没有按照市场经济来公平行事。还有许多人对习近平背离了邓小平谨慎的对内对外政策感到失望。在这种背景下,人们越来越担心中国的崛起意味着美国时代的终结。

错误地理解力量平衡的转变,这在历史上司空见惯。例如,当尼克松1972年访华的时候,他想的是平衡苏联在他眼中不断增长的实力。不过,他同时把苏联实力的增长解读为美国力量的下降,而不是美国二战以来人为提高全球生产份额之后的“回归正常”。他宣称要多极化,而实际发生的事情是苏联最终解体,并导致世纪末出现了美国单极时代。

今天,高估或低估中国的实力同样是危险的,而且出于经济和政治动机,华盛顿存在着高估或低估中国的圈子。用美元来衡量的话,中国经济相当于美国经济的2/3。许多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只不过预计的时间点从2030年到本世纪中叶不等,它取决对中美经济增长速度的假设。克林顿的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提出了未来外交政策的关键问题:“美国能否想象在2050年的全球经济体系中,自己的经济实力仅仅是全球最大经济体的一半呢?而且,政治领导人能否承认这个现实,并允许就世界的这一现实展开协商呢?”

众所周知,修昔底德将伯罗奔尼撒战争归咎于两个原因:新力量的崛起,以及守成大国由此产生的恐惧。绝大多数人只注意他说的前一部分,但是第二部分同样重要。美国是能够避免可能引发新冷战或热战的过度恐惧的。即使中国有朝一日在经济总量上超过美国,但这并不是衡量地缘政治实力的唯一标准。中国在软实力指数方面远远落后于美国。美国的军费开支是中国的四倍,虽然近年来中国的军事能力不断提高,但仔细观察军事平衡问题的分析人士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不可能把美国赶出西太平洋。

另一方面,美国曾是全球最大贸易国和双边贷款提供方。今天,中国是将近100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相比之下美国是57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计划在今后十年内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1万多亿美元贷款,而美国正在削减对外援助。通过自身巨大的市场规模和海外投资及发展援助,中国将获得经济实力。总体而言,相对于美国,中国的实力会增加。

尽管如此,美国仍将保持某些长期的实力优势,无论目前中国或特朗普政府做什么,这些优势都会继续存在。一个是地理上的。美国被海洋和友好邻国环绕,而中国与14个国家接壤,它同印度、日本和越南的领土争端制约了它的软实力。美国的另一个优势是能源。十年前,美国几乎无可救药地依赖进口能源,如今页岩气革命已经使北美从能源进口变为出口。与此同时,中国却越来越依赖来自中东地区、经印度洋运输的能源。

美国还具有人口优势。美国是目前各国人口排名中唯一还能保住位置(第三)的主要发达国家。虽然近年来美国的人口增长率有所放缓,但不会有俄罗斯、欧洲和日本即将出现的人口萎缩。中国的人口第一很快会让位给印度,未来十年中国的适龄劳动人口将减少。在发展本世纪经济增长核心的关键技术(生物、纳米、信息)方面,美国仍处在最前沿,而且美国的研究型大学主导着高等教育。中国正在研发方面投入巨资,目前在一些领域颇具竞争力,但那些宣称“中国主导世界秩序”和“美国时代终结”的人,他们并没有考虑到大国资源的所有方面。

美国人的自满一直是种危险,但缺乏自信和夸大恐惧同样危险,它会导致反应过度。美国握着一手好牌,而歇斯底里会让美国无法聪明地出牌。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我们的盟友和国际机构这张好牌被放弃了。一些人称赞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战,说它是迈出遏制中国掠夺行为的大胆第一步,但他们却没有说明为什么我们的盟友也要被加征关税。

特朗普政府给中国贴上修正主义大国标签,但与希特勒的德国或斯大林的苏联不同,中国对我们没有生死存亡的威胁,“习近平思想”不会传遍世界。中国没有兴趣踢翻牌桌,它只是想在牌桌上扩大赢面。我们并没有重新卷入40年前吉米·卡特承认中国时存在的冷战。展望未来40年,随着中国实力不断增强,美国的“自由国际秩序”将不得不顺势而变。我们将展开与中国的“合作竞争”,此提法的哪一个方面都不应该被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