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博索纳罗与巴西的中国困境

2019-01-17
c.jpg
雅伊尔·博索纳罗

巴西新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被称为南美的唐纳德·特朗普,他的华丽辞藻被金融界和其他市场仔细研读,为的是从中寻找新经济战略的蛛丝马迹。在2018年10月9日的一次采访中,博索纳罗谈到私有化计划,并宣称“中国不是在巴西买,而是在买巴西”。这让人们担心并猜测他会对这个巴西最大外来投资国和最大贸易伙伴采取民族主义经济政策。值得关注的是博索纳罗是否会像美国总统那样,对巴西与中国的经济关系采取更加敌对的立场。只有时间才知道,但国内一些重要因素将影响博索纳罗先生未来对中国的政策取向。

中国在十多年前就超过美国,成为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仅从2002年到2012年,中国与巴西的贸易就增长了2550%,经济关系从2003年的65亿美元发展到2011年的逾770亿美元。2017年,巴西21.8%的出口(475亿美元)流向中国,美国则排在第二位,为12.4%(270亿美元)。中国是巴西主要进口来源国,占比达18.1%,高于美国的16.7%,这种角色也凸显了它对巴西市场的渗透。中国在亚马逊流域国家的直接投资超过200亿美元,并且仍在不断增加。

博索纳罗的前任卢拉·达席尔瓦和迪尔玛·罗塞夫都欢迎巴中贸易、贷款的扩大,欢迎中国在这个有1亿多劳动力、2.08亿人口的拉美最大经济体进行投资扩张。巴西不再被视为“未来国家”,意即它的经济起飞遥不可及,巴中关系被誉为巴西现代化和让巴西站稳脚跟的关键——只要中国经济增长,并创造出口需求。然而,与中国的这种关系也对巴西生产商构成巨大压力,或许,这会成为博索纳罗未来对华经济定位的关键。

中国的产业繁荣为原材料和其他大宗产品出口商创造了巨大的全球需求和机会。例如,巴西是中国大豆和豆油的最大出口国。为了养活庞大的人口,中国还购买大量巴西牛肉、咖啡和其他农产品。巴西已经成为中国钢铁生产所需要的铁矿石的重要出口国,同时中国的制造商力图投资巴西钢铁业,以确保将来的供应。巴西国有石油垄断企业——巴西石油公司也从对中国的销售中获益,特别是,随着世界油价的飙升,巴西已经成为中国第五大石油供应国。中国对大宗商品的强劲需求帮助巴西平安渡过2007年到2009年的全球经济衰退,当时美国和欧洲市场衰退,巴西出口受到制约。

显然,巴西的农业企业、石油和矿业出口部门都从对华贸易当中受益匪浅。同样,卢拉和罗塞夫治下的国有部门也欢迎中国的开发银行以宽松条件提供贷款和信贷,帮助公共工程和基础设施项目融资。

但巴西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其制造业对国内国外市场的两头依赖引发了严重的问题。例子之一就是巴西的钢铁业。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导致巴西钢铁生产商的主要原材料涨价,而价格低廉的中国钢材又抢走了它们的市场份额。中国钢产量约占全球的一半(49.2%),2018预计将达9亿吨,这导致全球钢铁产能过剩,并压低了价格。中国大多数钢铁企业属于国有,它们可以获得促其进一步压低价格的低息贷款,进而使中国钢铁价格尤其在巴西等发展中国家变得更加便宜。更糟的是,巴西出口到第三方,特别是美国的钢铁半成品,如今被加征了钢铁关税。

巴西钢铁制造商和行业工会将向博索纳罗施压,要求提高对中国钢铁产品的关税,同时在看上去已经扭曲的市场中寻求竞争助力。那些试图建立合资企业的中国企业,比如马拉诺州的一家炼钢厂,有可能会感受到来自需要安抚国内生产商的保护主义政府的压力。

巴西汽车制造部门也有保护主义情绪,它们担心中国廉价汽车的竞争。巴西法律规定, 一辆“本地生产”的汽车必须有65%的部件来自“南方共同市场”。为此中国制造商,比如奇瑞,试图在巴西建立汽车生产设施。但它们遇到了强大阻力。不过,奇瑞最近已经建成一家合资企业,在圣保罗州的雅卡雷伊市生产“瑞虎2”紧凑型车。

目前还不清楚的是,在中国问题上,博索纳罗新政府是支持农产品/大宗商品出口部门的利益,还支持苦苦挣扎的巴西国内制造业的利益。如果照搬特朗普的脚本,他的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言论最终就可能是对中国商品和进口投入加征关税。随着削减国有经济部门,他还有可能收缩贷款和投资,从而增加巴西已经十分可观的债务。

在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安德鲁·查兹基指出,虽然博索纳罗主张将大部分国有资产私有化,但他仍反对进一步的渗透:

反华情绪可能是最复杂的原因。博索纳罗及其军方支持者认为,国有公司事关国家安全,他们担心出售这些公司会让中国买下关键基础设施。举例来说,这位巴西当选总统已经拒绝了(经济顾问)古德斯将巴西电力公司私有化的计划。他还呼应特朗普抨击中国的言论,指责中国投资者在“买下巴西这个国家”。

尽管博索纳罗所主张的减税和将国有企业私有化(可能涉及到一些中国买家)被说成是对市场的亲善,在他当选后股市反弹,他的支持率也随之上升,但这位新总统针对巴西最大贸易伙伴制定的政策将保护哪些经济部门的利益,仍然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