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专家眼中的中美关系

2019-01-04
c.jpg

2019年,中美关系受到很大的负面冲击。原因是什么,影响有多大,中美关系向何处去,可以说是全世界都关注的问题。

日前,中国《环球时报》邀请众多中国国内中美关系专家就此展开讨论。与会者各抒已见,提出了很多有助于认识和处理中美关系的观点和分析。

对于中美关系现状,许多专家认为问题严重并持悲观评估。他们认为,两国关系互动有恶性循环甚至失控的风险,尤其是“战略意外”发生后都不肯放弃尊严,使得双方难以达成“体面的妥协”;两国关系目前正处于一个关键与危险的十字路口,十字路口的一头通向“新冷战”,如果中美所有问题都被战略化、政治化,那么中美进入新冷战不可避免,当然如果双方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就有可能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中美互动的态势是“美攻、中防”,美国综合战略焦虑症导致了动作走形和不可预测性。

专家们做如此论断,并非是杞人忧天或自我恫吓,而是基于大量的事实例证。

过去一年,美国对华政策发生转折性、长期性重大变化。从去年12月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以来,美国官方出台了多份报告,都把中国定位成“战略对手”。过去40年美国对华政策是接触与防范,以接触为主,现在则变成防范为主,甚至是遏制为主。

以往中美双方在处理所有尖锐和敏感问题时,都心照不宣地努力控制问题不要外溢,而现在常常会把个别矛盾或具体问题政治化、战略化。例如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领导人反复讲不打地缘政治小算盘,但美国许多人仍固执地宣称“这是中国的全球地缘政治战略”。

中美战略竞争已涵盖各个领域,各个领域的作用也在发生变化。经济从两国关系的压舱石变成冲突点,人文交流过去是两国关系深厚的基础,现在美国有人开始在这方面制造麻烦和噪音。很多美国国内的问题也外溢到中美关系上,比如芬太尼问题。

中美之间出现这么多问题和冲突,具体原因很多,深层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是中美两国战略目标貌似雷同却又相互排异,中国要民族复兴,美国要使自己更伟大,双方认为对方目标是对自已的伤害的猜疑加剧。二是双方实力对比发生变化,开始由垂直向水平对比的结构转变。美国认为它今天遇到的麻烦都与中国崛起有关,这一严重的时代误解导致美国的焦虑,打压中国也就成为美国的战略图谋。

鉴于这种现状,中美关系该如何定位?有专家认为,简单地判定是敌人还是对手没有意义。美国与中国非敌非友,从贸易战角度看,它仅是中国的一个竞争对手。但这个竞争对手今天采用的对华方式是帝国式的,类似当年大英帝国约束法国、德国的崛起。不过,今天美国对中国的约束不是军事上,而是经济和技术上的。

面对这样的对手,专家们认为,一味妥协或一味对抗都不可取,应确立共同的游戏规则。我们过去更多从东方的君子思维角度看待这个世界,但西方与我们大不相同。孟晚舟事件完全超出我们的思维观念,我们必须熟悉、学习这种打交道方式。

展望中美关系的前景,不少专家认为,2019年两国关系会进入一个相比2018年稍平静的调整期,而这个调整期将决定中美是走向新冷战还是建立起新的大国关系。长远看,未来中美关系的突发性事件会越来越多,竞争甚至是较量会越来越激烈。

也有专家对中美关系现状和前景持相对乐观积极的观点,认为中美关系发展同中国改革开放是相辅相成的。当时,没有中美关系正常化,中国的改革开放无从谈起;没有中国决定改革开放,中美关系也未必可以实现正常化。此后的40年,这两个伟大事件都取得了成功。中国改革开放硕果累累,中美关系总体也是成功的,既没有出现热战,也没有出现冷战。中国现在正启动新一轮改革开放,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中国应坚持奉行“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对美政策,争取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同时,中国也要做好应对各种事变的准备,要适应面对两个美国的现状:一个是特朗普的美国,一个是其他的美国。而这两个美国有相同的一面,也有手段不同的一面。在这方面,专家们的看法相当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