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芬太尼问题与中美合作

2019-01-04
a.jpg

大国关系远不止是贸易问题,双方在各式各样问题上的互动不可避免。中美禁毒与执法合作就是一个例子。在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日前举行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晚宴上,芬太尼问题被提上议程。双方都同意加强合作,应对美国所面临的严重的国民健康威胁,而它也是中国有可能面临的健康威胁。

某些美国政客和媒体一直利用芬太尼问题抨击中国,但该问题不应该被政治化。今天,双方正通过外交和执法互动进行基于专业的禁毒合作。

背景很重要

美国过去十年的芬太尼危机,是以往30年形形色色历史性毒品危机的一部分。美国对非法毒品的需求是动因,而出于某些社会经济原因,这种需求多年来在不断扩大。尽管各地区加大了防范力度,但需求依然十分强劲。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拉丁美洲的可卡因就开始流入美国,后来几近泛滥。再之后海洛因越来越多,并影响到不同收入水平的黑人、棕色和白人群体。虽然罗纳德·里根总统发起“反毒品战争”,他以后所有的总统也继续实施这一计划,但结果并不乐观。美国毒品危机的范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涉及到全美国的城市和乡村。

芬太尼于1959年作为人类和兽医使用的合法药物面世。在美国,它的合法性生产与销售受到严格控制,非法分流的情况按说并不严重。芬太尼有多种“类似物”化学变体,这些类似物都是强力成瘾性阿片类药物。统计数据显示,从2010年至2016年,美国非法使用芬太尼的数量飙升。其中最常见的是与海洛因混合,其形状还通常类似于人们广泛使用的止痛药片,而这些药物本身就属于阿片类,受法律控制。

两大趋势加剧芬太尼危机

第一是海洛因在美国的使用越来越多,这为犯罪分子创造机会,让他们把一定量的芬太尼与海洛因混合,以提高其效力和利润。芬太尼也可以单独出售,然后与中性碱或其他药物混合。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用药过量的事都经常发生,且致死人数在上升。

第二个趋势就是最近十年的美国处方阿片类药物危机。医生开的合法止痛药大大超过规定,无良制药公司则大力向公众推销。医疗界腐败导致了处方过量和药品的非法分流,数百万美国人受到影响。

美国已经采取措施为医疗界颁布指南,限制处方药。同时加强执法,防止药品分流,警惕处方被滥用。统计数据显示,过去两年处方阿片类药物已经有所减少。

随着公众对合法止痛药的使用变成习惯,并且开始滥用药物,这种处方阿片类药物危机就成了芬太尼危机的温床。合法的止痛药被非法分流给吸毒者,创造出了海洛因瘾者之外的新瘾君子群体。转过来,这群瘾君子当中的许多人又投身海洛因,因为它在街头更便宜。对海洛因的需求增加,成为芬太尼进入市场的契机。

非法的芬太尼开始被制成药片,对于处方阿片类药物成瘾者来说,它就像常用的处方止痛药。在所有涉及芬太尼的非法用药例子中,因为存在不同的致命性,用药者要冒很大的风险。对使用者来说,这些看似常用剂量的药物实际上有可能导致死亡。

重要的事实

美国和中国一直就包括芬太尼在内的禁毒问题进行有效合作。奥巴马政府通过执法推进专业互动,特朗普政府也在继续这项工作。

美国缉毒局在中国设有办事处,美国国务院则处理外交方面的事务。缉毒局驻中国代表支持当地的禁毒工作,包括调查和交换相关情报。缉毒局对合作水平表示赞赏,并正在发展它与中国的关系。最近一次成功合作是破获一起重大的以香港为基地的芬太尼犯罪活动。

中国已逐步出台控制措施,并更新了药品清单。这些药品从中国出口到国外属于非法,因此,违法的出口商会受到刑事起诉。中国正与美国合作,更新受控药品的清单和分类,其中包括芬太尼及其变体。由于芬太尼可以生成许多变体,所以很难确定和控制,但最终目标是要完全控制所有类别的芬太尼及其类似物。

习特会将使中国和美国对所有芬太尼变体的控制得到强化,两国都将受益于执法合作的加强。通过邮政或其他途径直接进入美国的芬太尼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中国,另外还有芬太尼是从中国运到加拿大,然后再进入美国。

美国的芬太尼问题目前涉及中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出于多种原因,与墨西哥实际的禁毒合作效果不彰。墨西哥的有组织犯罪势力强大,且腐败猖獗。美国几乎所有的海洛因都来自墨西哥,主要是从西南边境进入美国。随着芬太尼受到墨西哥贩毒集团的重视,他们在贩运海洛因和可卡因、麻黄碱等其他非法毒品的同时,也开始将大量芬太尼走私到美国。

芬太尼是一种合成药物,没有单一的化学成分以供检测其源头。因此,很难估计直接来自中国或经加拿大进入美国的芬太尼,在数量上是否比从墨西哥进入美国的芬太尼多。而印度被认为是另一个新兴来源地。印度拥有大量制药和化学产业,很容易生产芬太尼类药物。

显然,危险药物是一个国际性问题。中美在芬太尼问题上的合作意义重大,但必须强调的是,其背景是全球性的,因此联合国和欧洲有关组织需要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无论怎样跌宕起伏,中美贸易关系都是国际社会和平与发展的关键因素。两国必须努力建立稳定的、建设性的关系。禁毒和执法合作可以为创造互惠互利的结果发挥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