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帆 外交学院副院长

中国始终是中美关系的积极维护者

2018-12-10
d.jpg

当前中美关系面临艰难时期,贸易摩擦也存在外溢的可能性。虽然当前的问题不是中方造成也不是中方挑起的,但在这个时候,中国对于中美关系的态度、立场和举措常常成为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的关键。

从历史视角看,中美关系经历了一系列风雨挑战,以往出现的问题难度同样复杂棘手。

1989年,美国等国对中国实施全面制裁。那时候,中国的改革开放刚刚起步,而且当时改革开放主要就是对美开放,中美关系出现问题直接影响到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展。比起上世纪50年代和1989年那个时期,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中国已经是具有全球性影响的大国。中国的开放进一步扩大,我们不仅是走出去,更是请进来。中国的战略资源和战略空间都已今非昔比。历史上中国能够克服中美关系冲突的风险,现在更有经验和信心化解中美矛盾。

从1989年的全面制裁到1999年的炸馆事件以及2001年的撞机事件,每一次都是美国率先挑起事端,而中国经受了忍辱负重的损失。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始终顾全大局、忍让、包容、克制、理性,积极化解矛盾分歧,同时尽力维护中美稳定的局面。这是有目共睹的。不仅如此,我们在美国遇到困难的时候还施之以援手,没有落井下石。中国对中美关系的重视和珍惜由此可见。

在中美关系的风风雨雨中,为什么美国总是不停对中国发难?主要就是中国始终坚持平等、自主,没有完全按照美国的意图和美国的要求去做。1989年到现在美国始终在利用中美之间的不对称,美方具有心态上的优越感,始终认为中国有求于美国大于美国有求于中国,只有按照美国要求去做才可以,否则就对中国挥舞大棒。美国始终没有充分尊重中国,与中国平等互利,而且美国还把中国的忍让与妥协视为可以进一步得寸进尺的机会。

随着中国发展越快,美国的要求也越来越多,越来越让中国难以接受。现在,这样的局面显然难以继续。

首先,必须认清中美关系的现实。中美关系已经进入到新的阶段,美国不可能一味示强,居高临下。中国并不寻求中美之间地位的转换,只是要求更加平等,更具有建设性。这一要求是合理、合法也是天经地义的。无论美国施加多大的压力,中国坚持中美平等的原则也是不会改变的。

其次,对于中美关系必须放弃幻想。中美关系是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关系。竞争这一面难以回避,而且具有上扬的势头。我们只能努力将竞争限制在良性竞争上,即通过竞争使自己变得更强,而不是通过削弱打压对方来保持自身优势。

中美需要化解在合作与竞争中的新问题。面对合作中出现的新问题,我们寻求共赢的升级版。现在美国对共赢法则提出了挑战,认为即使是共赢,美国的获益也比期望中少。中国则认为美国的要求是霸道无理的。而这一共赢问题是完全可以通过谈判解决的。中美贸易原本不是你得我失的较量,而是共赢的过程。但同样是共赢,赢的比例不一样也会引发分歧。这一现象是中美关系发展到新阶段的产物。我们需要解决的是共赢的比例问题,而不是放弃共赢。我们仍然可以通过非零和领域的竞争避免零和领域的对抗,继续维护已有的共赢局面,开拓共赢的新领域。

第三,中美之间仍然需要寻求甚至创造新的战略共识。中美战略冲突化解之道在于凝聚共识,即共同威胁从长远看大于彼此威胁。历史上的中美关系从正常化到建交到不断发展,靠的是两国共识。战略稳定就是靠战略共识,一旦失去这一共识,两国关系就会出现风波与问题。我们现在能有战略共识吗?能找到这种战略共识,或者说能创造出这种战略共识吗?它必须是战略共识,必须是针对比较大的、影响两国共同稳定问题的共识,而不是小的技术性共识或某个领域的共识。

笔者始终认为,发展、环境保护、核不扩散等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始终是中美共同面对的更大威胁。中美之间的所谓威胁是人为的甚至是臆造的,而中美的共同威胁则是切实的、长远的、根本性的。而在寻求战略共识过程中,中国仍将发挥主动的建设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