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新“常态”

2018-11-13
b.jpg

美国中期选举结果不出所料。民主党赢得众议院,共和党继续保持其在参议院的优势。这个结果对美国的内政和外交,尤其是对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首先,这次选举进一步揭示了美国社会中几乎“难以逾越的巨大裂痕”。几乎在所有问题尤其是国内议题上,对立的双方都拒绝接受对方的政策取向,指责对方的所作所为在给美国造成“不可修复的损害”。

其次,据初步统计,约1.2亿选民(50%以上)参与了这次中期选举。如此之高的投票率在美国国会选举中十分罕见,可与总统选举相媲美。但是,四成以上选民投的是“愤怒票”。民调表明,超过40%的选民投票的根本目的是要阻止对方候选人获胜。特朗普当选后的一系列丑闻,其极右的政策举措,民主共和两党的恶斗,特别是最近大法官卡万诺提名过程的“性侵”丑闻等,都不断地激发双方选民的“愤怒”,起到了明显的催票效果。然而,“愤怒票”表达的并非选民们的政策取向,而是他们的政治身份认同。政策取向反映的是利益冲突,即“我们要什么”的差别,是可以通过妥协方式解决的。但正如福山所言,政治身份认同关乎意识形态,是“我们是谁”的问题,因而矛盾的双方很难妥协。正因如此,民主、共和两党及其选民在这次中期选举中表现出的势不两立,是美国内战以来极其罕见的。

再次,民主共和两党都声称自己取得了胜利。民主党在时隔八年之后再次夺回对众议院的控制权意义重大。但当年克林顿时期民主党中期选举输54席,奥巴马时期输63席,这次共和党仅输了35席,而且在参议院多赢了3席,扩大了共和党的优势。相比之下,特朗普宣称他领导下共和党取得“历史性胜利”,也并非空言大话。

显然,对于美国政治而言,这次中期选举的重要意义就在于民主、共和两党都在这次高投票率的中期选举中动员和检阅了自己的力量。双方旗鼓相当,势不两立。在此情势下,掌控了众议院的民主党即便不能弹劾特朗普(事实上甚至不能立案),也一定会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层层阻击特朗普政府。而特朗普政府也必将表现得更加右倾极端,并将所有的政策失误/延误归咎于民主党的“党争”。两党恶斗的结果,必将使美国在2020年总统选举结束前的政策制定持续混乱无序,经济也必受其累。

然而,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政策,尤其是对华政策将持续强硬。这不仅仅是因为美国总统在外交事务中有更大的决策权。更重要的是,对华强硬已然成为美国政治中的最大公约数。达成所谓对华强硬的“两党共识”,是因为抨击中国不仅是两党恶斗中必须占领的“政治正确”制高点,同时也是两党建制派控制、整合国内政治乱局所必须的外部助推器。其结果是美国国内政治局面越严峻,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就越趋于强硬。

事实上,一方面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另一方面美国因社会中“难以逾越的巨大裂痕”而导致两党恶斗,这使得今天的中美关系走向取决于国内政治局面的稳定与否,中美关系的稳定取决于国内利益集团的平衡与否,中美关系中主动权的掌控取决于国内领导控制能力的强弱与否。在这个双边关系的新“常态”下,中美双方面临的最大、最根本挑战其实并非来自对方的“强硬”,而是自己国内不经过深入改革/调整就不能摆脱的困境。从这个意义上看,中美两国能最先有效解决好国内问题和矛盾的一方,将成为中美关系以至整个世界发展方向的引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