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努力维护中美关系的大体稳定

2018-09-18

去年12月特朗普政府发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家防务战略报告》,把中国定性为“修正主义国家”和美国的战略竞争者。今年以来美方又挑起贸易战。中国学术界人士大多认为,美国对华政策正在发生深刻转变。但对这种转变的程度有不同估计,有的人认为中美关系已经发生质变,有的人认为两国关系仍处在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之中,而且这将是一个较长的过程。笔者基本认同后一种看法,理由有三。

第一,中美关系是两个大国之间的复杂关系,涉及面非常广泛,包括了经济、安全、人文、环境等方方面面,既有双边问题,又有许多地区及全球问题;既有主要的、人们最关注的两国中央、联邦层面的问题,也有每天都在发生的但却很少为人们所注意的地方与地方之间的关系。这样一个全面而复杂的关系不是说变就变的,也不是一个方面变了其他方面也都跟着变了。我们既要看到变的方面,也要看到不变的方面。许多部门之间的交往都在继续进行。现在的中美关系已经超越了两国政府的关系,是两个社会的关系。每年往返于太平洋两岸的两国各类人员超过500万,中美之间有200多对友好城市、48对友好省州,这些省州和城市之间的交往也还在继续进行。

第二,中美两国是两个超大的经济体,经过过去40年的发展,在全球化过程中,在中国经济融入世界经济过程中,两国在经济上的相互依存程度已经很深,不是说想割断就能一下子割断的。现在美国有人在议论中美经济上的脱钩,这是幻想,中美两国实际上无法脱钩。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8月初举行的关于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听证会上,来自化工、电子、光伏等行业的82位代表纷纷发言。结果,只有6人赞同加征关税措施。加征关税将扰乱美国企业供应链,一些工厂将不得不外迁,美国小企业将受到严重伤害,最终的恶果将由消费者来承担。特朗普政府已经决定给予美国农场主相应的补贴,但农场主说,他们不要补贴,他们要市场。自然,贸易战是两败俱伤的,对中国也会有一定影响。

第三,中美关系是有韧性的。在过去40年的发展中,也有过大的颠簸,如北京政治风波和冷战结束时,都曾经“山雨欲来风满楼”。1999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遇炸,2001年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也都使中美关系一度陷入低谷,形势颇为严峻。但经过双方积极力量的共同努力,两国关系都恢复过来了,随后又出现了新的发展。这一回情况有所不同,但两国关系的韧性还是能发挥作用的。笔者认为,现在仍然有可能维护中美关系的大体稳定。

那么,如何维护两国关系的大体稳定呢?

第一,积极发挥两国关系中的积极面。不是说由于特朗普的两个报告和贸易战,中美关系中的积极因素就完全消失了。举个例子,美国政府每年的中国军力报告都是渲染“中国威胁论”的,2018年的报告也不例外,但在这个报告中也列举了2017年两国军方的交流,包括高层互访、机制性交流、学术交流、功能性交流、舰船互访、联合军演等,也列出了2018年两军的交流活动。美国防长访问了中国,中国防长即将访美。这些活动许多并不见诸媒体报端,公众了解不多。而两军关系历来被视为两国关系中的短板。可见在两军关系中还有不少积极因素。双方要努力把各种积极因素利用起来,把潜在的积极因素发掘出来,使中美两国的合作面继续发挥作用。

第二,对当前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对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战,我们要高度重视,坚决维护国家利益,以斗争求团结。我们对美方产品实行反制措施,既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利益,也是为了让对方明白,不可能通过这样的手段来实现自己的目的,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这句老话没有过时。现在,美方刚刚开打贸易战,结果还不明显。随着时间的推移,贸易战对美方的伤害将越来越显现,美国民众最终将看到,贸易战不利于美国的经济增长,不利于美国产业发展,增加了民众的生活成本,不能使美国“再次伟大”,美国国内反对贸易战的声浪就会高涨。我们在观察分析中美关系时,要看到它的方方面面,以及各方面之间的联系。但在解决问题时,则要尽可能把各个方面摘开,把复杂的问题尽可能简单化,说贸易就是贸易,不跟别的问题联系挂钩。如果许多问题缠绕在一起,那就什么也解决不了。

第三,当前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有大背景,这就是席卷西方的逆全球化和民粹主义。因此我们的应对办法是继续努力推动全球化,推动全球治理的完善。现在,中国与欧洲、日本、俄罗斯、东亚周边国家的经济也是高度相互依存,我们还在开拓新的合作伙伴,如非洲、南美。在这方面可做的工作甚多,尤其是印度。特朗普政府提出了所谓“印太战略”,却又三心二意,不想投入多少精力和资源,也不尊重印度,导致印度不满。如果中印互利互惠,双双崛起,那么美方以扶持印度来平衡中国的企图就不攻自破了。

总之笔者认为,在当前错综复杂的情况下,维护中美关系的大体稳定仍然是有可能的,我们不要失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