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东南亚交往大事记

2018-06-15
b.jpg

随着国内周期的收紧或放松,中国针对东南亚的外交攻势也具有周期性和可预测性:现状一般会持续一段时期,然后爆发突发状况,激发矛盾,带来误解。随后,双方大唱友谊长存的赞歌,强调发展贸易的重要性,并再次努力修复关系。然后重复上述步骤。

中国总理最近这次针对东南亚的魅力攻势既延续了部分传统,也带来了一些新意。近期,李克强出访东南亚,意在解决矛盾,巩固关系。这样的出访是为了提醒地区各国,山姆大叔是可以被取代的,而取代他的人名字叫做中国。但与中国此前针对东南亚的外交攻势不同的是,如1955年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历史性地出访印尼参加万隆会议,此次李克强出访想要传递的信息并非“共产主义是朋友”,而是“外交术其实就是生意经”。

1955年4月,当时的外交风云人物周恩来刚刚侥幸躲过一场暗杀,成功抵达印度尼西亚万隆,在不结盟运动大会上宣讲和平与中立。20世纪60年代前半期,有名无实的国家主席刘少奇试图向世人展示“好共产党人”也可以是好邻居。刘少奇和“第一夫人”王光美作为胡志明的座上宾出访了社会主义兄弟国家越南首都河内。他们还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受到了印尼总理苏加诺的盛情款待,虽然这次访问令刘少奇夫妇日后在文化大革命中饱受苦难。在挥舞红旗的红卫兵小将运动的最高潮,刘少奇及其夫人遭到批斗并被监禁。在整个东南亚,手持AK-47的游击队员展开攻势,寻求推翻那些受北京武装和资助的现任政府。中国大使馆被迫接连关闭,国家间的外交往来陷入停滞。

1979年,邓小平结束了毛泽东时代的混乱政策,巩固了自身地位,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开始恢复正常。国家事务超越了意识形态主导的政党关系,而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

作为邓小平左膀右臂的赵紫阳总理于1979年和1981年两次出访东南亚,试图安抚泰国和其他一些反共邻国,让它们相信中国会严守不干涉原则,而奉行这一原则实际上意味着中国将逐步降低对该地区共产党的支持,转而承认国家主导性。在这一点上,赵紫阳其实是在走钢丝,因为中共并未彻底放弃对地区游击队的秘密支持,但他的承诺从长远来看意义非凡。中国降低了对东南亚地下政党的直接支持,泰国共产党因派系斗争而变成一盘散沙。受中苏紧张态势影响,中国开始降低对越南的大力支持,随后在1979年爆发边境战争,两国彻底决裂。当时,邓小平认为应对越南进行“惩罚”,因为后者推翻了中国在柬埔寨金边扶植的由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政权。20世纪80年代,受毛泽东启发的菲律宾共产党不情不愿地退居到国家关系幕后,但并未彻底解散。现在,菲律宾共产党与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结成了松散联盟,支持他强硬的法律秩序运动和亲北京政策。

李鹏于1990年出访了新加坡,随后又于1991年出访了泰国,但这两次出访更多的是政策防御而非魅力攻势。为挽回1989年天安门事件造成的影响,中国抛弃了外交领域的装腔作势,转而让钱说话。北京强化了自身与善于投机取巧企业大亨的生意纽带,这些大亨多为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的华侨,他们对于人权的冷漠无视可以被巧妙地解读为不干涉他国内政。在这位不受欢迎的中国总理出访东南亚后一年,中国受邀成为东盟的“协商伙伴”,随后在1991年中国与曾经的头号敌人越南实现了外交关系正常化,这或许是李鹏尴尬的外交履历中为数不多的亮点。

随后几年,毫无废话、脚踏实地的朱镕基总理开始执掌中国外交,其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展现出来的敏锐经济指导能力、无畏的官僚机构改革、严厉的反腐行动,都为他赢得了赞誉。随着北京向泰国等饱受金融危机摧残的国家伸出援手并通过促进双向贸易交流帮助这些国家渡过难关,那种“中国不仅不是敌人,甚至还可能是朋友”的认知开始生根发芽。朱镕基随后帮助中国顺利加入WTO,提出了建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设想,并呼吁在台湾问题上采取相对怀柔的立场。

下一轮对东南亚展开魅力攻势的任务落到了温家宝肩上,而温总理接手的是日益升温的海洋争端紧张态势。同时,随着中国开始愈发激进地主张自身在南海的权益,温家宝还犯了试图用金钱外交弱化领土争端的大错。中国于2011年在印尼巴厘岛提出设立3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但该提议几乎无人应和,同时领土争端带来的紧张态势升温令安全而非贸易议题主导了会议议程。几起针对中国人的高调犯罪和绑架案也令局势越来越复杂,同时监管混乱、屡破纪录的中国投资潮和游客团也开始在常被吹捧的人员交往层面制造紧张。

根据其既定目标,现今的“一带一路”倡议寻求找回历史上丝绸之路的国际影响,但这一倡议正被用于在几乎各地各个领域进行鲁莽的大规模投资。其中一个引人注目的例证就是七星海旅游度假村(Dara Sakor Seaside Resort),这是一个位于柬埔寨的造价高昂又毫无价值的赌场项目。根据路透社报道,一群由“一带一路”债券支持的来路不明的中国投资者为建设该项目破坏了4.5万公顷的国家公园。雨林被摧毁,上千名村民被迫背井离乡,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就为了扑克牌桌和俄罗斯轮盘?为了“非贵宾勿入”的“奢华盛宴和狂欢”?

对外交伙伴国内政的不干涉原则一直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基石,可以追溯到万隆会议时代。当时的中国除了意识形态和友谊之手外几乎无法为其他国家提供任何支持,但当中国已经成长为一个经济巨人时,这一原则就显得空洞无物了。来自大国的大笔资金完全可以影响、破坏、转变它意图从中获利的中小型国家政策。当身败名裂的纳吉布·拉扎克总理在大选中被前总理马哈蒂尔击败后,中国在马来西亚的高速铁路计划流产,而后者以民粹主义倾向著称。资金高昂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无论是横穿克拉地峡的泰国运河项目还是老挝的铁路干线,都将令自然环境恶化,农民流离失所,破坏珍贵的传统生活方式。

有鉴于此,最近被派去出访东南亚的李克强总理面临着艰巨的任务。随着紧张态势升级,地区面临分裂,美国和中国不断变化的外交前景正时刻改变着外交规则。

同理,因快速发展而积聚起巨额财富,眼花缭乱、暗中摸索、贪得无厌的中国必须防止过犹不及。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政治智慧正在让位给一个日趋激进的外交政策,包括鲁莽的单边行动和北京对外界反应充耳不闻的军事声明。

东南亚不是中国的后花园,而是其自身世界的中心,是一群拥有独特多元文化传统的自豪而独立的国家。双方需要也希望能够和平共处,双方都会从稳定和公平贸易中获益。东南亚国家的安全顾虑和中国在能源与船运领域的不安全感可以通过相互接触与相互尊重得到缓解。然而,虽然李克强像其前任们那样尽力弱化矛盾,强调友好关系与贸易往来,但涉及领土主权和棘手安全问题的矛盾点依然值得关注。此外,大规模经济整合导致的环境急剧恶化和令人心碎的社会动荡无法仅靠领导人身着丝绸衬衫出席宴会、手捧茅台推杯换盏、发表共赢声明和摆好姿势拍照而消失不见。

美国在冷战期间享受了东南亚提供的无限经济机会以及柏林墙倒塌后几乎无与伦比的军事优势,但现在它必须面对一个有竞争力的敌手中国,不仅仅是在贸易和制造领域,同时也在外交和军事安全领域。如果美国重归冷战时期的趾高气昂——“要么做我们的朋友,要么做我们的敌人”,那将是极其愚蠢的,因为中国将一直存在于亚太地区。从长远来看,长达30年针对中国的遏制政策仅是历史上的一个反常事物。在无尽的岁月中,中国与东南亚一直在积极地互相接触,偶尔也会互相激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