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帆 外交学院副院长

中美会形成新冷战吗

2018-05-18
c.jpg

有一种说法是,新的冷战或在形成。如果有所谓新冷战,那与美苏冷战不同的是,中美关系成为国家关系主线,牵一发而动全身。中美关系不同于美苏关系,首先它不是两个平行线,而是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相互塑造、相互影响。其次是阵营不清晰,中国不是类似于苏东阵营的某个集团的领导者,中国明确表示不搞集团政治,坚持不结盟政策,而在多数国家基于自身利益采取全方位外交的现在,美国也不一定能够组成冷战时期那样鲜明的集团。因此,如果有所谓新冷战,其冲突或竞争的形态很可能更加多样与多元化。

新冲突的形态可能与传统冲突形态相互结合,以贸易战、金融战、网络战的形态展开,贸易问题不再是压舱石,而可能变成主战场,对大国关系和中美关系造成巨大影响。无形战场的冲突会成为大国冲突的主要形式。网络战、金融战造成的伤害大于传统战争,美国对朝鲜的网络战、对伊朗进行的网络攻击反映了美国除传统空袭之外,还有更多新的攻击形式。网络技术带来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网络象蛛网一般覆盖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国内社会与国际社会都与网络社会密不可分,网络社会成为社会构成的重要特征。网络所具有的跨国性、渗透性、瞬时性和同步性极大改变了权力形态,网络权力的争夺在无形战线展开。围绕互联网战略的互联网思维已经深入战略决策者的决策思路之中。国家尤其是大国之间战争与冲突的新形态有可能是网络战争。美国有人指出,美国面临着网络“珍珠港事件”或网络“911”事件的风险。

作为国家安全博弈的新领域,一旦网络受到攻击,其破坏力堪比核武器,因此网络被称为新的“核按钮”。金融安全也成为影响国际关系的重要因素之一。有人强调所有国家间的冲突和战争都存在货币战争的影子。随着金融国际化程度和相互联系的加深,金融体系的变革会引发巨大的变化,也有可能有出现全球金融系统性失灵的危险。因此伊恩布雷默提出了金融武器化的概念。金融在国际关系中可以作为影响政治安全的武器或工具来使用,而且是不战屈兵的。贸易战也可能给国家之间的关系造成重大伤害。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对世界财富造成的损失已经超过二次世界大战,而且无所不在。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了全球经济的困境。

美国未来对中国有可能采取全领域遏制战略。虽然贸易关系不再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但市场融合还是会起到缓冲剂的作用。因此,与美苏时期不同,美国不可能分化中国。失去中国市场也是美国的重大损失。

中美相互依存应该可以避免中美形成传统冷战,这是与美苏时期的最大区别。军事上的相互确保摧毁则可以避免热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