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蓬佩奥任国务卿无益北京,但有益特朗普选民基础

2018-03-27
S1.jpg

获特朗普总统提名即将出任下一任美国国务卿的迈克·蓬佩奥,发迹于堪萨斯州一家石油服务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销售并检修产自中国第四石油机械厂(SJ Petro)的石油钻采设备,后者与中国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连系。当蓬佩奥参加国会议员竞选时,针对其最有效的攻击之一就是,他的商业模式令堪萨斯州企业在与成本低廉的中国供应商的竞争中丢掉了大量工作岗位。

虽然拥有这种背景,但蓬佩奥出任美国国务卿应被视为特朗普政府发出的一个信号,即美国将把中国定性为新的头号公众之敌。周四,特朗普总统签署谅解备忘录,对来自中国高达60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征收关税。特朗普征收高额关税的呼吁或许最终会得到调整,但大部分关税很可能得到保留,因为这起码符合政治需要。特朗普的核心选民是那些被卡托研究所埃米丽·艾金思所称的“美国保护主义者”。作为一个群体,他们受教育程度较低,大多数人从事蓝领工作,视自己为虔诚的基督徒,极其反对全球化进程。无论真实与否,这个群体相信各种形式的外国影响是导致美国衰落的关键因素,因此亟需“让美国再次强大”。假设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直到2018年中期选举结束后才会显现,那么现在对中国生产的所有产品出台严厉惩罚措施几乎不会带来任何负面政治后果(必须承认,我成长于堪萨斯州西部的一个农民家庭。我就曾浸淫于艾金思在其著作中概述的那些理念。这些理念确实存在,并且在这些社区中影响深远)。

因此,选择蓬佩奥来传达美国的这一信号让人感到好奇。出任堪萨斯州国会议员候选人时,蓬佩奥曾强力维护其公司与中国的业务联系,称这帮助他为美国工人创造了工作岗位。总部设在蓬佩奥家乡选区的科氏工业(Koch Industries)是蓬佩奥政治生涯迄今为止最主要的资助人。科氏工业是美国第二大私营企业,其资本总额比肩亚马逊集团。科氏工业的主营业务包括石油、天然气、塑料及纤维等,是全球化进程、尤其是较低贸易壁垒的主要受益者。然而,特朗普现在指望蓬佩奥摆脱自身得益于全球经济的这一背景。

首先,蓬佩奥展现出了对特朗普的忠诚高于一切。他自身是否相信美国总统向其核心选民兜售的将中国视为波将金村的这套理念无关紧要。他永远都可以将自身言行正当化,而事实上这位受到提名但尚未走马上任的国务卿早已将北京视为等同于俄罗斯的威胁。虽然我们无法否认,中国的确大规模地参与窃取知识产权及其他间谍活动,但现在的问题是蓬佩奥正在重塑美国国内政治战场,试图将美国的重心从俄罗斯转向中国。

美国已经宣布对价值6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白宫宣称中国要为美国国内6万家工厂倒闭及600万人失业负责,虽然该指责得不到任何严肃经济学家的支持,但都无关紧要。这是特朗普选民深信不疑的叙事,而对北京言辞强硬的蓬佩奥国务卿讲述的故事只会帮助美国将注意力从俄罗斯转移到新的恶魔。蓬佩奥是特朗普总统的绝佳信使。他拥有曾与中国合作的资历(虽然他的这种合作是利用而非反对中国),在中央情报局身居高位又让他可以宣称自己在窃取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方面经验丰富,而对于特朗普支持者们来说或许更为重要的是,蓬佩奥出身于“真正的”美国,这令他自然比那些接受过度教育的东海岸精英(我奶奶过去常常这样说)更加可靠。

这套理论即便无法令其他人对全球化失去信心,却足以加固特朗普基础选民对他的支持。因其对美国巨大的经济影响力,特朗普选民生活的社区时刻都能感受到中国的存在。从沃尔玛售卖的廉价商品——正是这些商品令本地商铺倒闭、令周五夜晚的繁华街道变得萧条——到由于奥巴马将工作机会拱手让人导致本地工厂关闭的想法,中国都是一个绝佳的政治借口。

第二,无论其真实能力如何(一个人要是没本事也不会手握哈佛法学学位),蓬佩奥凭借极力宣称美国人在利比亚班加西领馆遇难背后存在阴谋论而得以在美国国内政坛扬名立万。哪怕是在共和党领导的调查委员会发布官方报告称并未发现任何过失后,蓬佩奥依然与人合作推出了一份得出截然相反结论的报告,该报告炮轰“国务卿克林顿未能起到领导作用”,指责正是她的玩忽职守导致四名美国人死亡。这是彻头彻尾的谬论,但也是高超的政治计谋。当唐纳德·特朗普于2016年一步登天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时,蓬佩奥从一开始就是他的积极支持者。他在班加西调查中的所作所为——班加西案在那些要把希拉里·克林顿“投进监狱”的人们心中是她的头号罪名,确立了他在特朗普眼中意识形态纯洁的形象,进而令他成为统领中情局的最佳人选。

但国务院不同于中情局。美国历史上头十位总统中有五位是在担任过国务卿之后入主白宫的。正是这一传统衍生出了国务卿是最具声望、最具权势的内阁级官员这一印象。而这一印象在美国建国初期也的确如此。国务卿是美国外交政策首席设计师,负责就军事联盟和贸易协定进行谈判,同时担任年轻共和国的情报机构负责人。任何能够成功完成这些任务的人都会被视为准备好了接管国家首席执行官这一职务。毕竟,如果能够以国务卿的身份制定外交政策,这就相当于承担了总统一半甚至是更多的重担。

但近一个多世纪以来,情况并非如此。等待迈克·蓬佩奥的角色并非政策制定者,而是白宫政策代表。但与近几任国务卿相比,蓬佩奥或许会在拟定政策时发挥更大作用,肯定会比其前任雷克斯·蒂勒森要大。令蓬佩奥成为中情局局长合适人选的攻击特性与一个合格国务卿应当拥有的传统特质相冲突:后者应当谨言慎行,深谋远虑,这与蓬佩奥截然相反。但这恰恰就是特朗普为何很可能让他来负责关税大戏的原因。他已经证明了自己在伊斯兰、俄罗斯和中国等议题上与老板拥有同样令人费解的极端观点。外国领导人肯定会发现很难应付这些悖论。但他们应当谨记蓬佩奥与特朗普一样都拥有作为全球化精英的发迹史。如果能够赢得足够多的选民支持其立场,特朗普很可能会回归他对国际贸易的本能支持。而总统将有蓬佩奥为他摇旗呐喊来使这一立场正当化。

当然,很难想象有什么简单的方法向特朗普选民解释这种政策,毕竟这些选民都条件反射式地反对并拒绝接受任何反驳。蓬佩奥对这种情况的影响也很大。北京和华盛顿的关系已经处于低点。未来几年,两个大国间的裂痕将持续加深,除非双方都能够冷静下来。当下,贸易战不会导致爆发战争。但贸易战很可能会为未来一二十年爆发冲突埋下导火索,而彼时无论是蓬佩奥还是特朗普都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中美间爆发冲突的前景是如此恐怖,以至于现在的政策制定者们应当时刻谨记这种可能性。

作为中情局局长,蓬佩奥应当比大部分人都深知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眼下的问题是他的野心是否会令他对特朗普产生催化效应,又或者他源于中情局的经验以及他与中国进行石油贸易的背景是否会让他缓和特朗普的极端观点并远离他自身早年推崇的阴谋论调。

我对此心存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