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制裁朝鲜为何适得其反

2018-03-08
S1.jpg

2018年初的这几个月,一丝希望拂过朝鲜半岛。我们目睹了仅仅几个月前似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穿过“三八线”的军事热线重开,朝鲜和韩国运动员在同一旗帜下步入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在首尔和平壤都举行了南北双方政治机构的高级别会议。然而,我们不能对近来朝韩之间的“和解”结果过于乐观,因为其基础十份脆弱。文在寅总统的行动依然是出于错误的判断,即他能够同时寻求与北方接触和朝鲜无核化。美国仍在坚持与朝鲜的任何对话都有先决条件,然而只有对朝鲜的军事威胁解除,其政权的安全得到保证,金正恩才愿意讨论半岛无核化问题。

在上个月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上,特朗普总统宣布了被他称为有史以来“最严厉的”一系列对朝制裁措施,所打击的目标是朝鲜政府的航运公司和贸易公司。“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制裁”,这一如雷贯耳(臭名昭著)的表述我们听过多少次?太多了吧!朝鲜已经经受12年的严厉制裁,制裁有没有让金氏政权的行为有所改变,或迫使朝鲜放弃发展它的核导计划呢?没有。所以,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实施的制裁朝鲜政策迄今为止到底得到了什么?

在2017年3月的一份报告中,联合国常驻朝鲜协调员塔潘·米什拉确认,国际制裁已经“导致人道主义行动中断……机构被迫大大减少了提供的援助。其结果是一些最弱势群体的迫切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根据报告,41%的朝鲜人营养不良,28%的五岁以下儿童发育不良,全国大部分人口缺乏基本的服务或卫生设施。在去年10月的联大发言中,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托马斯·欧嘉·金塔纳也表示担心“制裁可能对人权的享有产生直接后果”。由于制裁,癌症病人无法化疗,得不到其他医疗用品,残疾人使用的基本器械的交运也受到限制。此外,人道主义行动者在为急需物资进行融资和办理国际金融事务方面遇到了困难。

到头来再明显不过的是,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实施的九轮经济制裁,和美国及其日本、韩国盟友以及欧盟的单方面制裁,只是给普通的、最弱势的朝鲜民众带来更多痛苦。就连他们的安全也受到制裁的负面影响,因为朝鲜当局已经转而采取非法活动,如贩毒、制作伪钞、走私违禁品和实行网络攻击,以绕开制裁和抵消制裁带来的影响。

因此,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选择把制裁作为让朝鲜重新回到谈判桌前的唯一外交政策手段,受益的是金氏政权本身。在与世隔绝情况下,它不受干扰地发展核导计划,成为事实上的核国家,并实现了对人民的更大控制。制裁对朝鲜不起作用,因为与伊朗的情况相反,这个国家从未融入国际经济,试图进一步孤立它,不会影响其政权或它所倚仗的基础(党、军队和安全机构)。其次,对伊朗的制裁被严格执行,而对于朝鲜,因为关系到北京的自身利益,中国是绝不会全面彻底实施制裁的。而且,朝鲜对短缺和困难习以为常,上世纪90年代的情况比今天更糟,当时该国的贸易额只有今天的1/3。要是金氏政权能在毁灭性的饥荒、自然灾害、两次权力继承、三次核危机和外界的孤立与施压中幸存下来,那么,没有理由相信新的制裁会在短期内造成破坏,让领导层放弃它唯一的生存保障——核与导弹计划。自从1948年以来,平壤一直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韧性和适应新的更苛刻环境的能力。这一点在不远的将来也不会改变。

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应当意识到,与朝鲜打交道另有其他最佳选择。外交手段和建设性接触不仅是化解紧张局势和避免战争的关键,也是改善普通朝鲜人生活质量和维护国际人权标准的关键。通常,批评这种做法的人认为后者是朝鲜执政者的责任。原则上讲这是对的,但现实并非如此,国际社会其实非常清楚什么才是金氏政权的优先选项。如果人权是“西方”关注的问题,那么美国及其伙伴就应当考虑到,创造条件为朝鲜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粮食,与朝鲜接触并让它进入国际社会,这些并不是对其政权的“安抚”或“奖赏”。正如有关朝鲜的最好书籍之一所写的:“人类生存是一个超越政治的道德问题,这个原则不仅朝鲜必须遵守,它的邻国也必须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