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南北朝鲜关系解冻能否阻止一场新的战争?

2018-03-05
S5.jpg

最近,韩国与朝鲜紧张关系的缓和是显而易见的。在气氛友好的冬奥会上这种和解尤其明显。平壤不仅派出人马参加比赛,在开幕式上与韩国队举着特制的统一队旗共同入场,而且,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还作为贵宾坐进了政要们的包厢。冬奥会期间,朝鲜政府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平壤,目前双方有望举行会谈,重启开城的合资经济综合体。甚至在冬奥会前,由于文在寅试图化解半岛令人不安的紧张态势,朝韩关系已经明显升温。

中国和其他国家对朝韩关系解冻表示欢迎,并希望它为逐渐减少战争危险打下基础。遗憾的是,改善朝韩关系对解决当前朝鲜危机的核心问题作用有限。这个核心问题就是美国和朝鲜因为后者的核与弹道导弹计划而僵持不下。此外,特朗普政府似乎并不完全乐见两个朝鲜之间萌生和解。副总统迈克·彭斯在奥运开幕式上夸张地冷落金与正,虽然她只坐在离他三英尺远的地方。美国政府表示愿意考虑参加同朝鲜的初步对话,然而,没有迹象表明美国有这个兴趣。

的确,华盛顿似乎坚持对朝鲜的核导野心保持不妥协立场。美国特使尹汝尚在2月初重申,所有选项(暗指包括军事力量)依然有效,尽管他也的确表示,和平选项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更不祥的是,美国国会一位资深议员声称,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可能只剩下八到十个月时间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朝鲜危机。

关键是,决定对朝鲜是战是和的,是华盛顿而不是首尔。韩国领导人要么是无视现实,要么是拒绝承认其潜在的可怕影响。文在寅总统坚称,他的政府对华盛顿打击朝鲜的决定有“绝对否决权”。如果他相信这一点,那他未免太过天真。

美国现政府明确表示,一个拥核且依赖威慑政策的朝鲜是不能被接受的。出于对美国发动政权更迭战争的历史前科的忌惮,朝鲜摆明无意放弃日益庞大的核武库,并认为它是确保政权生存的唯一可靠威慑力量。很难想像这种不可调和的立场怎样以和平的方式解决。

平壤的核能力,以及导弹射程的增加,加剧了华盛顿的不安。眼下专家估计,美国西海岸城市已经处于朝鲜的打击范围内,几年甚至几个月之后,整个美国本土也会在打击范围内。特朗普政府官员和其他多数美国人都认为这样的前景是无法忍受的,美国领导人很可能在朝鲜威胁到这一点之前采取果断行动。

任何美国使用武力的决定,都是基于它认为有必要击退给美国人民安全带来的致命威胁。韩国人的福祉最多是次要的考虑。颇有影响力的美国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说得非常明白。他表示支持打击朝鲜,以阻止朝鲜发展可以打击美国本土的导弹能力,哪怕由此发起的预防性攻击让韩国和其他地区国家付出巨大代价。格雷厄姆在接受NBC采访时表示:“这很可怕,但战争会(在韩国)结束,不会发生在这里。”

他的立场不是没有先例。美国在1994年的时候几乎就要采取大刀阔斧的行动,当时有证据表明平壤正在为核武器项目提取钚。比尔·克林顿总统在他的回忆录中表示:“我决定阻止朝鲜发展核武库,即使要冒战争风险。”国防部长威廉·佩里后来证实,当时政府考虑对朝鲜的初级核设施实施“外科手术式”打击。

幸运的是,前总统吉米·卡特说服克林顿,由他与朝鲜领导人金日成举行会谈,以和平解决危机。但那真是千钧一发,而且,克林顿和他的顾问从来没有暗示过,韩国的愿望对华盛顿发起空袭的决定会产生什么重要影响。首尔当然不会对美国的政策有否决权。

特朗普总统更加不可能优先考虑韩国的利益或愿望。如果华盛顿决定发动军事打击,解除金正恩给美国安全带来的核导威胁,没有迹象表明首尔能否决这一决定,虽说文在寅是这样假设的。《国家利益》主编哈里·卡扎尼斯说的没错,他认为,朝韩对话和冬奥会的友好氛围不过是小插曲和为了让人分神,这些事态的发展并未改变平壤的战略野心或它在核与弹道导弹问题上的举止。朝韩友善的大秀也不会缓解华盛顿对朝鲜日益增长的威胁、包括对美国本土威胁的担忧。

美国依然可以让朝鲜半岛及附近地区免受灭顶之灾,但华盛顿必须接受北京多年来一直推动的建议:美朝不设先决条件进行内容广泛的谈判。这一谈判议程既要包括朝鲜的核与导弹计划,也要包括解除美国和国际社会的经济制裁、就签署条约正式结束半岛战争状态进行谈判、美朝建交、结束美韩一年一度的联合军演、美国军队逐步撤出韩国。中国促成这种双边谈判的努力是建设性的,但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会遵循北京的建议。

人们希望避免战争,但形势不容乐观。韩国可能发现,依赖一个遥远的大国提供安全保护,本身就带有潜在的悲剧性缺陷。对韩国的未来作出重大决定的将是华盛顿,而不是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