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震 上海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博士,上海反恐研究中心理事

国际反恐不能只算经济账

2018-01-26
S5.jpg

2018年伊始,特朗普总统就在推特上指责巴基斯坦配合美国反恐不力,把美国领导人当成“傻瓜”,“除了谎言和欺骗之外什么也没有”。1月4日白宫正式宣布,在巴基斯坦承诺打击该地区所有恐怖分子之前,将停止数亿美元的对巴安全援助。特朗普政府这一举动不仅给南亚反恐局势带来新变数,也凸显了其对于国际反恐合作的狭隘认识。

美国和巴基斯坦之间在反恐问题上的矛盾并非始于今日。“911”事件后,柯林·鲍威尔国务卿在给穆沙拉夫总统的电话中明确表示:“你们要么和我们在一起,要么成为我们的敌人。”理查德·阿米蒂奇副国务卿也赤裸裸地威胁到美国访问的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长马哈茂德:“如果巴方选择与恐怖分子站在一起,就要准备被炸回到石器时代。”在压力之下,穆沙拉夫总统同意支持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行动。但是,马哈茂德也明确告诉时任美国驻巴大使的温迪·钱伯林:“反恐不能意气用事,真正的胜利只能通过谈判实现。如果塔利班被根除,阿富汗将会回归到军阀时代。”由此可见,虽然巴基斯坦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迫加入美国领导下的反恐阵营,双方在反恐问题上的分歧从未消失。

随着反恐战争不断深入,双方的矛盾也开始进一步凸显。特别是2011年美军在巴基斯坦境内的阿伯塔巴德击毙本·拉登后,美国媒体和学界开始出现巴基斯坦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的争论,美巴反恐合作首次出现危机。事实上,为了支持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巴基斯坦已经付出极大代价。据巴方统计,2003年到2017年,巴方在反恐战争中的花费高达上千亿美元,远高于美国对巴基斯坦的各类援助。除此之外,大量巴方军警执法人员在反恐战争中牺牲,还有众多巴方平民在美国无人机攻击造成的连带性伤害中丧生。然而,这只是反恐战争中非常有限的“可见”成本,更大的代价是巴基斯坦公开与跨国性圣战恐怖组织开战所遭到的恐怖报复,以及由此造成的国内族群矛盾激化、社会治安问题凸显、投资环境恶化等一系列问题。这是代价更为高昂且不易为人觉察的“隐性”反恐成本。根据南亚恐怖主义监测门户网站(SATP)统计,2000年在恐怖袭击中死亡的巴基斯坦人数仅为45人,到2012年这一数字高达3759人,其中仅当年安全部队牺牲人数就高达700多人。2001-2017年,因恐怖袭击而死亡的巴基斯坦平民和安全部队人员高达29033人。其中,巴安全部队牺牲人数为6887人,远高于同期美军在阿富汗的阵亡人数2297人。

从本质上说,美巴之间的分歧并不在于反恐本身,而在于对未来阿富汗局势的认识和理解。在巴基斯坦看来,美国已经在阿富汗击败了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但是,美国无法根除塔利班势力。未来阿富汗的前景取决于政治和解,而塔利班在这一政治进程中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美国而言,尽管“基地”组织在阿富汗的影响力已经日薄西山,但美国始终无法维持阿富汗反恐战争的成果,即无法建立一个稳定的、可持续的、亲美的阿富汗政权。在美方看来,拥有一定社会根基和武装力量的塔利班恰恰是这一问题的症结所在。小布什以来的历届美国政府均无法接受塔利班在未来阿富汗政治进程中扮演任何角色,因为这将意味着“911”以来美国在阿富汗反恐战争中仅存的成果拱手与人。这一政策正是当前美国阿富汗政策困境的根源所在。一方面,奥巴马以来的美国政府希望收缩反恐战线,最终从阿富汗撤军,以便重新聚焦国内经济建设。另一方面,美国又无法突破阿富汗目前的政治僵局,更不可能草率撤军,因为这极有可能导致阿富汗局势彻底失控,重新成为全球圣战恐怖分子的乐园,或引发类似伊拉克“伊斯兰国”组织一样的地区危机。

随着“伊斯兰国”势力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被击溃,如何体面地结束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已经被特朗普政府提上了日程。就目前而言,任何关于阿富汗和平进程的解决方案都不能忽视塔利班的角色。巴基斯坦或许可以在此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但这一作用并不能被无限放大。首先,阿富汗塔利班在奥马尔死后已经陷入了严重分裂,被一些西方媒体称为“坏塔利班”的强硬派拒绝进行和谈,巴方对这些强硬派的影响力非常有限。其次,塔利班不同于“基地”组织,它是在阿富汗本土自发成长起来的一个激进武装派别,在阿富汗南部地区拥有深厚的社会基础和跨国网络,无论美国还是巴基斯坦,要想彻底打败塔利班绝非易事。最后,特朗普政府对巴基斯坦的公开指责和经济利益算计会使后者更担心未来反恐战争带来的报复成本问题。换言之,对美国政府及其政策失去信心的巴基斯坦,更加不会冒遭受恐怖报复和局势失控的风险,为配合美国反恐而进一步与各种圣战武装发生直接冲突。

也许,特朗普政府可以轻易地将巴基斯坦视为美国阿富汗反恐政策失败的“替罪羊”,但这并不能成为解决阿富汗困境的替代性方案。巴基斯坦或许不是美国的盟友,但也不应该成为美国的敌人,它是美国全球反恐战争中的一个重要伙伴。双方的合作需要基于共同的目标和利益,需要互相尊重与理解,而不是粗暴的指责和施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