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对杜特尔特的欣赏损害美国外交政策

2017-12-18
S3.jpg
(纽约时报)

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对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意味着华盛顿外交政策将出现重大转变的担忧不绝于耳。鉴于候选人特朗普的言论,美国在东亚、欧洲和中东地区的许多盟友害怕华盛顿会大幅缩减给它们的安全承诺。这种担心大部分被证明是杞人忧天。虽然特朗普政府加大了美国长期以来的分担更多责任的要求,但美国的同盟关系的主要特点基本没变。总统和他的主要顾问们在多个场合也一再强调华盛顿与盟国的团结。

然而,特朗普公开与几个专制政权亲近,对它们明目张胆地侵犯人权视而不见,倒是应该引起所有人的关注。11月中旬对马尼拉进行国事访问期间,特朗普强调他与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有“棒极了的关系”, 并赞扬对方在东盟中的领导作用。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没有提及杜特尔特众所周知的禁毒战,这场运动导致好几千被控吸毒贩毒者的死亡,他们几乎全都没有经过审判,或者是走过任何表面上正常的程序。

杜特尔特让行刑队大开杀戒的决定遭到美国国会大佬和包括“人权观察”组织在内的众多人权活动家的谴责。另外,有证据表明这位菲律宾总统还把这场战争作为骚扰和威胁政治对手,特别是参议员莱拉·德利马的手段。而特朗普对此没有一句批评。他对杜特尔特其他的专制行为也同样被动接受。在他们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时,这位菲律宾总统下令把记者逐出房间。这一举动反映出他对新闻媒体的蔑视,而特朗普看上去对他们被驱逐颇为称心如意。事实上,杜特尔特把他们斥为“间谍”的时候他还笑了。

这种对马拉尼专制主义的无动于衷令人不安。除了其他劣迹,杜特尔特还威胁要在全国实行戒严令。实际上,他随后还威胁要把批评他在棉兰老岛——那里仍酝酿着一场武装叛乱——实行戒严令的人抓进监狱。这种行为对一个所谓民主国家的领导人来说是极坏的兆头。美国官方对这种滥用职权行为的漠视,让人回想起尼克松政府对采取过同样行动的上一位潜在独裁者的背书。当时,华盛顿接受甚至似乎赞赏菲律宾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在1972年实行的戒严令,此举在接下来的14年里破坏了该国的民主制度,直到科拉松·阿基诺的“人民革命”最终把马科斯推翻。

如果特朗普总统对杜特尔特的欣赏是一种偏失,那将是令人担忧的。但他对于其他“友好暴君”采取的做法表明,它反映的是一种整体上的政策偏好。新政府坚持不懈地加强与土耳其的关系,虽然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系统性地摧毁了那个国家的民主。特朗普自己对埃尔多安赞誉有加,称他是私人“好友”,给他的领导打“非常高的分数”。而这位土耳其领导人把成千上万批评者关进了监狱,实际上还毁掉了土耳其的新闻自由。其实,他的政府囚禁的记者比其他任何政权都多。在美国和欧洲,越来越多的批评者呼吁北约开除土耳其,因为它对人权的侵犯日益严重。不过再一次,特朗普似乎对埃尔多安很是满意。

特朗普喜爱独裁者的更多证据来自他2017年5月出访沙特期间。他的恳求性行为,包括从沙特政府接受一个浮华的奖章,令人何其尴尬。他的态度也带来了重大而不良的政策影响。特朗普加大了对利雅得在也门的暴行累累的战争的支持,并在沙特对卡塔尔挑起破坏稳定的夙怨时为之撑腰。更糟的是,其政府似乎在沙特与伊朗长期的地区领导权争夺战中盲目偏袒沙特。除了实行令人担忧的外交政策,沙特还是一个极权的政教合一国家,是世界上人权纪录最恶劣的国家之一。目睹一位美国总统讨好这样一个政权,简直令人骇然。

随着冷战结束,华盛顿更加真诚一致地致力于民主和人权。这种变化造成了它自身的问题,尤其是在巴尔干半岛、伊拉克和利比亚等地进行了愚蠢的人道主义和政权更替战争。但这种政策至少淡化了虚伪的色彩。不幸的是,特朗普对独裁政权的认可使这一进程逆转,它严重损害了美国长期以来的外交政策方针,更重要的是,它伤害了菲律宾这类国家的平民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