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关系:复杂多变但冲突仍可避免

2017-12-05
S2.jpg
2017年11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北京紫禁城参观。正如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把政府的重点转向内部,许多人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美国在东南亚留下的空白。(美联社照片/安德鲁·哈尼克,文件)

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正处于转型阶段,它具有深远的区域和全球性影响。中美关系日益被愈发突出的经贸问题重新定义,这些问题取代了政治分歧,成为双方讨论的优先议题。中国提供国际经济商品的作用加大,美国放弃中国政治改革的主张,政治不稳定/停滞从中国变成美国,这些都是走向变革的关键趋势。

中国的复兴创造了它作为一个合作伙伴提供公共产品和共担维护全球经济与安全秩序责任的机遇,虽然这个秩序的定义越来越受质疑。最近,两国间的合作愈发明显,正如在解决贸易不平衡和朝鲜核与导弹试验问题上所显示出来的。然而,中国崛起也对美国传统的主导和领导地位形成挑战,特别是当这种领导地位不能共享的时候。

中国进美国退,但关系尤深

巴西、南非和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对冷战后的单极世界秩序形成挑战,但近年这些国家经济的窘境弱化了它们对全球经济的驱动作用,这使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的重要性得以凸显。随着中国的国力和影响力日增,从贸易到投资,再到基础设施建设、环境和发展援助,多个前途有望的合作领域被打开。鉴于长期以来全球经济、金融、安全架构改革未果,无法适应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需要,由此产生的挫败感为创建另一套框架和机构提供了土壤,金砖国家和新开发银行就是例子。亚洲新兴经济体将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这将吸引发达国家进入该地区。人们已经看到,欧洲人参与了由中国牵头的项目,特别是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G20也越来越重要。

相反,美国似乎对领导或参与多边安排不情不愿,尤其是在与其他国家相比,它不得不承担不成比例的重大责任的时候。这为中国打开了大门,但这样做会让北京的影响力相对华盛顿而言上升,这自然让美方感到不安和担忧。尽管如此,特朗普政府至今没有制定明确、广泛、可持续的对华战略,是把中国当成合作伙伴,还是当成对手,特别是在中国日渐倚重的经贸领域。随着美国退出前总统奥巴马大力倡导的TPP,中国主导并支持的多边安排越来越有吸引力,如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和“一带一路”倡议(美国未参与)。这样一来,双方的疑虑和猜忌挥之不去,且不会很快消除。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的会聚让冲突在所难免,但是,中国市场(对美国来说)的巨大诱惑、美国技术资产(对中国来说)的吸引力、全球生产链和跨国投资的现实,都深深牵扯着太平洋两岸商业精英们的利益。

共同分担全球性挑战

美国政府仍在向中国政府呼吁人权、缺乏透明度、民众政治参与不足、环境等问题,但力度至少在特朗普政府这里已经减弱。对于其中许多问题,特朗普最近访问北京期间并未提及。人们对中国可能出现政治动荡的担心久已有之,包括1989年天安门抗议之后,以及接连不断出现的挑战,如西藏、新疆、香港和台湾发生的事件,全国农村成千上万涉及土地纠纷的地方性抗议,继承人斗争,与邻国的领土和海上权利争端,等等。尽管如此,中国共产党依然牢牢控制着国家,一如1949年以来那样。随着习近平主席第二任期开始,以及他的权力不断得到巩固,实现其战略愿景——如消除贫困(2020年)和进入发达国家行列(2050年)的百年目标——所必需具备的政治稳定前景看来还是有保证的。

相比之下,在美国,舆论对特朗普总统的言论和政策的两极分化、白宫与大众媒体之间的敌意、行政部门与立法部门的争吵甚至共和党的内讧,都愈演愈烈。这些国内政治挑战有可能令美国政府分心。针对亚太这样的重点地区,以及朝鲜半岛和南海这样的长期热点问题,美国政府至今未拿出一个全方位的政策。如果特朗普总统偏爱双边和交易但对促进保护国际准则漠不关心的“美国优先”成为政策指南,那么,中国就有更大机会在地区和全球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对此中国政府会乐于接受,而这也有可能受到心生倦意的美国的欢迎。美国已经厌倦了面对数不尽的全球性挑战,通过联合合作伙伴,特别是那些同为大国的参与者,这些挑战也许能得到更好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