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宿景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从特朗普亚洲行看新时代中美关系

2017-11-20
S2.jpg

美国总统特朗普亚洲之行的主题,是继续推进奥巴马“重返亚洲”和“亚洲再平衡”战略,以遏制正在崛起的中国。在亚洲战略方面,特朗普与奥巴马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使用的是“印太地区”(Indo-Pacific)一词,而不是传统上的“亚太地区”(Asia-Pacific)。实际上,奥巴马所用的“亚洲”概念,指的也是围绕中国周边的东海、南海及印度洋海域各国。这一区域构成了当今世界最强劲的一条经济发展带,同时也是亚洲、非洲和欧洲之间的交通干道。美国的战略一直是谋求重新构筑冷战围堵框架,在遏制与平衡中国崛起的同时,也使美国能最大程度地分享这一地区的经济发展成果,尽可能长时间地维系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

特朗普此次亚洲行的重要成果之一,是利用朝鲜核问题,强化了美日韩军事同盟。特朗普到访期间,日本和韩国都承诺将花费巨资购买美国更多的高端武器。日本计划购买第五代歼击轰炸机、海基型拦截导弹、配备“宙斯盾”作战系统的军舰以及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韩国将购买美国高技术侦察装备、导弹、核潜艇及其他各种最新式武器。通过向日韩出售新的尖端武器,美国最终将建成战略反导系统的亚洲段。毫无疑问,这套系统所针对的主要目标是中国。

在越南岘港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特朗普表示,美国要向印太地区所有国家提出新的双边伙伴关系,以巩固友谊及贸易,并推广繁荣及安全。特朗普正式使用“印太”概念,意味着美国将公开致力于谋求组建更大范围的经济和军事同盟,尤其是要把印度拉入,以抗衡中国。过去几年里,是日本一直站在前台,力推旨在强化“印太海洋安全合作”的美日印澳“四方对话”计划。

简而言之,遏制中国始终是美国亚洲战略的核心,这是由美国整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特征所决定的。过去25年几乎不间断的对外战争,致使美国联邦政府债务急剧扩大,军工、高科技及金融部门获利丰厚,而其他大部分经济部门却越来越难以为工薪阶层提供高薪工作,经济不平等已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据最新调查报告,盖茨、巴菲特和贝佐斯(亚马逊总裁)三人的净资产合计为2485亿美元,超过美国半数人口的财富总和。社会惊人地分裂,导致民主政治同样惊人地急速衰败,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因内部冲突而四分五裂,国家政治权力落入一个由商界精英、高级将领和情报官员组成的小集团之手,特朗普则是这一势力的最新代表。与奥巴马时期相比,当前美国的政治气氛更混乱,权势集团也更保守、更右倾。为转移国内的政治压力,为军工部门寻求利润来源的需要,为笼络亚洲旧有的各种反华势力,美国不会轻易放弃围堵中国。

托马斯•库恩关于科学革命的重要思想是:在革命时期,世界发生变革,理论本身也必须变化;每一个理论都适用于其自身所属的世界,而不适用于先前的或后继的世界;不同时期的理论之间不可通约,也就是说不能用同一尺度来衡量。当今世界正处于一场巨大的社会革命和科学革命之中,许多前所未闻的情况和各种全新局面正陆续呈现,中国崛起只是整个世界变革的一个侧面。未来的中美关系必然是一种新事物,其深度和广度是以往任何双边关系都无可比拟的,因而需要一种与以往不同的、蕴涵更丰富的理论来明晰地阐释。

在战略层面,中国显然比美国更为理性和明智。多年来,中国一直在酝酿新时期中美关系的新定位。霸权强调政治手段,着重于对他国的控制,属于旧时代观念。中国则致力于发展经济主导的外交,通过增进各国间的沟通和理解,有效满足各国的不同需要和复杂的利益考虑,最终现实互利互惠、合作共赢的目标。人类的历史就是经济手段不断战胜政治手段的历史,仅从这一点来看,美国的围堵政策也是难以成功的。

中美两国作为“印太”地区最强的两支力量,存在着绝对的并行性。目前两国在这一地区的力量基本上是对称的,互不相逊,平分秋色。今后几十年里,中美两国也会无可避免地以各种形式相冲撞。只有冲撞,才能使二者相互磨合,相互交织,相互界定。通过冲撞,力量的双方都会适应和调整,各自对原有的目标和动机进行修正,从而在相互作用、相互支撑中实现新的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