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访华:中美需超越“朝鲜议题”

2017-11-09
S4.jpg

1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开启对中国的首次国事访问。这场在中共十九大闭幕之后不久举行的中美元首峰会,倍受国际社会的瞩目。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中国进入了“新时代”,并且要在本世纪中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习近平在中共党内的“核心”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和拥护。

无疑,未来30年,中美关系将是影响中国外部环境的最重要因素之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和“让美国重新伟大”都有赖于持久和平。作为世界“霸权国家”和最重要的“崛起国家”,美国和中国应努力避免陷入兵戎相见的“修昔底德陷阱”。而这正是习近平在2012年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原因。

正如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何汉理(Harry Harding)所言,围绕对华政策,美国国内正出现自1960年代中期以来最为激烈的辩论。中美关系面临不少新的深层次挑战。首先,很多美国人认为过去几十年通过接触中国促进其“市场化+民主化”的战略已经失败。习近平承诺将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民主,而不是引入西方式的政治体制。当然,特朗普自己也表示,美国不再会把自己的民主观念和政治体制强加给其他国家。

其次,在经济上,中美两国经贸关系的竞争性不断凸显。2017年中国GDP有望超过80万亿人民币(约合12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DP(18.5万亿)的65%。根据OECD等国际组织的预测,中国将在本世纪中叶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特朗普指责中国依靠“不公平贸易”使美国成为输家,一些美国国会议员正要求更严格地审查来自中国的投资,担心其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

第三,中美在亚太地区的关系仍趋紧张。中国正大力扩展它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而美国也不会改变将战略重心向“印度洋-太平洋”(Indo-Pacific)东移的轨迹。尤其是,美国将在亚太地区加大军事存在,部署更多先进武器,到2020年美国60%的海空军力将聚集在该地区。几天前,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还呼吁美国和印度等国共同抗衡中国的影响力。

更重要的是,中美围绕国际机制、发展模式的博弈似乎正在深化。在不少美国战略界人士看来,中国正通过建立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亚投行等新机制另起炉灶,推动中国版本的全球化。曾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福山担忧,中国将利用“一带一路”倡议向其他国家出口自己的发展模式。

显然,华盛顿和北京需要讨论的远不止朝鲜核导问题。在中国明确了未来30年成为强国的规划后,中美关系也需要得到重新界定。

即便特朗普在退出巴黎协定等很多方面受到批评,但他在处理中美关系问题上应该还是得分的。面对试图质疑“一个中国”政策并声称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的特朗普,北京保持了充分的冷静,并积极开展接触和沟通。中美不仅建立了新的全面对话机制,还在缓解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等方面开展了前所未有的政策协调。

问题在于,当前的中美关系需要丰富扩展其合作议程,而不仅仅是聚焦危机处理。面对寻求“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中美仍可在能源、基础设施等领域强化双边合作。美国大西洋理事会近日发布报告,明确呼吁美国更积极地参与“一带一路”。实际上,通用电气公司、卡特彼勒公司等美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深感兴趣,它们可以抓住出售更多设备、技术和服务的机会。英国《经济学人》刊文称,2016年通用电气公司从“一带一路”项目的设备订单中赚取了23亿美元,大约是2015年的三倍。

此外,2016年1月正式运营的亚投行已经与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开展紧密合作,它们为孟加拉国、塔吉克斯坦等国的项目提供了联合融资。如今,全球人口数量已突破70亿,但现有的基础设施仅能满足30亿人的需求。中美应思考构建“全球发展伙伴关系”,这不仅会给相关国家带来福利,也将为中美两国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空间。

中美还应探索推进安全领域的合作,包括反恐、反海盗、打击跨国犯罪等。面对两国在亚太地区利益碰撞可能增多的情况,中美可以思考并推动建立亚太共同体。实际上,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也曾提出,有必要在中美之间搞一个类似当年“大西洋宪章”的“太平洋宪章”。

中国、美国以及整个世界都承担不起华盛顿和北京陷入战略对抗的巨大代价。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正努力走出一条非同寻常的崛起之路,美国也应思考如何用“非常之道”予以应对。很多人认为中美存在结构性矛盾,但如果我们能够认清21世纪国际政治的新特点,即高度的相互依赖,就会发现中美实际上也存在进行结构性合作的深厚动力。

正如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席何慕礼(John Hamre)所言,应当明确的是,美国不能遏制中国,中国也难以将美国从亚太地区排挤出去。“共享经济”正在全球兴起,而中美也应寻求以“权力共享”模式重新定位彼此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