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东盟会议中国取得外交胜利

2017-08-24
S3.jpg

最近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召开的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部长级会议(8月3日-10日),吸引了来自全球的包括美国、中国、日本、俄罗斯和欧盟在内的27位外交部长,这是今年举行的最大规模外交会议之一,与会代表来自世界最具活力地区的主要国家。

会议着重探讨了两个关键的地区安全难题:朝鲜和南海争端。在这两个问题上,北京都展示出了高明的外交手腕,不仅成功转移了外界对其与平壤亲密关系和在南海独断专行的指责,还成功设置了地区安全议程。相反,华盛顿则为维护自身在亚洲的领导地位苦苦挣扎,越来越多的东南亚国家则开始质疑这个超级大国在该地区的能力和意愿。

魅力攻势

北京外交攻势的排头兵是中国外长王毅,他在整个会议期间与主要国家外长和国际媒体积极接触,风头十足。

这位中国外交官举办了专场新闻发布会,就一系列争议问题作了详尽回答。王先生一以贯之地将中国形容为一个负责任的地区大国,称中国愿意与东盟和国际社会进行合作。

继他与朝鲜外长李洙墉会谈后,王毅敦促相关各方继续展开对话并保持克制。但这位中国外交官同时也对中国的长期盟友采用了不同寻常的强硬措辞,他谴责朝鲜不应“践踏国际社会的好意”。

甚至通常温言细语的东盟集团也对朝鲜政权的行为表达了“严重关切”,包括最近的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和持续提高核武发射能力等做法。

中国与俄罗斯一道为联合国安理会针对朝鲜进行的新一轮制裁投了赞成票,这正好与东盟会议同时进行。这样,北京成功避开了国际社会对其与朝鲜贸易战略关系日益严厉的批评。然而,这个亚洲大国在南海争端上取得了更大的胜利,它成功弱化了针对其大规模造岛行动的批评。

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代表华盛顿出席了会议,他与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举行了诚恳的会谈,会谈主要集中在棉兰老岛的反恐行动。然而,虽然充满争议地无视了菲律宾的人权状况,这位美国外交官依然未能阻止菲律宾总统将重心转向北京。

作为今年东盟的轮值主席国,杜特尔特领导下的菲律宾在南海争端上的立场发生了戏剧性转变。在4月召开的东盟峰会上,杜特尔特否决了东盟成员国越南和马来西亚批评中国在南沙和西沙人工岛上部署军事设施的提案。

分而化之逐个击破

在最近的东盟部长级会议上,菲律宾外长艾伦·彼得·卡耶塔诺(杜特尔特失败的总统选举竞选伙伴)采取了相似的立场。菲律宾与柬埔寨一道抵制了越南领导的要求东盟声明采用更强硬措辞的努力。

越南尤其想让这个地区机构推动建立“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实质性的”行为准则(COC),同时强调中国的人工造岛行为是将争端军事化。而菲律宾外长随后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承认:“我不想将这个包括进去。它不能反映当前的形势。中国已经停止了造岛活动,这些岛屿都是以前建造的,他们也没有重启造岛活动,(中国人)为此还发了一个声明,我接受这个声明。”

然而,近期的报告显示,中国已经在争议水域再次展开了造岛活动。在东盟发布的最终声明中,既没有提到菲律宾在南海仲裁案中取得的针对中国的历史性胜利,也没有提及行为准则的“法律约束力”。这个地区机构仅仅“注意到一些外长(越南和马来西亚)在造岛议题上表达的关切”,暗示着在这个问题上东盟未能达成共识。

更为关键的是,东盟会议强调主权声索国双方以及“其他所有国家”保持“非军事化和克制的重要性”。实际上,声明含蓄地批评了其他地区大国尤其是美国试图通过扩大海军影响范围和所谓的自由航行行动(FONOPs)挑战中国主权主张的努力。因此,东盟声明事实上回应了中国的立场。北京拒绝接受南海仲裁结果,规避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行为准则,弱化了其在争议水域的造岛活动,并呼吁诸如美国等外部势力不要卷入争端。

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外长对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态度日益强硬深感忧虑,他们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强烈反对可能改变现状、加剧紧张局势的单方面胁迫行动”。他们同时呼吁“中国和菲律宾遵守国际仲裁庭于2016年在菲律宾-中国仲裁案中作出的裁决,因为该裁决为最终裁决并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

但是菲律宾外长拒绝了美澳日的呼吁,他坚称“中国和菲律宾之间的领土争端是中菲之间的事”。随着事态出乎意料地发展,马尼拉竟然成为了中国在东盟内最值得信赖和坚定的伙伴。

近年,东南亚国家联盟开始越来越倾向于进入中国的战略势力范围。这一趋势在杜特尔特的领导下开始加速,这位菲律宾总统致力于与中国在争议水域达成临时协议以换取中国投资。结果就是,东盟不仅没能成为有能力塑造地区安全架构的独立角色,反而变为北京在亚太战场影响力的晴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