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杜特尔特对华关系处于全盛期

2017-05-31

“迄今,我只想对中国伸以援手表示诚挚感谢,”在前往北京参加5月14日开幕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前夕,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格·杜特尔特如此说道,“有一件事非常确定,中国诚心诚意地想帮助我们。”

S3.jpg

在他一年内第二次对北京的正式访问期间,杜特尔特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举行了正式会晤,两个邻国再次确认其超越南海纠纷、聚焦共同关注领域的承诺。可以说,这和此前(2012-2016)完全不同,在一场全面外交危机中,当时的菲律宾总统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未能与中国高层官员举行过一场双边峰会。

数天后,菲律宾和中国在贵阳举行了双边磋商机制(BCM)第一次会议,随着双边关系快速发展,两国正式重启此前受挫的机制性对话。在会议期间,双方试图就各自红线和不能妥协的议题进行沟通,鉴于双方在南海仲裁案上的深刻分歧,这是一项相当棘手的任务。

曾长期担任驻北京记者的菲律宾驻华大使何塞·罗马纳试图实现微妙的平衡,他表示菲律宾会在“适当的时候”提及仲裁案,但目前的焦点是和中国关系的正常化。对杜特尔特政府来说,经济在其对华务实考量中处于中心地位。

这就是为什么杜特尔特在和中国领导人的最近一次会晤期间明确表示,他不会提起敏感的双边议题。为了证明其对中国务实策略的合理性,杜特尔特甚至称,如果菲律宾一味坚持仲裁结果并在南海问题上拒绝外交妥协,中国将威胁发动战争(中国和菲律宾外交部都淡化了这一说法)。

虽然面临来自防务部门的抵触,但为了改善菲律宾的基础设施,这位菲律宾领导人仍锐意强化和中国的双边关系。

为了赢得中国的信任,杜特尔特在多边舞台上积极袒护北京。在不久前于马尼拉结束的东盟峰会上,越南等地区国家希望在联合声明中加入中国在南沙群岛的造岛行动和在人工岛上部署军事设施的内容,但作为轮值主席的杜特尔特否决了这一要求。

据称,马来西亚和文莱等其他国家和河内怀有相似担忧,它们都对近年来南海争端的快速军事化感到忧虑。在峰会之前,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重申为何“南海是我们必须立刻解决的议题之一”,他敦促东盟在这一议题上采取“共同立场”。

不过,在杜特尔特领导下,东盟不仅未能提及菲律宾仲裁案,甚至避免提及中国的造岛举动和争端的军事化。在去年老挝担任轮值主席国时东盟联合声明中的“严重关切”的说法也消失了。

“你们的总统已经确定了结果,”一位地区外交官(很可能来自越南)告诉菲律宾媒体,“一些人对事情的转变感到很沮丧。”杜特尔特对中国的公然让步超出了双边和多边外交领域。令中国高兴的是,菲律宾还降级了和其唯一条约盟友美国的军事合作。例如,最新的年度菲美联合军事演习完全回避了在南海的模拟战争,而是在争议海域数千公里之外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和灾难救援演习。

作为这些外交和战略让步的交换,杜特尔特希望中国成为菲律宾国家发展的关键伙伴。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尤其引起菲律宾关注。为实现将中国工业中心地带通过庞大的港口、铁路和高速公路网与西欧直接连接起来的愿景,北京成立了初始资金达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以及能提供另外500亿美元的中国领衔的亚投行。

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期间,习近平承诺增资1130亿美元,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预计将提供未来数十年1.3万亿美元投资中的很大一部分。与中国经济互相依存度相对较低的菲律宾有志于和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其他国家一起吸引大笔中国投资。

按照近期启动的“杜特尔特经济”倡议,马尼拉希望在未来五年内投资1670亿美元来翻修菲律宾公共基础设施。日本和中国预计将成为关键合作伙伴。北京已经同意参与12个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总价达44亿美元。

在“一带一路”峰会间隙,北京试图通过提供5亿美元军火交易贷款来取悦偏向美国的菲律宾防务部门,这反映出北京大规模海外投资计划(尤其是在菲律宾这样的战略国家)背后更大的地缘政治考量。总体来说,杜特尔特和中国的关系正处于全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