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永龙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极具挑战的中美关系

2017-04-18
S1.jpg

近期参加了几次由中美双方专家参加的研讨会,其中一个共同的命题就是“特朗普时代中国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仔细想来,命题本身就包含着巨大的挑战。

一、中美不存在地位和作用互换的问题。“特朗普时代”这一概念本身应是相对于美国和美国人民而言,相对于美国在特朗普主政时期的对外政策和对外关系而言,相对于美国的历史地位、作用和责任而言。虽然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国思想、中国方案、中国外交、中国在世界的地位和作用正在或在某些方面已经上升到全球层面,中国经济总量在不远的将来也肯定会赶上并超过美国,但美国仍然是世界老大,中国在综合国力上还有很大差距。中美之间不存在地位和作用互换的问题,美国的挑战和困难并非中国的机遇。中国不是美国在地缘政治、经济和安全格局中的B角,更不是对手。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不可或缺的一对双边关系。合作才是机遇,共赢才是福音。

世界或正式迈入后单极时期,特朗普也并非要推翻战后确立的世界秩序的全部,而是要打破传统建制体系下的一些全球或地区安排,也就是所谓的不再符合美国利益的安排。而他的主打思想,与当今时代的主要特征,即地缘政治多极化、地缘经济多元化、地缘安全碎片化、信息流动(包括新媒体、自媒体)全球化有许多格格不入的地方。在这一形势下,特朗普能否成大器,将面临历史变革方向和时间的考验,面临党派政治摩擦和社会继续分裂的挑战。特朗普重视经济,崇拜里根前总统,也大有复制里根经济学之势,有其成功的空间和条件,但特朗普当前这种治理失当,缺章少法的状况不可持续,其治国理念需要跟上真正的世界潮流。

二、中美需要适应新阶段相互塑造的基本特点。中国当年的改革开放,不仅仅是向美国和西方国家开放,准确地说,是向市场经济开放,引入市场因子,建立市场机制。为此,中国付出了巨大的、必要的代价,在许多方面给予了跨国公司超国民待遇。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国听凭西方塑造,中国不仅没有怨言,还要感谢许多国家的合作。需要明确的是,中国不是机械地复制西方市场经济,而是根据中国国情,创造性地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今天的中国,已具备一定的能力向地区、向世界、向不同制度的国家提供公共产品,而且是有益的利他(众)的公共产品。也就是说,中国在塑造自己的同时,可以对外界产生积极影响,发挥塑造他方和世界的作用。中美关系正在进入这个可以相互塑造的新时期。特朗普就职后,中美关系一路走来很不容易,充满挑战。中美共同克服了许多挑战,实现了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首次海湖庄园会晤,取得了积极成果,化挑战为机遇,为两国今后发展奠定了方向。与美国的其他对外关系相比,这也许就是新型大国关系的希望所在。

三、中美关系存在理念上的碰撞和对接。美国奉行的是同盟政策,中国主张的是伙伴关系。伙伴关系是普遍接受的义利观,包容性强。同盟关系是战争(冷战、热战均包括在内)状态下责任和义务绑定的产物,是价值观主导下国际关系的主要特征,显然已不那么适合时宜,其“合法性”在日益下降。中美这一观念上的碰撞和对接直接关系到中美两国间的长远定位和发展方向。在奥巴马时代,虽然口头上也承认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但其亚太再平衡政策中国家关系重要性的排位顺序是盟国、新伙伴,然后才是对华关系。特朗普政府现在公开接受了中国提出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大国关系原则,要面向未来,共同设计今后50年的关系。这是一种积极的态势。比盟国承诺分担安全成本更难的问题是,特朗普总统能跳出传统的思维定式吗?能闯出国内党派关、西方盟国关吗?让美国再伟大,这条路通向北京,中国要繁荣富强,与美国的有效合作不可或缺。中美能超越制度和价值观的束缚而结伴同行吗?或许这是近代以来世界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如果是这样,当代国际秩序的演化就会少走弯路。中美之间包括主权、安全和发展问题上的核心利益将会得到相互尊重,将会减少碰撞和对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