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让东盟备受冷落

2017-04-11
B3.jpg

上任两个月,特朗普政府的亚洲政策让人愈发觉得似曾相识。更多迹象表明,美国地区利益的需要正开始左右新任领导的路径。在抛弃了奥巴马时代“重返亚洲”这一战略词藻的同时,新政府承诺要按照“自身规划”来“保持在亚洲的主动与积极参与”。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中国作出了和解姿态,重申美国坚持“一中”政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到访华盛顿时,特朗普肯定了美日同盟的深义和价值,承诺要让“关系更加紧密”,要“百分之百地”与东京一起面对朝鲜的军事挑衅。

几个星期前,特朗普的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访问韩国和日本,安抚这两个主要盟友,表示美国会继续致力于地区安全。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最近在这一地区访问期间,也发表了类似的言论。在北京,他甚至呼应中国的外交路线,强调“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原则是中美关系的基础。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总统及其主要内阁官员,也就是防长詹姆斯·马蒂斯和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仍主要致力于安抚东北亚和西方盟友。而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在纪念成立50周年之际,普遍关心的是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上与之接触不足,在南海的军事姿态太硬,以及更严厉的贸易政策。

美国新政府在它的声明中很少提及东盟,特朗普对国际事务神思驰骋时亦是如此。目前尚不清楚副总统迈克·彭斯访问印尼的时候是否仅仅进行空洞无物的“握手外交”,或者只把印尼当成飞机加油站,达不成具体的协议。

亚洲较小国家害怕美国彻底背离前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即对该地区海上纠纷采取分级处理,同时保持贸易和移民政策的开放,并与东南亚国家进入积极的外交接触。它们害怕的是被奥巴马的继任者在战略上抛弃。

坐过山车的一个月

在就职演说中,特朗普保证要在“美国优先原则”的基础上重新审视这个超级大国与世界的关系。他痛惜他的前任“在海外花掉了上万亿美元,而美国的基础设施却年久失修、每况愈下”。特朗普质疑美国对自由秩序的承诺,声称“我们帮助其他国家走上了富裕之路,但是我们自己国家的财富、实力和自信却在地平线上消失了”。

特朗普毫不含糊地把美国这个世界最强国描绘成了现有国际体系的倒霉牺牲者,而不是领导者。他的民粹主义、新孤立主义言论很快成为实际政策。让全世界的朋友和敌人都错愕不已的是,特朗普的最初表现十分引人注目地忠实兑现了他最具争议的竞选承诺,尤其是在移民和自由贸易问题上。

他言而有信,入主白宫后立即拒绝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这是华盛顿对抗中国在亚洲日益增加的经济影响力的关键要素。随后,特朗普又发布了两个引起极大争议的行政令,对七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实行临时/永久性旅行限制。

这两个决定让很多人相信,有必要严肃认真地对待特朗普。人们由此更加担心会出现一个事实上的“禁穆令”,担心美国脱离自由贸易制度,包括北美自由贸易区,甚至WTO。

特朗普向亚洲经济大国发出强硬讯号,他指称中国和日本是重商主义国家和汇率操纵国,威胁要加征重税,从而使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有可能全面爆发贸易战。但是没过多久,这位新总统就遇到来自政府内外的顽强抵抗。

在外,法院暂停实施他颇具争议的限制某些穆斯林国家难民和移民入境的政策。在内,雷克斯·蒂勒森等高官说服特朗普重新审视他早先发出的有关承认台湾独立的威胁,显然这有违几十年来的“一中”政策,而这正是上世纪70年代初以来美中关系的基石。

在这之后,特朗普给中国最高领导人发了一封和解信,呼吁大国合作。据称他还与习近平主席进行了一次“非常亲切”的交谈。

在G20外长会议期间,蒂勒森和中国外长王毅也举行了两国政府官员的首次高级别会晤。据各方反映,这些会晤是成功的,双方保证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合作,特别是朝鲜,它是目前特朗普外交政策中最头痛的问题。

作好准备应付麻烦

然而,中美关系在未来几个月里仍有可能出现危险的变化。2月初,一架中国军用侦察机在争议水域上空及其危险地接近美国海军P-3C猎户座反潜机。就在事件发生几天之后,华盛顿经过两年的沉寂,将美国航母(美国海军“卡尔文森”号)战斗群部署到出事地区,成为美军“例行行动”的一部分。

最近几个星期,美国还一直警惕着有关中国即将在菲律宾声称拥有主权的黄岩岛展开填海行动的消息。黄岩岛距美国从前的全球最大前置部署设施所在地苏比克基地和克拉克基地只有100多海里。菲律宾对中国在其太平洋大陆架,尤其是在“宾汉隆起”(Benham Rise)的可疑活动也深感不安。

马蒂斯呼吁外交解决,坚称没有必要在争议水域采取“激烈的军事行动”,但他同时指责中国在邻近水域单方面提出主权要求“打碎了地区国家的信任”。更早些时候,蒂勒森提出对中国在南沙的人工岛实行海上封锁的可能,虽然他上任以后弱化了这些提法。

与此同时,白宫聚集着对华鹰派,譬如首席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史蒂夫·班农(4月6日已被撤职,译者注)。班农是特朗普的首席政治战略师,在贸易和军事领域都支持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在特朗普政府看来,中国给世界上最重要之一的海上运输线的航行与飞越自由带来了风险。

东盟外长会议在菲律宾长滩岛召开期间,各成员国一致表达了对南海争议军事化的“强烈不安”。特别是,人们对中国在争议岛礁快速建造军事设施所产生的影响越来越担心,这些岛礁近年来已经被人为地扩展成为形态成熟的岛屿。

部分东南亚国家,特别是越南和菲律宾,暗地里非常欢迎美国更有力地反制中国。它们把美国看成唯一可以制衡中国的力量。

作为设想中的区域一体化引擎和东亚安全架构基石,东盟一直收效甚微地寻求调解海上纠纷,避免地区冲突。然而,除了担心所谓“东盟中心地位”逐渐丧失,东南亚国家还害怕中美在本地区的紧张关系突然破坏性升级,尤其万一特朗普政府为展示强硬而走得太远。

此外,人们还始终担心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对东南亚国家采取更加限制性的移民和贸易措施,因为不少国家(如越南、马来西亚和泰国)对美国有大量贸易顺差,特别是菲律宾和越南还有大量海外公民居住在美国。最最重要的是,东南亚国家担心它们在特朗普施展新的亚洲交易艺术时被彻底边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