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唐纳德·特朗普:瓷器店里的蛮牛?

2017-01-16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一位亚洲地区专家指出,如果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中美关系上采取过激做法,中国可能采取多种报复措施,这将给美国造成严重损害。

S1.jpg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因其在推特上对中国的批评和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的电话通话已经在亚洲引发了不安。(路透社)

大西洋理事会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国际安全中心战略远见计划高级研究员罗伯特·A·曼宁认为,特朗普严重高估了美国的影响力。他说:“如果中国将手中为我们赤字提供融资的1.3万亿美元国债换成欧元,他该怎么办?中美经济相互依存度非常高,如果我们发动以牙还牙的贸易战,必然会两败俱伤。”

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增长超过200%,中国在2015年成为美国第二大国际市场。曼宁说,如果爆发反美行动,中国可能大幅减少美国农产品进口,这将伤害美国农民。中国还可能针对美国高科技企业设置更多监管障碍,还可能购买欧洲空客以取代美国波音。

中国国有的《环球时报》在1月8日刊发的一篇社论中警告特朗普,如果他背离作为美中关系基石近40年的“一个中国”政策,中国将采取“报复措施”。这则警告的起因是,台湾领导人蔡英文日前无视中国的反对,非常有争议地过境美国,并与共和党高级议员进行会面。

自从接了蔡英文不同寻常的电话,以及在推特上批评中国后,特朗普已经在亚洲引发了不安。12月2日特朗普与蔡英文的通话是1979年吉米·卡特终止与台湾正式外交关系、转而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以来,美国候任总统或总统首次与台湾领导人通话。1979年以来,美中关系一直以“一个中国”政策作为指导原则,在该原则下美国承认中国对台湾拥有主权,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而特朗普却质疑美国是否应当受制于“一个中国”政策。

“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不是中国对美国总统的任性要求,而是美国总统维护中美关系、尊重现行亚太秩序的义务,”中国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如是说。

曼宁说,特朗普似乎相信“整个世界都以房地产交易的方式运行,任何事情都可以讨价还价”。

他还说:“台湾不会给你带来影响力。它只会带来敌意和羞辱感。”

罗伯特·曼宁接受了《新大西洋人》阿施施·库马尔·森的采访,以下为采访摘录。

问:为什么唐纳德·特朗普不背弃“一个中国”政策是至关重要的?

曼宁:“三个联合公报”、《与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是中美关系实现正常化的基础,这可以追溯到亨利·基辛格和理查德·尼克松。对中国人来说,这或许是最为敏感的民族主义议题,同时国家主权关系到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核心。

当下中国经济步履蹒跚,对想要维系执政正当性的中国共产党来说,民族主义变得更加重要。别忘了,习正试图实现中国的伟大复兴。因此,在就任之前用意外行为去激怒中国,在我看来实在称不上什么大战略。

特朗普似乎认为,整个世界都以房地产交易的方式运行,任何事情都可以讨价还价。但台湾不会给你带来影响力,它只会给你带来敌意和羞辱感,同时坐实那种美国正在遏制中国、乐见中国发生“颜色革命”的中国叙事。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一个中国”政策)框架内通过增加对台军售挑战中国底线,同时提高与台湾打交道的美国官员级别。但如果你打破这一框架,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取得的成就都将岌岌可危。

问:中国政府的《环球时报》警告,如果特朗普背弃“一个中国”政策,中国将采取“报复措施”。特朗普过激做法的后果会有哪些?

曼宁:特朗普的世界观似乎停留在三四十年前。他严重高估了美国的影响力,认为只要美国发号施令,世界就会乖乖听命。但世界早已不再以这种方式运行了。如果中国将手中为我们赤字提供融资的1.3万亿美元国债换成欧元,他该怎么办?中美经济相互依存度非常高,如果我们发动以牙还牙的贸易战,必然会两败俱伤。

问:中国在其他哪些领域可能采取报复措施?

曼宁:美国对中国出口最成功的领域之一是农业。中国可以减少美国小麦和大豆的进口,这会伤害美国农民。他们已经开始利用各种监管手段、反垄断措施,以及任何他们能够想到的伎俩来歧视美国公司,尤其是(信息技术)和电子企业。他们能做出更多类似事情。他们可以用欧洲空客取代美国波音。在这场贸易战中将没有赢家。

讽刺的是,我们已经有效回应了中国的侵犯。奥巴马政府在(WTO)框架内已对所有中国过剩产能行业(钢材、水泥等)加征关税。如果你自己开始违反WTO规则,而这是我们拥有的唯一口实,那么问题就来了:特朗普究竟是否相信基于规则的秩序,是否相信自由市场?他的很多观点都让人不得不产生疑虑。

问:美国能做什么来减轻中国报复措施的影响?

曼宁:我们应当利用手中现有的手段。中国其实存在很多问题,但(特朗普)全都关注错了方向。例如,货币操纵在25年前还算是一个问题,但现在中国正在努力提振人民币,并开始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真正的问题是白宫在刚发布的一份重磅报告中提及的:为成为世界领先的高科技经济体,中国采取超级民族主义工业政策,即在关键领域禁止外国投资,同时大肆购买高科技先进制造技术。中国资本已经遍布硅谷,寻觅购买科技公司的机会。他们想要不择手段地成为先进制造业的世界领军者。这是我们应当思考如何应对的一个领域。白宫的报告对此提出了一些构想。

另外一个大问题是,中国在15年前以“非市场经济地位”加入了WTO。当时中国加入WTO协定的措辞是,该条款将于15年后终止,但议定书并未说明接下来该怎么办。中国现在已经启动了WTO争端解决程序,要求承认其市场经济地位。但美国、欧盟和日本都对此表示拒绝。我认为这是合理的,因为中国现在正加大力度扶持国有企业。我们必须与欧盟和日本盟友共同努力才能取得成效。如果美国特立独行,真的按特朗普建议的那样去违背规则,那么我们将无法搭建一个强大联盟来抗衡中国。我不认为在没有经合组织其他伙伴,尤其是欧盟、日本和韩国的合作下,美国能够实现我们针对中国的目标。

(美中)关系眼下已经相当动荡,再扔一颗手榴弹有害无益。

问:美国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承诺能够成为美国贸易谈判的筹码吗?

曼宁:不能,因为这是无法妥协的。“一个中国”政策是中美建立外交关系的基础。“如果中国不让步,我们就要改变这个政策”的说法行不通。中国会为此不惜开战。收复失地和国家主权是中国共产党绝不妥协的事。他们在这个问题上不会作出任何让步。(否认“一个中国”政策)只会给他们口实,让他们变得比现在更加令人不快。而且如果到了紧要关头,他们会强行对台湾实施海禁,这将令美国陷入难以防御的境地。

问:美国对中国施压是否反而会强化中国民众对习近平的支持,令他通过对内镇压、对外示威巩固自身权力?

曼宁:习会将自身所有问题归咎于他人。普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在俄罗斯建立了其自身统治的正当性。只要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可以指责美国,他们已经有了美国试图遏制中国的说法,那就会巩固困境中的共产党。要不是理查德·尼克松,我不知道他们今天会变成什么样子。1980年的中国经济是2000亿美元,现在则超过11万亿。如果说我们正在试图遏制中国,那么我们做得并不太好。

本文原载于大西洋理事会《新大西洋人》公共政策博客。